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梁平政府40小时紧急救援艾滋病患者一家
2005-01-12 11:15:25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 据重庆晨报报道,梁平县首例艾滋病患者从广东返乡后不治身亡,其妻也被查出HIV血检呈阳性,他们的3名孩子前途未卜。仅用40小时,梁平出台了一系列帮扶措施。

    这位艾滋病患者于20041226日在重庆市传染病医院病故,终年42岁。

    3个小时,200公里路,当记者10日下午赶到梁平县城北面的这个乡时,几乎所有的农民都归于了一日劳作后的平静。而就在20多天以前,因为村民吴言(化名)的回乡,在当地还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和惊慌。

    该乡乡长周启华说,当时从得知“病人”要回来、到消息被传开、再到乡村做好迎接准备工作、最后到相关“帮扶措施”出台,只用了短短的40小时。

    “他身上裹着白布,没跟任何人说,就自己从广东坐飞机跑回来了……”10日下午450分,梁平县某乡XX村村支书牟方平坐在记者对面,讲述当天村里得知吴言要回乡的情景。牟方平说,要不是跟吴言一起在广东海丰市打工的村民,提前打电话回来给他报信,村里根本没人会知道他感染了艾滋病,并且“已经快不行了”。

    与吴言一起在广东打工的邓江春、邓江文两兄弟,去年1216日下午“第一时间”给村里打回电话,说吴言和老婆吴桂花(化名)回来了。并在电话里急促地说“他有艾滋病”。

    牟方平此后才知道,几乎在他向乡长周启华汇报的同时,吴言和老婆已经回到了家中,“那是去年1216日下午5点左右”,而在这个时间段里,乡卫生院院长任康明“已经动了起来”,具体内容包括:召集隔离人员、组织宣传知识、准备消毒药剂、制定救护措施。

    梁平县分管卫生的副县长王任林在当日晚些时候得到消息时,周启华、牟方平、任康明和组织的几个村民已经先期到达吴家,此时,吴言刚刚回家仅仅2个小时。

    “两口子情绪稳定、很稳定!”牟方平说,“他告诉我们他是怎么得的病,说话的时很后悔……”

    任康明与乡卫生院的人给吴家送了些消炎药,原本准备的担架等物,也没派上作用。吴桂花不停地向卫生院询问一些情况,任康明说,这位农村妇女对艾滋病的知识很欠缺,他们反复地教给她一些行之有效的方法,并让他们在县里派人来验血之前不要出门。

    去年1217日整一天,周启华和牟方平组织了村里的四个干部,到吴家陪护、问候,“宽他的心”。周启华告诉记者,在这天中午时分,乡里基本上拿出意见,给吴言的三个孩子免掉学费,并由村里每年600元的困难补助金中拿出70元付给吴家。

    18日上午,吴言根据县里的安排去县城疾控中心验了血,结果很快传回乡里,HIV呈阳性,并且已经发病。随后,梁平县副县长王任林、卫生局长唐铭见等领导赶到乡里,安排吴言的家人抽血检验,并作了专门的部署………

    艾滋病毒携带者吴桂花“我要向政府磕头”

    110傍晚610分,记者来到吴言的家,正在院坝里切猪草的吴桂花看到有来人,赶忙起身,脸上的笑还没褪去,就忙不迭跑到灶房洗手。记者跟吴桂花握手时,她说,“谢谢政府”。

    3分钟后,记者跟小学5年级文化的吴桂花表明来意,“我知道丈夫得的是什么病,是艾滋病”,吴桂花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还冒出一句“首例”。说这话时,吴桂花的眼中闪过一丝慌张。

    记者:吴言的丧事办得怎么样?

    吴桂花:我们有3个女娃,生活也很紧巴,他就跑出去打砖工、修房子,也很省吃俭用的,你看这个大砖房子就是用他前几年打工挣回来的钱修的。男人得了病,乡里村里的人还在帮助我们,给优惠、给免费,对我们蛮好,丧事也是村里的人帮我们操办的。

    记者:你知道吴言得的是什么病吗?

    吴桂花:我晓得,晓得是那个病,我可能也被惹起了,是那个艾滋病。我在广东去找他的时候,他一天都咳,还咳出血,脸干得很,经常说颈子痛,人都瘦得只有那点重了。乡干部给我吃消炎药,这两天喉咙不怎么痛了,我还要继续吃,现在我只得80几斤样。

    记者:有没有想过孩子今后怎么办?

    吴桂花:现在乡里村里都在帮我们,喂了牛也喂了鸡,你看嘛(指着笼子鸡),说喊我一天吃一个身体就会慢慢地好。男人看病家里欠起1万多的账,也不晓得啷个还。我这3个女娃,老大13了,上6年级,老二和老三都还小。政府给我们免学费,送补助,我要磕头。(记者张立力)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