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52名美国飞虎队老兵飞抵重庆 回访第二故乡
2005-08-19 14:39:21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据重庆时报报道,60多年前,他们从美国来到中国参加了抗日战争;昨日他们又来到重庆这片热土上,缅怀往日的战斗时光和峥嵘岁月。昨日,由52名美国飞虎队成员和老战士组成的代表团飞抵重庆,开始了对第二故乡———重庆的回访。

 

    此次来渝的代表团成员有:美国驼峰协会首任会长沃克·肖、美国驼峰协会第17任会长威廉·杰克逊、飞虎队老飞行员克里斯多夫·罗伯特等飞虎队成员和老战士以及他们的家属,在渝期间将参观考察并出席有关活动。

 

    第一站参观史迪威博物馆

 

    代表团一行一下飞机就前往史迪威博物馆,在史迪威博物馆内代表团一行饶有兴趣地参观了史迪威将军曾经住过的卧室、办公室、副官室、大小会议室和地下室等,并仔细参观了馆内史迪威将军昔日用过的生活用品、手稿、军装物品等。美国驼峰协会首任会长沃克·肖一下车就来到史迪威将军的头像前,与史迪威将军头像合影留念。

 

    曾经在重庆战斗过的美国飞虎队老飞行员克里斯多夫·罗伯特站在浩瀚的嘉陵江边激动地说:“我终于实现了60多年的愿望回来了”,并不停称赞如今的重庆变得越来越漂亮了。

 

    60年后再见“救命服”

 

    到飞虎队博物馆参观完毕后,所有的老飞行员都得到了来自博物馆的一件珍贵的礼物———仿造当年的“救命服”制作的T恤。据介绍,当时来华参战的美国飞行员军装上都缝有一块绸布,上面写着:“来华助战洋人,军民一体救护”的中文字样。这缝着绸布的衣服帮助了许多因迷路、事故和被日军击落而迫降、跳伞的美国飞行员得到中国军民的救护,因此也被飞虎队员们称为“救命服”。

 

    声音

 

    “祖父是超级英雄”

 

    在机场迎接“飞虎队”及“驼峰航线”飞行员老兵的人群当中,我们意外发现了一位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小伙子,原来他是驼峰协会第17任会长威廉·杰克逊的外孙Byan,在重庆大学就读了8个月,目前已经会讲一点点汉语,今天特地来迎接外祖父和同来的妈妈。Byan说,外公常常在他面前提起60年前在中国与中国人民并肩抗战的岁月,在他心目中外公就是superhero(超级英雄)。

 

    此次来渝“飞虎队”的随行家属中,有一位年轻的美国现役海军,他的祖父也是老飞虎队员。在他眼中看来,祖父这一辈老军人不顾生命危险来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非常值得钦佩,对他也有很深的影响。

 

    回忆

 

    克里斯多夫·罗伯特:原先机场是一个小岛

 

    克里斯多夫·罗伯特老人曾于19457~9月生活在重庆。今年84岁的他依然精神矍铄,“那时我驾驶飞机在重庆起降,印象最深的是机场非常小,跑道很短,只有800米”。

 

    记者问他,这个机场是不是珊瑚坝。老人立即回忆说:“对,就是在长江中的一个小岛,我着陆时还看见木船在江中缓缓划过。那段岁月真的很难忘。”

 

    链接 “飞虎队”

 

    “飞虎队”(FlyingTigers)全称为“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创始人是美国飞行教官陈纳德。1941年,陈纳德重金招募美军飞行员和机械师,以平民身份参战。

 

    31次空战中,志愿飞虎队员以520架可用的P-40型战斗机共击毁敌机217架,自己仅损失了14架,5名飞行员牺牲,1名被俘。

 

    “驼峰航线”

 

    “驼峰航线”(HumpLine)是二战时期中国和盟军一条主要的空中通道,始于1942年,终于二战结束,西起印度阿萨姆省,向东横跨喜马拉雅山脉、高黎贡山、横断山、萨尔温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进入中国的云贵高原和四川省。19425月至19459月间,1000多架运输机曾在“驼峰航线”上突破日军的封锁,向中国战场运送了80万吨战略物资,人员33477人。“驼峰航线”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飞行条件最艰险的空中运输线。

 

    本报牵线

 

    妹妹终于确认哥哥美军身份

 

    本报昨日报道:已故空军飞行员吴邦炽之妹吴邦荣欲求证其哥的“飞虎队”员身份。昨天下午,在本报记者牵线搭桥下,吴邦荣终于见到了来自美国的老“飞虎队”员及中国“飞虎队”老战士龙启明。中美“飞虎队”老兵仔细验看了吴邦炽所留遗物,确定他参加过美国空军。

 

    一位美国飞虎队老兵接过吴邦炽的身份铭牌仔细看过之后告诉记者:“这是在美军服役过的标志,是真的,没问题。”

 

    铭牌上“10190T45”的数字是军人编号,龙启明看过铭牌后给吴邦荣解释:“我们在美国空军服役时都会有这样一个铭牌,戏称为‘狗牌’。如果铭牌所有者阵亡了,军队只能通过这上面的编号来确认他的身份。”

 

    当听说吴邦炽曾驾机在中缅边境参加过空战后,中美“飞虎队”老兵肯定了其美军飞行员的身份。但自己的哥哥是否是“飞虎队”员?面对吴邦荣的问题,中美“飞虎队”员均无法给出准确的解释。龙启明说,凡是美军士兵都有这样的牌子,因为无法获知他所属的飞行队,只能确认吴邦炽曾在美军服役。

 

    龙启明还给吴邦荣支招说,她可以通过美国驻中国大使馆,通过外交途径查询其哥身份。“看到你,我就像看到我的哥哥”,吴邦荣激动地对龙启明说。

 

    能和“飞虎队”员见面是吴邦荣的半世心愿,她说:“今天我很高兴。虽然不能确定哥哥是否参加过‘飞虎队’,但他曾在美国空军服役已是不争的事实。”

 

    会面后,记者向吴邦荣提供了龙启明的电话。她告诉记者,她将与龙启明联系,让双方成为好朋友。

 

    英雄特写

 

    龙启明:我几天都没有睡好觉

 

    重庆唯一健在的中国籍“飞虎队”老兵龙启明昨天下午准时出现在重庆宾馆。当和美国飞虎队老战友深情相拥时,老人胸前佩戴的抗战纪念章熠熠生辉。

 

    “看到这么多当年在驼峰航线战斗的老战友,我的心情无法形容。”龙启明说。

 

    为了和战友见面,老人几天没有睡好觉。当记者发现他胸前佩戴着纪念章时,龙启明自豪地指着背面的字样说:“这是中央发给我的。”

 

    纪念章正面刻着胡锦涛总书记所书“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龙启明昨天特意佩戴上它,要和美国老战友共同缅怀那段难以忘却的抗战历程。

 

    在会面酒席上,龙启明和老战友们兴致勃勃地谈论起当年飞越驼峰航线的惊险、空袭日军基地的快意。他用英文告诉他们:“重庆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大城市,希望你们经常回来看看。”

 

    龙启明透露,这些来自美国的“飞虎队”老兵参战都比他要晚。“这些老战友能来到重庆,其基本点在于我们国家富强了,所以我们要格外地珍惜和平。”

 

    麦克·豪斯:我和陈纳德打棒球

 

    飞虎队老兵、曾10多次飞越“驼峰航线”的麦克·豪斯今年已经85岁了,当年他在美军24飞行中队服役的时候,1944年到1946年期间一直在中国工作,是在飞机低空飞行时拍摄照片、绘制战区绘图的专家。据说这些图片曾经为当年的战斗和搜救被轰炸区老百姓立下过汗马功劳。关于60年前的记忆他已有些模糊,但当记者一提到已故的陈纳德将军,麦克的话匣子立刻就打开了:“他是个伟大的人。”据他说,陈纳德是一个天生的飞行员,但他为人十分严厉,同时具有强烈的正义感。“我跟他一起打过棒球,当然,最后他赢了。”

 

    虽然曾在中国战斗过两年,麦克这还是第一次来重庆,他觉得重庆的天气和佛罗里达的天气很像,两地人民的热情和对和平的热爱也很相似。

 

    沃克·肖:重庆充满光荣和传奇

 

    沃克·肖是美国“驼峰协会”的首任会长,前飞虎队成员。

 

    沃克对记者说,他一直都想来重庆,因为在经历了日军残酷的轰炸后,她仍然顽强屹立,甚至发展成为几千万人口的大都市,“是一座充满光荣和传奇的城市,”也是一座为缔造和平做出贡献的城市。(记者 殷雪莲 胡晓 唐小涛)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