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图文:重庆市最大天然湖形成之谜破解
2005-03-14 00:51:18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据重庆晚报报道,核心提示:1967年,三位云南地震专家首次进入黔江一个偏僻的村落,当地奇特罕见的地貌震撼了他们。从此,小南海渐为世人知晓。

 

    而有关小南海的形成争论一直延续了近半个世纪——从发现它开始的前30年,地震界都在重力滑坡和地震两个可能的形成原因之间徘徊。

 

    1998年,重庆有关专家第一次涉足小南海,认为其特殊的地貌是地震杰作。

 

    2000年,市地震局邀请国内权威地震专家实地考察,小南海被定性为地震形成。但4年多来具体成因却一直没有定论。

 

    记者昨日从市地震局获悉,经过中俄专家四次现场探测,我市第一大天然湖泊——小南海形成之谜被彻底破解:地震系由断层引发的构造型地震。

 

    小南海地质震撼专家

 

    重力滑坡说

 

    “地震界人士首次接触小南海是在1967年。”市地震局有关专家披露。当时,昆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三位专家到小南海探测。当他们看到小南海的时候,顿时被眼前的壮观场面震撼了。当时专家们经初步研究后认为:从小南海的大垮岩、小垮岩来看,小南海是一次重力滑坡形成的。

 

    地震形成说

 

    随后,四川和湖北地震大队的研究人员先后到小南海考察,得出的结论是,小南海由地震形成。从此,两种意见一直在地震界不断争论长达30多年。

 

    重庆市地震局专家1998年第一次到小南海探测。经过研究,初步认为小南海是地震遗址。2000年,市地震局邀请中科院丁国、马谨两位国内权威的地震专家到当地考察。刚一下车,两位70高龄的专家就兴奋得像孩子一样激动不已,他们只用了“触目惊心”四个字来形容小南海的全景。评审会上,他们一致认为大垮岩、小垮岩是地震断层,而不是滑坡。并总结小南海地质形成为“国内独有,世界鲜见”。至此,小南海被定性为地震形成。然而,地震是怎样形成小南海的,却一直没有定论。

 

    200212月至今年初,一个由中俄专家共同组成的研究小组进驻小南海,对小南海的成因先后进行了四次研究探测。日前,中俄专家小组得出结论:小南海是由一次能量巨大的地震形成的,系由断层引发的构造型地震。目前,小南海地底断层仍有正常的活动。

 

    6.25级地震震塌山体”

 

    市地震局专家李克昌告诉记者:“小南海当时发生的这场地震,简直可以用天崩地裂来形容。”

 

    震前有预兆

 

    他详细描述了当时的情形:150年前,当时的黔江后坝许家湾位于一个普通的山谷,一条清澈的小溪从这里流过,溪口耸立着绿树常青的山峰,数千土家族、苗族和汉族群众在这里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然而,一场大地震却不期而遇。据光绪二十年《黔江县志》记载,地震发生前已有预兆——连续几天日光黯淡,地气蒸腾。咸丰六年五月初八日(1856610日)上午11点左右,突然传出雷霆般巨响,“室宇晃摇,势欲倾倒,屋瓦皆飞,池波涌立”。灾难突袭,许多惊恐的百姓哭喊着外逃,剧烈的摇晃把他们震倒在地不能站立。溪口山峰瞬间拦腰折断,“石宜迸出,横飞旁击,压毙居民数十余家”。

 

    震级达6.25

 

    地震专家李克昌称,经过中外专家考证,这场地震达到6.25级。他用图示向记者介绍说:“大、小垮岩是断层活动引发地震留下的遗迹,而一公里长的大坝是由于地震时山体塌陷后,岩体被抛出累积而成的,抛出的岩体最远距离断层处1.7公里。”

 

    他还向记者详细讲述了地震发生时的地质变化情景:地震发生前,大、小垮岩本来是两个并排完整的山脊,由于正处于地震断层带上,地震发生时,巨大的能量把山体摇松并撕裂,随后跟来的地震波把山体拦腰震断,垮下来的山岩四处崩滑,有的堆积成小山包,有的被水平拉力抛到一公里外堆积成一条天然石坝。此外,山谷中间还发生塌陷。

 

    近现代损失最重一次

 

    这场地震彻底改变了当地的地貌,10年后,风景秀丽的小南海湖逐渐形成。光绪二十年《黔江县志》对此的记载是:“溪口遂被湮塞。厥后盛夏雨水,溪涨不通,潴为大泽,延袤二十余里,土田庐舍尽被淹没……土人讹为小南海云。”

 

    “水波荡漾的小南海水面下,竟然掩藏着一出触目惊心的悲剧。”李克昌颇有感触地说,“这次地震死伤千余人,是重庆近现代地震史上损失最惨重的一次。”

 

    俄国专家四顾小南海

 

    200212月的一天,小南海来了一批外国专家,带队的人特别扎眼,又高又壮,活脱脱一个“斯大林”。这个名叫巴拉马丘克的俄国人,就是俄方专家组的负责人,也是俄国著名的声纳、电磁学专家。他此行的目的,就是要用先进的声纳和电磁技术,探测小南海地底活动情况,搞清地震原因。

 

    为了这个课题,他先后带队来了四次,最长两星期,最短也呆一星期左右,每次进行24小时监测,吃住都在野外。谈起这支俄国专家小组,四次都与他们同行的重庆市地震局地震研究专家李克昌记忆非常深刻:“这批俄国人不简单,军事化管理,十分固执、负责,但又很可爱,特别是巴拉马丘克,真是我见过最固执的一个人。只要他一声令下,队员们就得往前冲。”

 

    巴拉马丘克第一次带队到重庆,同来的人中就有3位年过半百的专家。到达小南海当天还没喘过气,巴拉马丘克就要求俄方专家马上开始测量绘图,确定安放检测仪器的地点。中方负责人怕他们身体吃不消,劝他们休息,却被一口回绝。

 

    他们首先在小垮岩山脚下的断层上安装圆柱形声纳探头,一组15个,固定在地面上,接收地下声纳返回来的各种信号。安放好仪器后,这批专家24小时轮流值班,晚上就睡在仪器旁的帐篷里,风雨无阻。一个小小的帐篷仅容一个人侧卧,中方人员请他们回城里住,他们把胸一拍,就在草窝里扎下了。

 

    除了声纳探测外,另一种方法就是用电磁仪器收集地磁波,了解小南海岩体地下活动情况。20035月黔江气候反常,连续高温,站在山下都冒汗,巴拉马丘克却要求队员们爬上大垮岩收集地震波。帮他们背电池的当地居民都傻了眼:这个大垮岩十分陡峭,当地居民都很少爬得上去,这些外国大块头要想爬上去简直不可能。然而巴拉马丘克一声令下,队员们每人背一个接收器就开始爬。队伍里还有一位60多岁的老专家。中方随行的人员都禁不住为他们捏把汗。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他们终于爬上山顶。当地居民都对这些外国大块头翘起了大拇指。

 

    由于俄国专家们常来,村民们渐渐和他们熟悉起来,就纷纷叫上了他们的外号。每年他们去的时候,村民们就会高兴地相互转告“斯大林”又来了。

 

    这个项目也使中俄专家结成了深厚的友谊。据悉,双方还将继续合作有关地质方面的项目。(记者 赵倩 采写)

 

    新闻背景

 

    小南海位于黔江城北部32公里,硬化公路直达。湖面2.87平方公里,海拔670米,平均水深30余米,最深处47米,蓄水量7020万立方米,为重庆市第一大湖泊。

 

    小南海系1856年地震山崩堵塞溪流而形成的地震堰塞湖,四周秀峰环列,湖内碧水绿岛,湖光山色,秀丽如屏,誉为“深山明珠”、“蜀东西湖”。

 

    小南海是国内保存最完美的一处古地震遗址,因清咸丰六年(1856)大地震堰塞成湖,至今大垮岩、小垮岩断石绝壁及岩石垒成的1170米长、67.5米、宽1040米的大坝仍清晰可见。湖内外有义渡古碑、红军革命纪念碑、温朝钟墓、“铁血英雄会”遗址等胜迹。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