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印尼强震掀动重庆水 17个区县出现50处异常
2004-12-27 11:03:21
华夏经纬网

    昨天上午9时许,重庆各区县的水库、鱼塘突然翻滚,最高涌起了40厘米的波浪,令一些目击者大为惊异。市地震局预报中心专家就此解释说,这是受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地区强震影响所致。据悉,除此影响外,目前我市尚无地震情况的报告。

    昨天早上9点多钟,市地震局就接到不少区县居民打来的问询电话,他们惊异地询问,鱼塘、水库为何突然“波浪涛天”。

    市地震局预报中心朱主任接受采访时就此表示,昨日清晨859分,印尼苏门答腊西北海面发生了8.9级强震,强震波及全球,我市也受到了一定影响。据悉,重庆与苏门答腊相隔2000多公里。

    朱主任表示,这是重庆首次受外国地震的影响。目前,市地震局正密切监测本市情况,但尚无任何地震情况的报告。

    昨天下午530分,记者拨通了国家地震局值班电话。国家地震局值班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除重庆水库鱼塘出现因地震冲击波而形成的波浪外,国家地震局目前还没有接到其他地区受苏门答腊地震影响的报告。(记者罗小光)

    江津一水塘无风起浪忠县一水库浪打石壁

    水塘无风起浪,塘水涨涨落落。昨天上午9点左右,这一怪异现象在江津先锋镇上的两个水塘里发生,大约持续了一小时,令镇上村民惊奇不已。与此同时,忠县一水库也演绎起了“浪之舞”。

    无风起浪鱼跃出水

    被当地人称作“大堰塘”的这个鱼塘,位于江津先锋镇镇公路旁,占地四五亩,最深处2米多,现在承包给一村民养鱼。

    当地一位70多岁的老人说:“大堰塘一直都有,小时侯就常在里面洗澡。它是个独立的堰塘,没有与任何河流连接。村民们都喜欢到大堰塘去洗衣、洗菜。”

    昨日上午9点左右,平静多年的大堰塘发生了匪夷所思的事:当58岁的王孟美在大堰塘边洗衣服时,突然水声“哗哗”大作。开始,她还以为有人在放水,没在意,但后来,水声越来越大,紧接着,塘里开始起浪,浪子打在塘边溅起无数水花。而这时,根本没有刮风。

    “无风起浪”,吓得王孟美收起衣服就跑。

    水浪腾腾,9点半左右,打在塘边的浪子已有一尺高,同时,塘中还出现了多处“水漩儿”,水底的渣滓也被搅了上来。村民介绍说,当时还看见有鱼跃出水面。

    渔塘涨水没有浪花

    正当几百村民围住大堰塘看“稀奇”时,又听见有人喊,相距100米左右的一个名叫“洗布塘”的水塘,也“活跃”了起来———其水起起落落。

    镇上48岁的居民周德琴说,9点多时,她在洗布塘洗衣服,也是听到“哗哗”的水声,感觉像整个塘的水都在上升,接着又落下。

    “但水塘边没有泛起浪花。”另一位居民周莉茹则告诉记者,当时只看见塘里的鱼都集中在塘边,有三四堆,好像急得团团转。

    两个渔塘的怪现象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到上午10点多钟,两个水塘又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无风起浪”、“渔塘潮汐”,多数村民对此表示惊异,猜测着是否“要出事”。

    当地老人反复叮嘱记者,一定把相关数据带给专家研究,看是不是有自然灾害要发生。

  水库大浪渠道如镜

    就在江津两水塘发生“怪事”的同时,忠县也惊现异相。一陈姓读者打进电话称,昨天上午910分左右,忠县东泉镇微风山水库,“无风无雨泛起千层浪”,而紧接水库的渠道却一如平镜。该现象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后消失。

    昨日上午910分左右,占地100多亩的微风山水库平静的水面上,突然泛起层层波浪。波涛最大时,一浪接一浪地打在水库旁边的石壁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吓得在一旁抽水的村民,工具都来不及收拾,拔腿就跑,跑离了水库10多米远才敢停下来回头望。

    据当地村民讲,事发时,水库的水位一起一落,与平时水位约有1.5米的落差。

    “更为奇怪的是,紧连微风山水库的一条渠道却一如平镜,一点波浪都没有,似乎完全没有受到水库波浪的影响。”

    此现象引得当地几百名群众围观。直到10点半,水库才渐渐平静下来。(见习记者何薇)

    重庆急查水库安全

    昨天下午1点,市水利局向全市各区县水行政部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严密监测和检查所在地水库和大坝的安全。到记者昨晚630分发稿时为止,我市尚无水库出现安全事故的报告。

    据市水利局河道处副处长刘朝高介绍,昨天上午,市水利局接到了綦江、北碚、垫江等11个区县有关水库负责人的报告,称上午9点左右,当地水库“波浪翻滚”、“白浪滔天”。各水库负责人要求市水利局解释原因。

    昨天传送给市水利局的报告显示,不少水库的水面都是在1小时内猛涨的,少则涨了二三十厘米,多则涨了1米,例如北碚胜天水库。

    市水利局水利处处长牟维清表示,目前我市有中小型水库共2290多座。(记者罗小光)

    三峡大坝未受影响

    记者昨日从三峡开发总公司获悉,截至昨日下午630分,该公司水情监测中心没有收到任何因印尼苏门答腊强震所引起的水情变化报告,地震也未对三峡大坝建设造成影响。 (记者谢夷实习生罗强)

    重庆没有人员伤亡

    记者昨日从我市消防部门获悉,发生在印尼苏门答腊的强震,虽对我市水库和一些江河支流造成了一定影响,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消防部门同时认为,由于地震中心距我市太远,所以地震波无法直接威胁到我市市民的安全。

    17个区县50处异常

    市地震局昨日证实,昨日早晨856分,印尼发生8.9级地震后,其震波也推了重庆一下。据来自地震局、市长公开电话以及本报热线的统计显示,仅昨天上午,17个区县的50处水库、塘坎、公路出现异常。

    市政府公开电话办公室透露,昨上午10时左右,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向市政府汇报了部分区县水库、水塘无风起浪的异常情况。随后,渝北、璧山、开县、铜梁、万州等区县相继发来传真,紧急汇报情况。

    据了解,出现异常的17个区县里,除璧山丁家镇村级道路和水塘塘坎出现34厘米下沉外,其他均是水面异常,莫名起伏的水库水塘等在50处以上。

    璧山、渝北、铜梁、开县等接到基层情况反映后,立即安排水利、气象、国土及救灾部门现场查看,并部署了发生紧急情况的抢险预案。

    下午1点,市水利局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区县严密监测和检查本地水库和大坝安全。截至昨晚10时,我市尚无水库出现安全事故报告。

    又讯截至昨晚11时,记者从机场、水运、通讯等了解到,大地震余波并没对飞机、轮船以及通信带来影响。同时,三峡开发总公司也称,该公司水情监测中心尚未发现大坝水情变化。地震波推了重庆一下

    重庆地震台测出印尼大地震振幅超出地震仪记录范围

    昨日早上858分,位于南泉的市地震台,一切正常。值班室里,戴应洪站长正忙着整理一些地震方面的相关数据。

    904分,突然铃声大作,戴站长一下跳起来。“嗡嗡”作响的是安装在模拟地震仪上的“地震预测警铃”,不达到一定震级和震动频率它是不会报警的。而此时模拟地震仪出现的情况让戴站长惊出一身冷汗。象心电图一样记录地脉震动的机器已经不能完全显示出这次震动的大小———振幅已经达到极限,超过可记录范围,无法记录。

    戴站长马上观测台里的另一台数字化地震仪。这台可以自动调节振幅的显示仪已经显示出高达200多毫米的曲线。戴判定,有罕见的大地震发生,至少7级以上。但具体发生地点,只有等待下一步观察。

    专业人士都知道,要看地震距离观测点远近,必须要看第一波P(纵波)后紧接着来的S(横波)S波来得越快,离观测点距离就越近。

    观测室里的空气一瞬间凝固,所有人都默默地注视着地震仪。如发生在我市,比如荣昌,十几秒后就应该测到S波。但是一分一秒过去了,却不见S波。4分钟后,S波回来了。经过数据分析,不在我国境内———震源印尼,时间记录908分,直到这一刻,戴站长的一颗心才落了地。

    912分,地震台接到第一个电话,是巴南区地震局打来询问:南彭水库发生异常,水面无风起波,是不是有地震发生?

    925分,正处地震对地面产生破坏最大的时候。地震台电话不断,来自我市綦江、南川、万盛、涪陵、江津、永川、大足等十几个区县的部门和政府不断打来电话询问。

    10点,接到南川市市民电话,发现电灯摇晃……

    到下午630分记者发稿时为止,地震台已接到30多个电话前来咨询。

同时,该台还记录到大大小小的余震二十多次。最大的一次余震发生在1830分,震级为7.1级。 (记者冯超实习生李婉露)

来源:新华网重庆频道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