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重庆发展吸引全国目光40余国内媒体聚焦重庆
2005-03-11 13:03:02
华夏经纬网

重庆发展吸引全国目光 重庆部分代表委员接受媒体集体采访

 

     昨日,在京参加两会的在渝全国人大代表于学信、欧可平、马千真、张绍志、钟世荣以及全国政协委员陈万志、郑泽根,在万寿宾馆接受了来自全国的30多家媒体的集体采访。他们就重庆经济发展、环境保护、“三农”问题、教育问题等发表了各自的见解。

 

    于学信:重庆的GDP是向绿色迈进

 

    作为重庆市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主任,于学信代表毫无疑问成为关注重庆经济发展的记者们“围攻”的对象。“重庆近几年发展很快,5年时间GDP就翻了一番,其中不仅没有水分,而且由于我们发展经济的指导思想符合科学发展观的要求,着力进行产业结构的优化,改变增长方式,重视节能降耗和污染防治,因此我们的GDP正向绿色GDP目标迈进。”于学信表示,重庆今后将进一步淡化人均GDP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中的标志作用,更加注重发展社会事业,为老百姓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提供更加完善的社会保障。

 

    马千真:农民的淳朴让我热泪盈眶

 

    “重庆今年全免农业税,比国家计划提前一年,市财政为此将承担2.4亿元;去年市里出台6项直补农民的政策,直补资金超过14亿元。”重庆市财政局局长马千真代表对这些数字烂熟于心。“农村、农业为城市、工业的发展贡献了那么多年,城市、工业刚刚开始反哺农村、农业,农民们就已经感激不已。我们下乡调研,慰问困难群众,老百姓成群结队,提着鸡鸭自发来感谢我们,那种以前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见的场面令我们每个人都热泪盈眶。”马千真表示,今年,市财政将继续加大对“三农”的投入,加快破解城乡二元结构。

 

    陈万志:库区泥沙淤积亟待协调治理

 

    记者提出的库区泥沙淤积问题,引起了身为重庆市环保局副局长的陈万志委员的共鸣:“水污染目前已得到较为有效的控制,长江干流的水质并未恶化,而且随着一大批环保项目的相继建成,库区水质有望得到进一步改善。但在水土流失的治理上,如今的状况是点上治理,面上破坏,治理的速度赶不上破坏的速度,长此以往将严重危及三峡工程功能的发挥,这个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尽快采取措施扭转这一状况。”据调查,目前每年流入三峡库区的泥沙共约6亿吨,重庆流域只占1/4。陈万志为此呼吁,治理库区泥沙淤积不仅仅是重庆的事,整个长江上游的地区都应共同行动,保护我们的“母亲河”。 (日报记者徐斌李鹏)

 

重庆发展吸引全国目光

 

    2005310日,重庆代表团部分代表委员举行记者招待会,吸引了三十多家国内媒体到场采访。从记者们所提问题可以发现,外界关注重庆已经远远超出了三峡移民、国企改革等“四件大事”身上,他们更加关注重庆在今后发展的道路会走到多远,他们观照重庆的视界已经相当开阔,而且广泛。

 

    泥沙淤积将成三峡最大问题

 

    今后三峡最大问题,不是水污染问题,而是泥沙淤积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张绍志、全国政协委员陈万志在昨天的记者招待会上疾呼,现在全国目光关注三峡是否会成一潭污水,但是污水可治,泥沙难防。

 

    陈万志委员说,三峡库区面临最大问题,就是泥沙淤积。长江上游每年的泥沙是6亿吨,其中重庆境内泥沙是1.4亿吨,占1/4。尽管国家以及长江上游流域相关省份采取包括退耕还林、绿化工程等一系列措施,仍没有明显减少。目前的情况是,点上治理,面上破坏,治理的速度赶不上扩展的速度。

 

    陈万志委员说,国内有关机构和专家预测,按照现在的预计速度,100年以后三峡水库的人将受到严重影响。因此现在就必须加大力度,认识到这一最大的潜在的威胁。“另外,也要寄希望在子孙后代,也许他们比我们更聪明更有智慧,科学技术更发达,发展更持续,希望他们来解决。”

 

  两年后缺气20亿方

 

    昨天,化解重庆能源危机,成为记者招待会关注的又一重点话题。

 

    据了解,重庆市天然气目前的缺口在5亿左右。按照当前发展规划计算,到2007年重庆需要用气60亿方,但是现在给重庆的用气计划到2007年只有40亿方———缺气20亿方。这20亿方气的缺口,如何来弥补?市发改委主任于学信代表说,从两个方面考虑。第一,积极向国家反映,争取国家的支持,虽然有困难,但是现在也看到一些希望。第二,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天然气今后也会按照市场化的要求在价格上可能会有一些变动。重庆可以从中抢抓机遇,争取早点解决气荒。

 

  乱收费19名校长被撤职

 

    身为市教委主任的欧可平昨天成了被提问最多的代表,原因是教育乱收费问题老百姓关注度很高。

 

    教育乱收费为何久治不愈?欧可平坦言四大原因。首先是投入不足。第二个原因是搭车收费,如保险这类本由学生自愿费用,学校也揽过来,结果就成乱收费。第三是自身问题,在转轨的体制中间,“金钱对教育战线也不是没有诱惑”。第四个方面是管理问题,比如学生体检,尽管学生、家长都愿意,但如果物价局不批准,这种还算乱收费。

 

    如何制止乱收费?欧可平说,一是政府努力增加投入。二是搞公示,让学校明白自己该收什么费,要让家长明白该给孩子交哪些费。他称,去年9月份实行一费制以后,教育乱收费下降了60%。因为乱收费问题,去年共查处责任人275名,85人受到处分,43名校长被追究责任,19名校长被撤职、免职。

 

    欧可平还透露,今年开学以来,教委收到反映乱收费的投诉电话近100个,涉及近百所学校,目前正在对查出来的问题一一进行处理。

 

    乡干部要过紧日子

 

    有记者问,农业税免征以后,在乡镇政府机关还有这么多财政供养的人员,他们做什么?全国人大代表、市财政局长马千真说,他们要过紧日子,但是对农民的服务要更加强化。

 

    马千真说,为了保证基层政权能够正常运转,市级财政不可能不管,对乡村两级的计划生育、优抚救济、义务教育等方面,都有一个标准给予补助。农村教师的工资按照国家规定给予保证。具体补助多少,将参照国家的相关政策和过去几年的平均开支水平。

 

“吃补助和自己收入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说乡干部要树立过紧日子思想。”马千真说,“紧日子,并不代表着乡干部就要减少工作。”她说,农业税减免以后乡干部应该转变观念———过去主要靠催粮催款,今后主要还是靠服务。(晚报记者朱明跃何英曹阳)

 

来源:新华网重庆频道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