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重庆梁平有个癌症村 家家贴"福"驱病魔
2006-01-19 14:27:21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  据重庆晚报报道。

 

    故事引子

 

    无论在城市或乡村,人们都在忙碌地准备年货,家家户户都希望过个快乐年。但梁平县碧山镇黄桥村村民的年货有点特别,他们准备了不少鞭炮,还有钟馗像和大红的“福”字,出人意料的是,这些鞭炮和“福”字并不是为了喜庆闹热,当地村民说,是为了驱除“病魔”。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黄桥村支书林代钧说,从2003年起,500多村民中就有近20人相继死于癌症,这里故有“癌症村”一说,可病因无人能知。前日,记者来到黄桥村,感受到这里另一种年前的气氛。

 

    记者一走进梁平县碧山镇黄桥村,就感受到一种不同的气氛。

 

    这里,家家户户都在门上张贴着钟馗像和大红的“福”字,村民们告诉记者,他们还准备除夕夜多放些鞭炮,希望通过这些方式吓跑奇怪的“病魔”。

 

    黄桥村与四川大竹的石桥铺镇交界,一条被当地人称为“大河”的小河从石桥淌入梁平境内,从交界处沿河往碧山方向约1公里地段是当地人称为的“魔鬼地段”。

 

    记者看到这条大河河水已被污染得发黑。据黄桥村支书林代钧讲,从2003年起,该地段160多户、500多村民中就有近20人相继死于癌症,故有“癌症村”一说。

 

    顽强汉子死了

 

    李均喜最终没能熬过年关,他于16日早晨痛苦地死在自家床上,死于肝癌。“啷个我们这儿得癌症的恁多?”这是他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54岁的李均喜是黄桥村3组村民,被当地人称为“最顽强的癌症病人”,他家离大河不足300米。从查出病因到去世,他足足捱了一年,而其他10多名不幸的村民从得知患癌到离开人世,均只间隔短短两三个月。

 

    17日下午,记者赶到李家时,李均喜的棺木仍放在堂屋正中。低沉的哀乐声中,李妻周美菊红肿着双眼坐在丈夫身边哭:“本来以为他捱得到明年,哪知……”

 

    据周美菊讲,去年春节前,丈夫的肝部开始疼痛,重医附二院诊断为肝癌晚期,活不过半年。哪知今年春节都快到了,他仍顽强活着。想到这也许是丈夫生平过的最后一个年,周美菊早早地为他准备了新衣服、新棉被,还到庙里为他求了道平安符,可一周前,李均喜病情突然恶化,连水都喝不下。“为治病,家里都掏空了,还借了不少债。”周美菊说,丈夫临死都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患上这种绝症,更想不通为何这么多人得癌症。

 

    壮汉未能幸免

 

    在黄桥村,没人会想到蒋道武会得癌症:“他身体壮得很,一个大汉。”可56岁的蒋道武还是于去年518日死于肝癌。

 

    “以前过年买年货,都是道武打主力,抬过年猪、抬煤气罐、买肉灌香肠,就算是买些小东西,他也不舍得让我去跑腿。他总说他力气大,身体好……17的个头,入院时体重有176斤,哪知两个月过不到就走了。啷个会得这种病?”说起丈夫生前种种,蒋妻眼圈红了:“今年他不能再帮家里买年货了,我一个人啥子都没弄,这个家不能没有他啊。”

 

    蒋妻还告诉记者,蒋道武的哥哥蒋道苏2003年也死于肝癌,姐姐蒋道珍2004年死于乳腺癌,他们都住在大河两岸。“绝对不是遗传,蒋家的祖上没人得过癌症。”

 

    黄桥村2组的孟邦,他家离大河不到200米。孟邦有去年才患淋巴癌去世,今年他儿媳妇又被查出患了乳腺癌。

 

    17日,记者来到孟家时,66岁的孟妻赖永菊正站在自家门前发呆,说起家里的不幸,老人直掉泪。“我男人死时好受罪哟,瘦成那样……一家人还没伤心够,3个月前,33岁的儿媳妇又查出得了那病,儿子陪她去重庆肿瘤医院了。看到好生生一个家,现在就剩我一个人看门。”

 

    村民谈癌色变

 

    在黄桥街上,不管问谁,对方都能说出一大串死于癌症的乡亲姓名:2组蒙道书、4组熊万福、4组王大万、4组王永林、4组林家平、4组林家遂、6组万庆发……这些人都是长年在家务农的村民,都居住在这长约1公里的“魔鬼地段”内,但谁也说不清癌症为何特别“钟情”于这个地方。

 

    “太可怕了!”表面上看,这里的村民与其他地方没什么两样,多年来,他们年复一年地耕地、种庄稼、做点小买卖,男人到街上打点小工,女人在家里操持家务。饮食习惯也跟往常一样,没什么特别。但只要一提到“癌症”二字,村民们的脸色就变了。

 

    罪魁祸首不明

 

    “得病的人都住在大河两岸,会不会是河水污染造成的。”在街上酿酒卖的村民张现达说,2001年起,大河上游(大竹境内)先后开过4家造纸厂,长年往河里排污水,本来清澈见底的大河如今变得污秽不堪,虽然造纸厂已被强行关闭,但河水并没变清。但记者了解到,大数患癌症的村民家的饮用水水源在5公里外的山上,并且经过自来厂的净化处理。

 

    “是农药!”村民潘雪梅很肯定地说:“现在的蔬菜,药下得恁重,不得癌才怪。”一位姓肖的村民告诉记者,这些年来,鸟和青蛙等吃害虫的动物少了,虫越来越多,农药下轻了根本没收成。

 

    着手调查病因

 

    碧山镇政府分管卫生的副镇长刘京贵证实,大河两岸癌症暴发率的确高于其他地方,他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

 

    记者随后向梁平县卫生监督所反映此事,一工作人员表示会尽快会同相关部门到“魔鬼地段”进行病理学调查,争取早日查出原因,消除笼罩在黄桥村村民头上的阴影。(记者 周立 实习生 王晓勤 记者 钱波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