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复旦中山大学专家运用高科技还原三千年三峡
2004-12-21 11:09:19
华夏经纬网

     据华龙报道,核心提示:近日,复旦大学公布了其对三峡古人类生存环境的研究结果。他们依靠的是一种被称为“孢粉分析”的技术,在取得的大量科学证据表明:最近3000年来,三峡发生了历史性巨变。

    三峡复旦、中山大学专家运用高科技,成功还原三峡3000年历史变迁

    茂密的栎树属常绿阔叶林,温带和寒带常见的松树也混杂其间,今天濒于灭绝的珍稀植物荷叶铁线蕨遍地都是———这是复旦大学与中山大学合作,通过高科技复原的万州武陵镇远在东周时期的场景。

    东周三峡气候更温润

    考古专家依靠的是一种被称为“孢粉分析”的技术。他们采集了古代遗址地层的泥土样本,然后送进实验室,寻找其中的花粉孢子,然后分析其种类。

    孢子是花粉的坚果样的外壳,虽然它小到用肉眼难以看见,却有着惊人的硬度,即使在酸性土壤中也能“独善其身”,不被破坏。在石油和岩石中,都有它的踪迹。由于每种植物的孢粉形状绝不重复,科学家就可以据此判断出它的来历。

    在三峡,科学家分别从大宁河流域和万州地区等5个遗址采集孢粉进行分析结果。

    在万州麻柳沱文化遗址,考古科学家从堆积最厚的东周地层采集孢粉,研究后发现了13个科/属的植物。

    复旦大学教授、著名人类学家贾兰坡的高徒、加拿大麦基尔大学人类学博士陈淳告诉记者,他们研究发现,东周时期三峡气候较近现代要温暖湿润一些。

    在位于大宁河边的巫山林家码头遗址等地,科学家通过孢粉找到了洪水到来的证据。他们发现,这里在东周时期,近河地带生长着茂密的蒿草。

    汉代墓主生前爱吃素

    复旦大学遗传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还在国内首开先河,对万州麻柳湾古墓群中出土的三具汉代尸骨,进行了人骨微量元素测定。结果显示,三位墓主人生前摄入的蛋白质很少,主要以植食为主,肉食比例较小。这似乎表明当地居民并不经常吃鱼。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异?东边居民靠什么捕鱼?这些问题让考古学者觉得匪夷所思。他们大胆推测:可能是瞿塘峡东侧的先民捕捞鱼类后,用于与西侧先民交换粮食。

    越靠近水的地方,人类的遗址越多,因为古人在没有掌握汲水的技术以前,总是希望更加方便。但学者朱诚等研究发现,三峡先民的居住面与河水面的相对高度在波动中上升。这表明长江多次洪水,让人跟水“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汉代曾出现草原景观

    复旦等两所高校的学者研究环境变化发现,在位于巫山县大昌镇的涂家坝遗址,商周等早期存在较丰富的植硅石和草本植物,气候暖湿,碳屑含量少。但中期除了存在大量草类外,出现了竹亚科的植硅石,但草本植物和碳屑含量的明显增多。“碳屑表明人类在不断毁林开荒、扩大耕种。此外,他们可能还种植了大量的竹子。复旦研究人员潘艳说。

    而在巫山县大昌镇的张家湾遗址,东周还以喜湿润的蕨类植物和木本植物为主,到了汉代,则变成了温带落叶阔叶林———草原景观;在近期,植被主要又由喜湿植物组成。

    研究人员认为,草地的扩张可能意味着强化开垦导致森林植被的退化;近期的喜湿植物可能反映环境恶化导致经常的洪水泛滥。

    明清时期大熊猫迁走

    动物群的特点也指示了环境的变迁。在巫山新石器时代遗址,当时生活有爪哇犀、亚洲象、虎、豹等大中型野生动物,家畜有猪、水牛、黄牛、犬;万州麻柳沱东周地层出土有梅花鹿、苏门羚、獾、豪猪、野猪等,江里有中华鲟、龟及其他各种中小鱼类、贝类,家畜有猪和犬。而随着人口的增加和经济活动的强化,峡区的野生动物渐趋绝迹。

    元明时期,象、犀等巨兽已迁往云南和我国境外,明清时期大熊猫、熊、虎等大型兽类向四周山地迁移,再后豹、野猪、猴等中型兽类大量减少和退出了三峡。

    三峡生态持续退化

    三峡文明曾多次出现停顿和反复。从出土遗存观察,瞿塘峡西侧的古文化,从新石器时代到秦汉时期,农具和纺轮的数量和比例一直较小,农耕并不发达。

    先民主要工作:伐木

    斧、锛等砍伐工具从新石器时代到东周数量一直较多,意味着砍树伐木是这一时期先民重要的工作。但是,砍伐工具随年递减———这暗示森林植被逐步在退化。

    在瞿塘峡以东的城背溪、大溪、屈家岭等文化新石器时代遗址,砍伐器在出土的生产工具中所占比例均在50%以上,农具所占比重在20%以上,网坠几乎没有,说明农耕是主要的经济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工具数量和种类的变化反映了某种人地关系的紧张。

    汉代仍流行先秦工具

    秦汉以后,三峡地区的发展进程明显滞后于周边地区。汉代早期,成都平原的陶罐、豆、盂,铜釜、洗等器物已很少见或消失,但在三峡仍然非常“流行”。

    自然资源不敌人口增长

陈淳教授等认为,三峡地区无论是自然资源还是农耕条件,都无法支持较多的人口。从史前一直到近现代,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人类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使三峡生态环境处于持续退化之中,成为一种必然。(记者 刘虎)

来源:新华网重庆频道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