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重庆规定非婚生子女可办理入户 引起社会争议
2005-06-22 15:13:23
华夏经纬网

   ●非婚生子女可入户籍意味着社会对人性的宽容和对基本人权的保护。但这是否让未婚妈妈们在跨越关键一步时少了更多顾虑?

    ●对于那些没到结婚年龄就早早生了孩子的未婚妈妈来讲,到真正可以结婚的时候,是否真的能够兑现一个爱情的承诺?永远有多远,无人知晓……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据时代信报报道,未婚妈妈获道德默认

 

    孩子是惟一亲人

 

    “我没有父母,没有婚姻,现在也没有工作。我如今惟一的希望,就是这个孩子!”

 

    和男友分手时,李利(化名)35岁,男友24岁,李利说,要结婚自己都觉得有些不现实,和男友好了之后约两年,自己也很意外的有了孩子。男友不同意,但自己可能是因为年龄大了,一方面随着年龄的增长,孤独感和母性都在增加;另一方面考虑到以后再要孩子比较困难。李利把这个没有出生的孩子看成了自己目前的惟一的亲人,也是她全部的希望。“我愿意自己来抚养这个孩子,哪怕是做一个未婚妈妈。”

 

    李利有一个不幸的家庭,父亲在她3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她。而母亲有过4次婚姻,现在嫁到了境外。她从小跟随姥姥长大的。在20岁那年结过一次婚,后来离了。而如今因为家里人都不认同她肚子里的孩子,基本上与她断绝了来往。”

 

    “我想我的生活本身就是一个失败。现在男友也不愿意再理我。我对婚姻、家庭都很失望,身边没有一个亲人。”

 

    “我就是想要一个孩子!不管以后有多难多苦。要不然,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是一个未婚妈妈的心愿。2003年,有媒体还在询问:未婚妈妈想要个孩子会有多难?

 

    最近,重庆市公安局户政处公布:对历年来出生和计划外生育、非婚生育未入户的子女,均按本人自愿随父随母的规定,凭出生医学证明和医院出具的其他出生证明、街道()证明、知情人证明,由民警区别情况调查核实后,办理入户。

 

    消息甫一发出,公众的视线立刻集中到:这是否意味着——社会已经默认了未婚妈妈的“道德合法”?

 

    道德的最低要求

 

    “一般来讲,医院都不可能问她是否结婚,只要在医院里生了孩子,都应该给出生证,这和做其他手术的证明一样。这次卫生部以明文的形式写在新的管理办法当中,应该说是对人权更为尊重。”重庆市卫生局妇幼保健与社区卫生处处长邹明说。而按照我国法律规定,非婚生子女同婚生子女有同等的权利。以此推论下去,非婚子女的户口等手续也有权登记。

 

    但与此同时,一系列新的疑问出现了——反对者不同意这种做法,他们认为,有些终生不能结婚的妇女有一定的身心疾患,让这类非婚妇女生育孩子,对孩子对社会都不利。站在孩子的角度,难道这样的身世和成长环境对孩子公平吗?就算未婚妈妈自己没有身心疾患问题,但她们承受的社会压力比常人更大,如果她们自己都生活困难了,靠什么来养小孩?所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中,才对单身人士收养小孩作出了极严格的限定,以保护孩子天赋权利。然而,法律为何对未婚生子的女性没作相关规定?是不是这些未婚妈妈都有资格有能力承担作母亲的责任?这些反对者认为,未婚妈妈的大量涌现并获得道德默认,是社会责任心的堕落!另据一份抽样调查报告显示,成长于单亲家庭中的儿童,出现不同程度的肥胖、多动、抑郁等行为问题的,其比例占到13.93%

 

    所以,政府的这一做法,在尊重人权的同时,会不会在一定程度上纵容未婚妈妈的出现?会不会起到恶化社会风气的间接作用?

 

    “难道会有人仅仅因为未婚生子办户口相对容易了,就走上未婚妈妈之路吗?”重庆市公安局一位负责人这样反问。

 

    但反对者们坚持认为,政府在对多元化社会实施人性化管理的同时,也应该考虑到其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并以法律的形式作出补救。

 

    “就目前来讲,社会对未婚妈妈的出现越来越宽容,不过这肯定不代表着政府就鼓励未婚妈妈的出现,”重庆市计生医院院长曾贤亮说。

 

    重庆市儿童福利院主任王亮认为,出生证本身难以解决具体的问题,对于未婚妈妈来讲,关键是看她是否愿意或者是否有能力来抚养孩子,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意愿和能力,即使办理了出生证,孩子也可能被遗弃,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因此,我希望能从更深的层次来关心孩子们的成长,这也是对大人和小孩尊重。

 

    未婚妈妈任重道远

 

    九层岩,偏居在重庆永川市的一隅,这个地方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拐弯抹角,偏僻幽深,没什么机动交通工具可以通行。当地村民从长江边运点东西上岸,常年都靠马和骡子,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那里才有了昏暗的电灯照明。

 

    小孩儿在地上玩着泥巴,冲着身旁一个女人喊道:“妈妈,过来。”一旁的女人讪讪地笑着,今年,他的儿子2岁了,而她才18岁。

 

    一位曾经居住在那里的姓周的人笑着告诉记者,女人姓胡,她家是家族性早育。胡某的母亲10多岁时生下了胡某,胡某16岁的时候也生下了这个儿子。

 

    胡某坦言自己没读过什么书,“没什么意思,也没有心思读书。”在父母离异后,没人管教,而外面的世界太有诱惑力,于是初中都没毕业就出去打工了。打工时遇到现在这个男人,便好上了。这个男人是浙江人,在他们当地,本地人结婚讲究排场,“起码得一套房子呢,”刚到九层岩的时候,这个男人常对身边的人炫耀着当地的财富和无奈。

 

    生了孩子并不代表就结了婚,因为双方都没到法定结婚年龄。等胡某生完孩子,男人就出去打工了,胡某留在家中照顾孩子。他们约好了,一到结婚年龄就结婚。

 

    “这种情况在当地太普遍了,”周女士告诉记者。九层岩有个改新小学,九层岩的小孩可以在这里读小学14年级,而五、六年级就得到附近10来里路外的涨谷乡的一所学校去读。据了解,当地的小孩辍学的人很多,许多都是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而初中毕业也才十五六岁,在他们看来,结婚就那么回事,婚前有了小孩也就生了下来,有时是父母家长急着抱孙子的,有的认为头胎孩子聪明,怎么也不能打掉的,有时是男方为了女方跑不掉或少要嫁妆的,林林总总的原因都有。因为国家规定的法定结婚年龄女方在20岁,因此早早踏入社会的这一群打工妹中,是未婚妈妈的并不罕见,许多人都是生完小孩,把孩子放在家中由父母带着,趁自己年轻再出去打几年工。

 

    小莲,10来岁,而这10来年中,只上过一学期的学,据说当时也是以几分的成绩结束了自己的读书生涯。

 

    “怎么读?一是家穷,二是没人照料,谁都不懂,她自己也没心思读书。”小莲现在的家是在江边的一个小茅房里,房屋只盖了一半的墙,上半截空着,顶上搭了个盖子。她出生后几个月就被妈妈扔掉,跟了九层岩一个三兄弟都没结过婚的人家。

 

    这一家人憨厚老实,什么文化也没有,甚至连说话也条理不清。直到小莲8岁的时候,三位“哥哥”才凑了几百块钱送她去上学,可是一学期下来她只考了几分,后来就不愿意再去读书,兄弟几人也就随了她的意。

 

    “你看看,像这样的女孩,没上过几天学,这么小就在家呆着没事情做,再过几年,会不会又走上那里很多人都走过的打工道路?而一旦出去打工,会发生什么事情,谁又知道?”周女士说。

 

    对于那些没到结婚年龄就早早生了孩子的未婚妈妈来讲,到真正可以结婚的时候,是否真的能够兑现一个爱情的承诺?永远有多远,无人知晓。在这里,与其说掺杂的更多的是感情,不如说更多的是现实。这是这个地方走不出的泥淖。

 

  自由是有限制的

 

    在这样的现实里,隐含着一个沉重的话题:假设一个家族的妇女,全部没到结婚年龄便提前5年生下孩子,照这样的生育周期保持下去,那么——100年后会出现什么景象呢?

 

    100年后,这是个什么概念!重庆市社会科学院李光云说,美国为什么发展得那么好?仅举一个简单的数据就可以说明一些问题:美国面积930万平方公里,人口不到3亿,中国960万平方公里,人口却有13亿!在这样一个大国里,大多数人能吃饱饭已经是个了不起的事情了。

 

    所以对中国人口问题,我们不能够片面地去强调生育权。生育行为不是个人行为,应该把它放在一个国家发展的大的背景下去考虑,不然就没有意义——因为任何自由都是有限制的。

 

    除了道德问题以外,在未来或许还会衍生出更多的社会和法律问题。“假如决定生育孩子的独身女性在她的孩子尚未长大成人时意外死亡,那么,这个孩子该由谁来抚养?其血缘上(而非法律上)的父亲是否应该承担一定的抚养责任?又比如,当孩子血缘上的父亲年老体衰之际,需要自己的‘血亲孩子’进行赡养,那么,这个孩子是否该履行赡养的义务?更不可回避的问题是:即便是未婚生育的孩子——他()也有享受父爱、接受父亲教育的权利。他有权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他为什么不愿从法律上承担起父亲的责任?”有专家对此发出深刻质疑。“以上矛盾应该如何解决,必须尽快纳入全国人大的立法考量。这类问题如若处理不当,其必然引出的诸如情权、继承权、抚()养权等等众多法律与社会争端,都将在若干年后集中爆发。”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