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巴蜀千载情川渝一家亲 成都市党政代表团来渝
2005-03-09 00:59:10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据重庆日报报道,编者按:全国两会前夕,四川省组织庞大的党政暨经贸代表团来渝开展了为期两天的考察访问,双方就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关系达成新共识;全国两会期间,有关川渝合作的事宜,仍萦绕在两地代表、委员的心间。两会期间,本报与四川日报的同行联手,对参加全国两会的重庆和四川的部分代表、委员进行了采访,记录了他们对加强新时期川渝合作的真知灼见。

 

    黄奇帆下次握手更加紧密

 

    “川渝合作首先是两大城市,也就是成都和重庆主城之间的合作,目前这一领域尚有拓展空间。”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在接受采访时说。

 

    黄奇帆亲历过川渝两地近几年的频繁交往。他认为,川渝合作大体可分三个层面:一是重庆主城与成都两个大城市之间的合作;二是川渝两地广大地区的合作,特别是川渝接壤部分的民间交流;三是交通合作,包括公路、铁路、机场、航运等等。

 

    “三个层面中,交通合作最有声势,我打的分最高。”黄奇帆认为,“无论水运、航空的合作还是高速公路的建设,双方的合作态势都令人满意。相信三五年后,川渝在交通上的联合效应,会很快显现出来。”

 

    “作为第二层面的川渝两地广大地区之间的合作,业绩也不错。”黄奇帆认为,特别由于市场力量和民间力量的推动,川渝接壤地带的交流频繁。他举了一个例:达州的人说,“小车往成都,大车往重庆”,“大车往重庆”主要指川渝城乡之间的互动密切。

 

    黄奇帆认为,目前川渝合作的薄弱环节,当属成都和重庆主城之间的合作,须大力推进。“只有让这两个大城市更紧密地握手,形成一个‘哑铃’,相互辐射影响,才能带动更大领域的合作。”

 

    那么,成都与重庆主城之间该如何加强合作?“哑铃”如何形成?黄奇帆认为,可以考虑从五个方面入手:

 

    一是继续推进交通合作,为成都与重庆主城之间的更紧密联系打好基础。目前成渝之间已建、在建的有成渝高速公路、成渝铁路、渝遂铁路以及空中快巴等交通干线,是连接两大城市的重要纽带,也是促进双方经贸合作的重要通道。

 

    二是产业上要错位发展,互为补充。川渝的工业自有特色,各有所长,两者之间应互为补充。成都实力强的项目,重庆就可以为它配套;重庆优势的产业,成都也可以为重庆配套。这样既有助于做大做强两地的优势产业,形成龙头和核心效应,也有利于配套者在错位中实现发展。两个城市要尽量避免重复建设和无序竞争。

 

    三是商贸可以更活跃,成渝的企业可以到对方城市办店,让两地资源和物产更充分、更自由地流通,并在流通中实现双赢。

 

    四是联手打造川渝特色旅游,四川、重庆都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应加强规划,推出旅游连线,川渝两地的旅游团,可辐射到对方去,把旅游的“蛋糕”做得更大。

 

    五是两个大城市在金融领域可以加深合作,如四川企业要搞资产重组,重庆企业可以积极参与;重庆企业搞资产重组,四川企业也可进入,让成渝两地形成一个资本市场,产生集聚效应。记者刘长发商宇

 

    黄小祥问题尚存前景光明

 

    谈及川渝合作,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副省长黄小祥认为“从推进的实践看好于预期”。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去年重庆高层访川和今年四川高层回访,双方达成的一系列重要共识。

 

    “但是,双方目前还处于低层次的合作且合作面较窄。这与两地经济结构存在一定程度的同质化有关,也与我们产业升级彼此配套不够有关。”黄小祥说,“目前的合作主要集中在商品、能源的买卖和技术含量较低项目的相互投资。”

 

    在黄小祥看来,川渝合作至少在三个领域可以大有作为。

 

    “川渝都是农业较发达的地区,都在加快推进农业产业化。在这方面,双方应当也能够有更好的合作,以更充分地发挥川渝作为国家重要农产品基地的作用。”黄小祥说,“其次,川渝在制造业方面有很好的合作空间。重庆汽车整车制造、机械加工有优势,四川汽车零部件生产、成套设备生产有优势,但双方的优势尚未很好地整合。比如,四川汽车零配件工业为重庆汽车厂主动配套不够;重庆机械工业参与四川配套设备生产也不够。”

 

    第三个领域是能源开发合作。重庆是西南地区重要煤炭供应基地之一,四川火电在西南地区占有较大份额;重庆是能源消耗大市,四川是全国最大的水电生产基地。“双方形成合力,整合一次能源基地建设与二次能源基地建设,利用西电东输通道,形成能源开发的新通道。”黄小祥说,“而且,四川拥有中国目前探明储量最大的油气田之一,川渝在天然气勘探、开发和利用上的合作同样有美好的前景。”

 

    黄小祥不讳言川渝合作面临的问题:双方的发展规划还没很好地反映合作的愿望;两地产业结构调整与产业升级对互补还没有足够的重视;两地资源开发还未实现整合;两地市场开放还存在障碍,比如重庆的啤酒入川受到一些不规范竞争的制约,四川轻工产品进入重庆遇到一些非市场因素的障碍。此外,两地产业结构在相当程度上的同质化,使合作存在一定难度。

 

    上述问题能否化解?“当然能够化解。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川渝之间新的合作动力机制初步形成:市场拉动、资源吸引、政府推动、市场主体参与。这就构建起新的合作平台。”黄小祥说。“谁做西部龙头无关紧要。”黄小祥认为,“关键是看其产业集聚能力和辐射带动能力,否则就无法整合各方资源,形成新的产业集聚优势。谁的经济发展得好,谁的带动能力强,我们就为谁服务。”(四川日报北京8日电四川日报记者钟岚范英)

 

    委员声音

 

    四川刘汉元委员交通物流合作前景广阔

 

    刘汉元,来自四川的全国政协委员,上市公司通威集团总裁。作为一位在重庆拥有两家分公司的企业家,刘委员最希望看到的是四川和重庆实现“无缝化”的合作,“这对双方企业的发展有百利而无一害。”

 

    “在重庆直辖以前,重庆和成都作为四川的两大中心城市,发挥着带动全川经济社会发展的火车头作用。重庆直辖后,虽然川渝在行政区划上分开了,但山水相连的地域却不能分开,水乳交融的文化不能分开,经济交流合作更不应人为加以割断。”刘委员认为,四川和重庆在相当多的方面都拥有各自不同的优势,互补性比较强,合作发展的潜力很大。令人欣慰的是,川渝合作发展的思路如今已被越来越多的川渝人所接受,在过去的一年里,两地党政高层互访频繁,表达了强烈的合作意识和愿望,为两地经济交流合作创造了良好的氛围和条件。

 

    据刘委员介绍,作为国内水产饲料业的龙头企业,通威集团分别于1995年和1996年在永川和涪陵成立了分公司,虽然建成投产不久就恰逢重庆直辖,但这对两家分公司的发展并未造成不利影响,当地政府依然一如既往支持企业的发展。如今,这两家企业都发展得不错,还曾多次接待过中央领导和重庆市领导的参观考察。“永川分公司建成时,所处的开发区还在市郊。随着当地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开发区所在地现在已是闹市区,企业和周边环境的矛盾也逐渐显露并突出起来。”刘委员颇为感激地说,“在这个问题上,当地政府积极主动为我们进行协调,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制定了改造、治理、搬迁的规划,初步理顺了与周边环境的矛盾。”

 

    对川渝合作的前景,刘委员非常看好,“尤其是交通和物流方面的合作,前景广阔。”三峡成库后,大吨位船队能够沿长江上溯至重庆,重庆的航运优势凸显,为四川企业的“借船出海”提供了极大便利。“然而,交通条件的制约限制了双方在物流合作上的进一步深入。”刘委员说,在成都和重庆之间只有一条铁路和一条已经建成十多年的高速公路,不仅辐射范围有限,并且远远不能满足如今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需求。“硬件不足,在交通物流的组织、装卸、转运、手续等软件上也亟待提高,高效畅通的水陆联运渠道尚需着力建设。”

 

    “除此之外,双方在电力、煤炭等能源方面的合作也有很大空间,这些合作都需要双方站在经济区域一体化的高度,统筹规划,配合协调。”刘委员的眼中充满激情。

 

    重庆韦云隆委员共同进退方能笑傲西部

 

    “你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没有?川渝的合作与竞争,从西南一直‘上演’到了京城。”显然,韦云隆委员的心情不错,语言也妙趣横生。

 

    昨日中午,刚刚返回驻地的韦委员向记者讲述了他的亲眼所见———他发现,在北京打着“成都小吃”招牌的店家居然多为重庆开县人,粗略统计也有百余家之众;无独有偶,北京许多门庭若市的“重庆火锅”馆,也有不少是成都人的“杰作”。

 

    四川与重庆,从过去的“欢喜冤家”,到“西部双雄”,再到“携手结盟”,个中百般滋味、千般情结,令人回味无穷,就连在成都生活了13年又在重庆生活工作至今的韦委员也感慨不已。“光看餐饮业这一块,川渝两地就是互有竞争与合作。一方面,双方互取对方所长而补己之短;另一方面,客观上也替对方叫响了品牌。”韦委员说,在面对巨大的中国北方餐饮市场时,川渝两地餐饮企业纯属市场行为的“携手共进退”,这正是川渝合作在民间的最佳佐证。

 

    而两地政府间的高层互访更是令人眼花缭乱,“1+6”盟约的出台和无障碍旅游区的呼之欲出,将川渝合作推向了更高境界。韦委员称,国家的扶持重点已由点向面扩展,川渝更应联起手来,让这两“点”一线扩成一个“面”,把这一区域的发展规划放到全国的“大盘子”中去考虑,方能实现双赢。

 

    “产业互补是头篇大文章,自不必多言。不能忽视的是要尽快冲破两省市间尚存的交通瓶颈制约,让两地的人流、物流、技术流更为有效地互动起来。”韦委员认为,双方在公路、铁路、机场配套设施和码头、仓库、通信、电力网络等的建设上,可以考虑互相利用、合理分工和配置,以改善设施的运行效率。

 

    在环境保护上的合作以及在文化领域的互融,是韦委员关注的另外两大课题。他建议,川渝双方可考虑就区域内共同涉及的环境建设问题,提出一些大的项目争取列入国家“十一五”规划,以得到国家政策的支持。在文化领域,则应打出“巴蜀文化”同一张牌,在保持各自风格与特色的同时,对外发出同一个声音。

 

    他说,由于两地共同的历史渊源和割不断的联系,“一枝独秀”的局面很难出现,川渝惟有共进退,方能笑傲西部。(记者徐斌李鹏)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