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突如其来的暴雨冰雹大过拳头 重庆市损失惨重
2005-05-17 14:23:53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据重庆晨报报道,15日晚上,一场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袭击北碚、巫山、铜梁等区县,其中永川、江津、巴南3个区()灾情最严重,三地直接经济损失共7600余万元。

 

    在江津,有居民为躲避拳头大的冰雹,一家人挤在窄窄的墙壁门框里逃生。

 

  永川:狂风吹断电线杆

 

    前晚9点左右,永川临江镇居民陈先生早早关了电视,切断家用电器的电源,以避免雷击。“天色太阴沉,风也大,只好提前睡觉”,陈先生说,风越刮越猛,不断听见周围人户的花盆被风刮落摔碎的声音,还有树枝被“啪啪”折断。

 

    约深夜11点,下起了冰雹,“电也随即停了,乒乓球大小的雹子,伴着狂风摔打在房上,窗户遭打得稀烂。我吓得不敢起床查看,蒙着头过了一夜。”

 

    好不易熬到昨天清晨,陈先生起床发现,窗上玻璃全部“支离破碎”,房瓦破碎,“户外到处都是被风吹折断的电线杆和树木,田地里的包谷杆齐刷刷倒下。”

 

    据永川市政府办公室昨天称,前一晚,永川共有临江、双石等7个镇和胜利路街道办下的64个村、居委会遭灾,4人受伤,没发现死亡情况。局部地区风力10级以上,冰雹直径有1.53厘米。

 

    损失播报:市救灾办公室初步统计,永川受灾乡镇有2万余间房屋毁损,粮食作物受损近4万亩,吹断树木11万根,直接经济损失约3500万元。

 

  江津:大树连根被拔倒

 

    前晚11点多,10级大风夹着冰雹同时袭击江津。短短几分钟,道路、农田、房屋就一片狼藉。

 

    昨天上午,记者赶往江津市灾情最重的吴滩镇,沿途两旁不时见到电线杆粗的大树被连根拔倒,竹丛被齐齐拦腰折断。车行至永川临江镇普安村时,被告知前方道路因大雨冲刷及倒下的树木挡道,无法继续前行了。

 

    记者租乘摩托车沿泥泞山道,翻越云雾山脉前往吴滩。一路都是被大风、冰雹折断的碗口粗般树枝。在吴滩镇踏水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在修补房顶。

 

    有村民描述,前一晚深夜电也停了,黑灯瞎火,只听见房顶“劈里啪啦”被砸,吓得全家都挤在墙壁的石头门框里逃命。

 

    几位胆大的年轻人称,半夜雨停后,他们跑出门捡冰雹,都是鸡蛋大小的雹子,最大的有拳头大。

 

    踏水村3社社长刘忠元痛心地称,玉米、水稻、梨树,全部都被冰雹砸了,“颗粒难收”。同村8社宋清树在屋顶上补瓦,他家六七间瓦房屋顶成了“筛子”。

 

    损失播报:市政府救灾办公室的数据显示,江津有14个街镇、近20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3255万元。其中农作物受灾约9万亩,有1.5万亩绝收,房屋损坏1万余间、倒塌245间。

 

    璧山:狂风撕碎卷帘门

 

    15日夜,狂风冰雹在璧山县大路、七塘等乡镇作孽,700余间房屋被损坏。甚至有15扇闭着的卷帘门被风撕碎。

 

    15日晚10点多,风雨如磐,璧山县七塘镇松林织布厂老板程汝德赶紧让工人提前下班,“本来夜班该凌晨零点下班,但风实在太大了,厂房顶上的石棉瓦被吹得四处飞散,只好让11名工人到厂区办公室避避。可办公室的屋顶也马上被大风掀翻。”

 

    陈汝德说,大伙挤在一起,吓得直发抖,40分钟后风终于渐停,“第二天发现,石棉瓦最远飞到了100外,有一块还破屋砸进了别人家里,差点打到人的头部。”

 

    附近的重庆金盾橡胶制品有限公司,被大风吹断了15个卷帘门,暴雨入室,打湿生产原料帘布10吨、碳黑49包,直接经济损失40万元。

 

    大路镇高拱村西瓜种植户牟宣林家的34亩瓜地遭受冰雹袭击,先前地里白晃晃一大片塑料膜,也被刮得了无踪影。原本预计15天后就可上市的西瓜尽遭雹毁,损失近10万元。

 

    损失播报:壁山县政府初步统计,此次直接经济损失达1100多万元。(记者 李奇 何薇 陈羽啸 黄宇)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