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铁路贯穿乌江画廊 火车一响难载黄金万两
2005-12-05 00:58:30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据重庆晚报报道,渝怀铁路彭水段:渝怀铁路在彭水县境内共建71公里,耗资24亿,从武隆黄草进入彭水高谷,经杉树坨联道穿白腊山,由下塘口二度横跨乌江,入彭水隧道,再经长滩、羊头铺、保家、青平、郁山、走马、龙溪往黔江方向而去。铁路横穿彭水7个乡镇,辐射居民约20万人。彭水车站设计最高聚集人数400人。

 

    铁路贯穿乌江画廊

 

    从武隆白涛一路东行,渝怀铁路悬挂在国道319线对面半山腰若隐若现。乌江峡谷江面清澈见底,绿意醉人。车近彭水高谷,渝怀铁路与319线分道扬镳,一头钻进大山深处。

 

    行至彭水下塘口,突见渝怀铁路如蛟龙出洞,先飞跨一座一千多米长的旱桥,接着凌空穿越乌江,最后一头扎进九千多米长的彭水隧道,形成了旱地长桥、跨江大桥和超长隧道紧密相连的钢铁大动脉奇观,为乌江画廊再添一景。

 

    据了解,从涪陵入口溯乌江而上,经武隆、彭水到上游贵州梵净山,皆被划入乌江画廊。渝怀铁路一路溯江而上至梵净山,贯穿了整个乌江画廊。

 

    用火车运水果

 

    火车一响,黄金万两。

 

    在千里穿越途中,区县政府都把开通火车视为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但有人指出,火车一响并非一定会载来黄金万两。每个区县都应在火车开通前做好准备:到底运什么进去?运什么出来?

 

    彭水支铁办副主任刘明平列举了一系列运出的东西——30万吨烟草、60万吨煤、10000方木材、大量矿石及10万外出打工者。

 

    记者留意到,这些运出的东西大多是不可再生资源,虽然量不算少,但开采利用价值并不高。

 

    有关人士指出,10万打工者虽然数量较大,但外出务工者流动季节性强,通常情况下只在春运期间进出,平日坐火车机会极少。此外,彭水有乌江水运优势,将来有渝湘高速横穿县境,“到底有多少人会坐火车,还得打个问号。”

 

    那么,火车能给彭水带来什么?刘明平称,火车可给彭水运进部分建设性物资如乌江彭水电站发电机组等。此外,还可以运些水果之类的吃穿用品。

 

    “如果火车只能给一个县运点水果,那不如直接用汽车拉好了。”彭水段铁路一位工作人员坦言,“彭水人怎样把铁路利用好,这显然是个问题。”

 

    拟建交通枢纽受质疑

 

    据了解,彭水县政府正酝酿一个计划,趁着坐拥乌江之便,国道319线、渝湘高速公路和渝怀铁路过境之利,要把彭水建成铁路、公路、水路联运的渝东南交通枢纽。

 

    有关人士认为,这绝非一朝一夕之功能成。“相对于武陵深山几个区县来说,彭水只多了一条乌江。黔江还比彭水多了一个飞机场。更重要的是,即使条条大路通罗马,也需事先考虑周全:交通畅通了,物流是否就一定搞活了?”

 

    郁山:古代盐都今衰落渝怀铁路在此设货站,有望重新拉动盐煤产业发展

 

    黔之驴是郁山驴

 

    昨天,彭水在对辖下郁山镇进行文物普查时,意外地挖到了一段汉代城砖和一个年代尚不可考的陶罐。县档案局简文相一脸兴奋地说:“我们终于找到黔中郡治所了。”

 

    现在的郁山,不过是武陵山脉很多褶皱中的一个普通小镇。但在公元前140年前后,它有着辉煌的历史。“汉武帝在此设置涪陵县和黔中道,相当于现在一个省。三国时期,蜀国在此设置涪陵郡。”简告诉记者,南北朝和唐朝时,郁山演绎了最辉煌的一段历史——黔州在此设立。此后,包括柳宗元书写《黔之驴》的唐朝在内,郁山一直为黔州治所。因此,如今郁山人众口一辞,称郁山就是《黔之驴》故事的发源地。

 

    古代名人汇盐都

 

    “一泉流白玉,万里走黄金。”简文相说,古代郁山一直为州府、县府治所,皆因盐而兴。郁山盐从夏商时开采。直至1985年,盐厂因含氟纷纷关闭。

 

    郁山是多个朝代的流放地。这里有唐朝废太子李承乾墓,还有武则天宰相长孙无忌和大文学家黄庭坚的衣冠冢。三国时期庞统的独子庞毅曾在此治理黔中道,后落入郁江不救。世人为了纪念他,将其落水的地方取名为庞滩,办公的地方取名为庞毅坝。

 

    国道与郁山擦肩而过

 

    郁山镇街上,水泥厂冒着浓烟。街边,一些废弃的厂房摇摇欲坠。

 

    郁山镇政府一工作人员称,古镇第一次衰落缘于州府治所一次次顺江南下,迁至涪陵。后来,听说国道319线要穿过古镇,孰料近年来改造的国道319线从古镇旁擦肩而过,郁山人又陷入失望中。

 

    交通不便,让郁山成为了一个死角。

 

    “街上的企业都走了,郁山处于有史以来的最低谷,”郁山镇人大代表刘运铭告诉记者,郁山盐厂一度是郁山支柱企业,年产10万担,在抗战时期支撑整个西南地区盐业。“1982年,盐厂厂房被洪水淹没,盐厂后来被取缔了。”

 

    一镇民告诉记者,以前镇里有6万多人,目前仅有1万多人。留守的人80%靠吃低保生活,每月收入仅四、五十元。

 

    火车将载来新煤都

 

    “那下面全是煤海,”刘运铭指着对面的山告诉记者,郁山的煤资源特别丰富,彭水、酉阳、秀山三地的煤加起来也没郁山多。据专家预测,郁山煤储量可开发100年。“只要运输能跟上,郁山可能成为新的煤都。”

 

    另据介绍,郁山镇有可能恢复盐厂。“虽然郁山盐含氯较重,但可以用作工业用盐。”

 

    而这一切,郁山人都指望着离此2公里多的渝怀铁路郁山货站开通。郁山镇一副镇长称,他们还定下目标,准备依托旅游开发打造生态旅游经济重镇。“希望火车能为郁山多拉些游客来。”

 

    权威发布:

 

    渝怀铁路有望年内启动时速达120公里重庆段载重实验昨日完成,速度是一般列车的3

 

    本报讯 昨日,渝怀铁路重庆段载重实验完成,标志渝怀铁路货运工作将顺利进行。渝怀铁路总指挥部负责人蔡总称,载重实验结果表明,渝怀铁路货运列车时速可达80公里,客运时速可达120公里,是一般列车速度的3倍。

 

    据介绍,目前重庆至广州要经渝黔、湘黔、京广三条铁路干线,最少需要31小时,慢车需要38个小时。渝怀铁路明年开通后,不仅使重庆到湖南怀化的时间由现在18小时缩短为7小时,重庆到成都的时间由现在10小时缩短到2.5小时,还打通了陆路东南出海口快速通道,使重庆至广州的列车时间缩短为20小时左右。

 

    渝怀铁路开通后,川渝地区南下“两广”及东南沿海地区的客货运输距离将缩短270550公里。重庆货物通过渝怀线出口东南亚可节省路程300500公里,一列车运费可省上千元。

 

    专家透露,虽然年底渝怀铁路才接受铁道部初验,但考虑到重庆出川民工运输压力大,不排除提前使用的可能。这意味着客运有望在今年启动。(记者 王渝凤)

 

    目击新闻:

 

    乌江特大桥:在洪水袭击中完工

 

    车沿乌江驶入彭水县下塘口村。远远看去,下塘口乌江特大桥宛若卧波彩虹。

 

    三跨乌江中最后一跨——下塘口乌江特大桥是三桥中最长的特大桥,也是渝怀铁路重点难点工程,全长703.95米,主跨为128米双壁墩预应力砼连续刚构梁。

 

    目前,大桥建设指挥部技术人员早已撤离,仅剩6名工作人员负责大桥收尾看护工作。

 

    工作人员曹仲印告诉记者,该桥是最早开建的乌江大桥,于200293日动工。“同时,也是最难修的大桥。”

 

    据了解,乌江水位在汛期暴涨暴落,水位变幅达3040米。3个主河道桥墩多次受洪水侵袭,甚至10月至次年3月枯水期也遭遇3次洪水袭击。

 

    “大伙正在施工,上游突然涌水,撤都撤不及,”曹仲印印象最深的是2002年春节那次涨水。大伙来不及转运设备,组拼大跨度便桥的万能杆件、砂石、板材全被大水冲走了,损失达100多万元。

 

    “一涨水,什么也干不了,”曹仲印无奈地说,他们只好在晴天抢工期,连春节也没放假。“大年三十灌了一天桩,晚上7点才下班。大年初一早晨,大伙继续施工。”一工作人员补充。在工人们齐心努力下,8号墩的桩基础在正月初八灌注完毕。

 

    2003719日凌晨,大桥主跨合龙。826日凌晨,全桥胜利合龙。

 

    记者感言:

 

    武隆段桥(梁)隧(道)占铁路83.4%,彭水段桥隧占铁路78%。因此,在武隆至彭水路上,除了武隆火车站、下塘口乌江特大桥等地,我们能在阳光下看到铁轨的机会并不多。

 

    渝怀铁路,真正地穿越了武陵山区。我们知道,眼前这看似简单的工程包含着太多的心血。但如此浩大的工程,却并不代表一定会给这些落后地区引来金凤凰。路上,我们一直在思索:铁路通了,我们到底能运什么? (除署名外均由记者 朱明跃 李珩采写)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