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南川一村民浙江车祸后 乞讨3年徒步千里回渝
2004-11-11 10:41:46
华夏经纬网

    据重庆晨报报道,乞讨三年徒步回渝

 

    三年前,只身在浙江打工的他突遇车祸,脑部受损;三年里,他历经艰辛,在时而清醒时而迷糊的状态中,找寻回家的路。在南川木凉的云都村里,30岁的娄恒凯9日说:“目前,在村上的户口册里,我是有死亡记录的黑人!”

 

    车祸后逃出医院

 

    2001117日下午6时,浙江省新昌县城关镇鼓山西路,一辆疾驶的丰田小货车,把正在公路上行走的娄恒凯撞倒。随后,他被送到新昌县人民医院,经检查是脑震荡,额头上缝了8针。

 

    “住了7天后,我悄悄出了院!”娄恒凯说,当他清醒过来,因害怕一个人在陌生地方受欺负,就提着自己的血衣,乘着夜色,偷偷跑出了医院。“因为我听说,司机为了逃避病人后续的医药费和生活费,要置我于死地,于是我就赶紧跑掉,免遭厄运。”

 

    在路上半昏半醒

 

    从浙江新昌到浙江义乌,他徒步走了一个月,身上没有钱,他就一路捡东西吃。20013月,逐渐恢复神智的娄恒凯到街边拿到一张地图,于是踏上了自己的回家之路。

 

    “我坐了一次火车,是一辆货车,偷偷爬上去的,半个月后我发现自己到了广州!”娄恒凯车祸后的第一次火车之行,却坐错了方向,本应向北的他却到了南方。之后,他不得不从广东辗转到湖南郴州,再从湖南徒步到广西。

 

    20027月,一路乞讨的娄恒凯,在广西平塘县遇到20岁的当地姑娘刘芳,他把自己的遭遇和盘托出,“刘芳把自己的身上的40元钱全都给了我!”

 

    在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后,娄恒凯继续前行。“我想着给家里打个电话,但是脑子里总是记不起电话号码。”娄恒凯在路上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抽搐。

 

    捡破烂、讨饭、天当房地当床的生活,让娄恒凯长了一头长发。

 

    9日,记者通过娄恒凯提供的电话,联系到了现在武汉工作的刘芳。刘告诉记者,两年前她还是一个学生,回家过暑假时确实帮助过一个流浪汉,她现在已经记不起那人的名字了。

 

    回到家已被销户

 

    2004122日,娄恒凯在贵阳火车站混上了前往重庆的火车,这也是他回家路上第二次乘车。23日上午9时许,他终于回到重庆,在重庆火车站派出所的帮助下,他回到了南川木凉的家。

 

    “因为失踪三年,回家后,我才发现自己的户口在村上已被注销了!”娄恒凯家中尚有一个老母亲,四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村长娄锋告诉记者,娄恒凯有三年没和家里联系了,他家里人说出了车祸,大家都以为他死了。

 

    昨日上午,南川木凉乡户籍民警刘克伟说,因为没有接到村上的申请,他现在还没有注销娄恒凯的档案。

 

    一悬案赔偿成谜

 

    “到现在,他还有间歇性的头痛和失忆!”同村村民马坤介绍,娄恒凯额上的伤口和新昌县交通警察大队的4份处理意见通知书,清晰地说明曾经发生的事实。

 

    9日,记者在4份事故处理意见书上,看到了娄恒凯车祸赔偿的标准,上面用笔勾画着大约8万多元的轿车司机赔偿额,“我离开医院的时候,根本不晓得还有赔偿。”

 

    “三年前,他的一个哥哥和一个堂兄曾经到过浙江,不晓得他们是不是去处理车祸”,这是来自村民的说法,但该说法遭到娄恒凯四个哥哥的否认,他们都说,自己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娄恒凯75岁的老母亲张仕学则说“我不识字”。

 

    昨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浙江新昌县交通警察大队,办公室一位值班民警说,“多年前的事了,现在很难查。”(记者周睿黄宇摄影报道)

 

来源:新华网重庆频道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