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读《红楼梦》像吃重庆火锅 王蒙折服听众
2004-12-01 10:55:12
华夏经纬网

    据重庆商报报道,继前日接受了重庆媒体的群访之后,昨日下午,王蒙出现在市委小礼堂为重庆领导干部主讲《红楼梦与政治》,他用睿智的语言,向大家讲解了《红楼梦》的政治主题,权利格局、人群划分与人际关系等问题,从而展示了自己三个不同的侧面——政治王蒙、幽默王蒙和侦探王蒙——

 

    昨天下午两点半,著名作家王蒙准时出现在市委小礼堂,主讲“重庆市领导干部历史与文化系列讲座”。自称是《红楼梦》读者而不是红学家的王蒙,用睿智、幽默的语言为听众阐述了《红楼梦》中的政治问题,并现场回答了观众的提问。王老还幽默地说:“你们重庆人喜欢三伏天吃火锅,欣赏那种全身通泰的感觉。把《红楼梦》读透了也能让你浑身通泰,和你吃火锅有相同的感受。”

 

  ■政治王蒙

 

    和前天身穿对襟布衣出现在媒体面前的打扮不同,王老昨天换上了一身笔挺的中山服,看起来格外庄重。而且,昨天他讲座内容的核心就是政治,似乎给了他庄重打扮一个最好的注解。不过,一开口的王老,立刻就把自己幽默风趣的本质暴露给了观众:“其实《红楼梦》主要是讲爱情的,但是我观察了一下,在座的各位大多已经成家立业,都不是十五六岁的小孩子,所以我今天就不能讲爱情了,我讲讲政治。”这个开场白一出来,立刻引得一片笑声。

 

    在随后近两小时的讲座上,王老如数家珍般地将《红楼梦》中的情节引用到自己的演讲当中,讲解了《红楼梦》的政治主题,权利格局、人群划分与人际关系,政治人物与政治事件三个方面的问题。这般听起来颇为枯燥的题目,却在王老引经据典的演讲中变得无比生动,王老在台上更是意气风发,不停地用表情和手势为自己的演讲做注解。

 

    ■幽默王蒙

 

    王老的幽默是出了名的,但是如果你不到现场,你完全无法想象他的冷幽默经典到什么程度。在引用《红楼梦》中情节的时候,王老往往出其不意地用一个自己的比喻,让现场观众的掌声和笑声同时响起。比如在评价王熙凤的时候,王老很感慨地说:“这个女人了不起啊,没读过书,基本上算一个文盲,但是她的智商赛过珠穆朗玛峰,是一个典型的低学历、高能力的人才。”

 

    又谈王熙凤去捉贾琏和鲍二老婆的奸,发现一个在门外望风的丫鬟正准备去给贾琏报信,王熙凤叫住丫鬟、打她耳光的场景时,王老用很感慨、很崇敬的语气说道:“只见王熙凤伸出手来,左右开弓地给那丫鬟两个耳光,动作熟练,很有庄则栋(中国乒乓球世界冠军)的风格。”由于王老在演讲中不时提到看了《红楼梦》觉得很“憋屈”,就有读者提问,说看了《红楼梦》会不会让人消极。王老回答道:“毛主席都认为《红楼梦》是一部好书,他自己也特别喜欢看。既然毛主席都喜欢看,我们怕什么,大家伙放心地看吧!至于看了让人憋屈,金庸曾经说过一句话,叫干饭也有副作用。呵呵,这句话我很认同,不信你连吃20碗,胀也胀死你!要是什么都担心副作用,我看什么事情也别干了。”

 

    ■侦探王蒙

 

    虽然王老说自己不是一个红学家,但是大家能从王老的语言中明显感受到他对《红楼梦》一书的深刻研究。演讲之后,有听众还希望王老讲解一下尤三姐之死,王老再次打开话匣子,将喜欢把事情琢磨得入木三分的“品行”显露无遗。

 

    王老说:“关于尤三姐自杀的事情,我认为有三个疑点。首先,她自杀用的宝剑是柳湘莲送给她的定情信物,既然是定情用,肯定不会开刃开到如此锋利,一下子就把自己给割死了。好比现在一个将军要和人定亲,也不会送人家一把压满了子弹的冲锋枪。其次,尤三姐一个女孩子,不可能对人体解剖学如此熟悉,这么轻易地就从气管、食管和动脉三条管子之中找准了自己的动脉。我就认识一个人,也是自杀,他自己割断了自己的气管,但是没割断动脉,被抢救了回来,直到现在还活着。再次,柳湘莲是一个有武功的人,尤三姐自杀时他就在旁边,一看见她抽宝剑,立刻就能一个跨步,不管是跆拳道也好,什么也好,总能一脚将宝剑给踢飞了。所以,我认为尤三姐的死是一个谜。不过,那些红学家们并不买我的账,所以我只好到重庆来贩卖我的观点了。”

 

  大师智慧折服听众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读者的眼里也有一千部《红楼梦》。昨日,王蒙先生用精辟简明的语言诠释的《红楼梦》,给现场近2000听众带来别样感受,在两个多小时的讲座中,王蒙的演讲不停被掌声打断。不少听众还边听边写听后感。

 

    来自某市级机关的张先生在认真听完讲座后感慨地说:王老的概括独到、新颖,而细细想来每一个都极有道理,极符合实际状况。王老用他“专利”的语言和精到的思想把《红楼梦》特殊和繁复的政治场面一一清晰地展现在我们眼前。人性的善与恶,人世的喜与悲,技巧或伎俩,真实或虚伪,这些都值得我们去思考,都引导我们去发现和感悟。

 

    记者在来自市教委的赵先生的听后感中看到这样的语句:听王蒙先生的讲座让我发现了自己的浅薄和无知。先生妙语如珠,字字珠玑,把语言的艺术、智慧的艺术、才华和睿智的艺术发挥到了极致。新词迭出,道理与事实也在清新的言语中被透彻和精锐的阐释和说明,真真正正的是一种听觉上和心灵上的享受。王先生曾说:“知识本身就是一种美丽,科学和人文本身也是一种美丽。”今天有幸聆听王蒙先生亲身讲演,细察先生的大家风范的举止,有一种缘自心底的深切的触动。

 

    在讲座进行中,记者问起旁边一位40多岁的女士感觉如何,她说自己已读过《红楼梦》四遍,如今再听王蒙的讲座依然觉得大有启发。她感慨地说,“聆听大师,犹如聆听绝妙的智慧;在大师的演讲中感知人生,感知世界,感知自我。”

 

  大师锋芒我不是红学家

 

    有人曾说过,一本《红楼梦》不知道养活了多少人,这里的“人”主要指的就是红学家们。而昨日,对《红楼梦》研究非常深、又特别感兴趣的王老眯着眼睛对大家特别声明:“我不是一个红学家。”

 

    “我只是一个爱好者,一个读者,我的见识很浅显。我觉得看了《红楼梦》,就是要洞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然后让人际关系变得光明,朝着善良、和谐的方面发展。不过,和真正的红学家相比较,我只有惭愧万分了。”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王老的眼中突然闪烁出一种顽皮的光芒。

 

    随后王老继续发挥自己的幽默本色:“现在的红学研究门派太多,学派林立,事无巨细,有研究版本的,有研究序书的,有研究索引的,还有研究曹雪芹本人的。我就曾经听到过两个红学家研究一个问题——曹雪芹是胖子还是瘦子。一个人说根据他自己的考证曹雪芹是个胖子,另一个人反驳说那不一定,曹雪芹晚年很是穷困,‘举家食粥’,这种条件能长成胖子吗?”说完这句话,台下顿时笑成一片,王老也跟着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大家还没笑完,王老又开起近代著名学者蔡元培的玩笑:“对于《红楼梦》的研究,每个红学家都有自己的观点,蔡元培就认为《红楼梦》是一部号召反清复明的书,就好像现在的密电码。经过他自己的研究,他觉得把袭人的名字拆开就是‘龙衣人’,所以就代表了崇祯皇帝;宝玉就是崇祯皇帝的玉玺,因为他喜欢吃胭脂,就如同玉玺要沾红色的印泥一样;黛玉则是刺杀雍正皇帝的刺客。”讲到这里,王蒙又跟着台下众人一道乐了起来。

 

    大师真情我最爱的是芳官

 

    每个人在读小说的时候,都会对其中一个人物特别喜欢,王老也不例外。不过,他喜欢的并不是在昨天的演讲中狠狠表扬过的林黛玉,而是芳官。

 

    作为一个“《红楼梦》爱好者”,王老显然明白多数听众都对林黛玉情有独钟,于是狠狠地将林黛玉表扬了一番:“林黛玉是曹雪芹塑造得很成功的一个形象,我是非常喜欢她的。我认为,能被林黛玉爱一次是最大的幸福,哪怕今后受尽她的折磨,最后落得个投井自杀,也是值得的。”这句话一说完,台下的感慨声和笑声立刻混成一片。但是在回答“最喜欢谁”这个问题的时候,王老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我最爱的是芳官。”在台下的一片诧异声中,王老解释说:“芳官这个人太可爱了,唱歌、跳舞、弹琴、几乎什么都会,既有少数民族的名字,又有法语名字,又聪明,又浪漫,很有点法兰西人的气质。我是特别地爱她,可惜无缘见一面。”

 

    大师妙语管理就是潜暴力

 

    谈到王熙凤掌管贾府时的恩威并重,王老很感慨地说:“其实管理就是潜暴力。你们想想,如果管理者没有扣工资、打扳子甚至开除人的权利,他如何能够将自己的管理进行下去?所以,管理的背后隐藏着一种暴力。”

 

    忘年妒

 

    王老很自豪地告诉大家,“忘年妒”这个说法是他自己发明的:“我们把年龄差异很大的交往叫做忘年交,现在我把年龄差异很大的嫉妒叫做忘年妒。”说完之后,王老解释道:“《红楼梦》中有这样一个情节,说宝玉的奶妈看见宝玉的桌子上有一碗粥,就倚老卖老地端起来准备喝。旁边有人告诉她,这是宝玉专门给袭人留的,奶妈顿时火冒三丈,说宝玉喝我奶的时候,她在做什么!凭什么啊!大家看,一个50多岁的老太婆去吃一个小姑娘的醋,这不是忘年妒还是什么?”(记者赵伟高咏梅)

 

来源:新华网重庆频道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