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重庆旱情扩散40区县39个受灾 数百万人饮水困难
2006-07-24 14:38:13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据重庆晨报报道,记者昨日从市防汛抗旱指挥部获悉,尽管昨日部分地区下了雨,但我市旱情仍在扩散,除渝中区外,我市40个区县中已有39个遭遇旱情。

 

    据市防汛抗旱指挥部透露,720日我市进入头伏第一天,上报指挥部遭遇旱情的区县为28个,206万人面临临时饮水困难。到721日,受灾区县增加了8个,达到36个,300多万人面临临时饮水困难。主城区9个区县除江北区和渝中区以外,均遭遇旱情,13万多人面临临时饮水困难。

 

    而昨日来自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消息称,截至昨日,我市40个区县除了渝中区外,其他39个区县都遭遇了旱情,临时饮水困难的人群又增加了数十万人。

 

    今年干旱为何如此严重?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有关人士解释,多年以来我市只有春旱和伏旱,但今年在伏旱开始以前出现了夏旱,夏旱时间是6月到7月,夏旱之后接连伏旱,因此导致旱情严重,为60年一遇。(候选好新闻编号:301)

 

    旱灾?缺水本报忠县专电(首席记者夏显虎)昨日凌晨4点,忠县兴峰乡南天村五组,几十个当地居民打着手电筒,挑着或背着大大小小的水桶,又开始了满山遍野的找水。

 

    老天下起及时雨

 

    5月下旬开始,这里南天、中伏两个村共5000多居民,都在为寻找可饮用的水源,昼夜奔走。昨日凌晨,他们走出各自家门的时候,发现天阴沉着,还有隐隐的雷声。“要下雨了?”

 

    凌晨415分,稀疏的雨点滴落下来。455分,雷声加剧,盼望已久的大雨,终于下来了。

 

    清凉密集的雨点,打在找水的人们的头上、脸上,淋湿了他们的衣服。他们欢呼起来。

 

    但是,5点,雨骤然小了,变成了细细的雨丝。525分,雨停了,大地又无声无息。

 

    天亮了,人们迫不及待地走进田间。贪婪地吸了一些雨水的庄稼,竟然恢复了点点绿意,但是,在庄稼的脚下,曲折的裂缝依旧。这雨,没有作用。

 

    降雨未能缓解旱情

 

    正在附近的官坝镇实施人工降雨的忠县气象局局长向有全说,昨天凌晨的这场雨,涉及兴峰乡周围的几个乡镇,总量就几毫米,对旱情的缓解。

 

    向有全说,预计干旱还要持续30天左右,25日以后,气温又要回升,忠县的旱情还会加剧,各地居民的饮水困难还会严重。

 

    兴峰乡党委书记胡刚说,从512日以来,这里就没有下过能起作用的大雨,全乡农作物损失惨重,全乡12121人中,有11500人饮水困难,尤其是南天、中伏2个村的5000多居民,由于地处高山,没有可靠的水源,早就严重缺水。

 

    忠县方面号召居民自救。兴峰乡的干部们走家串户,鼓励大家寻找能够饮用的水源,但是,页岩、砂壤土地质使这里普遍保水困难,在大旱的天气里,要找到饮水源,几无可能。

 

    5000居民面临缺水

 

    前天和昨天,南天村和中伏村开始动用村子里最后的1000立方米蓄水。如果不产生损耗,这点水顶多够这5000多人饮用7天左右。

 

    兴峰乡党委书记胡刚、乡长陶文华忧心如焚。他们说,如果耗尽了最后一滴水,惟一的办法就是运水上山,分发给居民们。“但是,运水的成本太高了,我们没有这个能力。”

 

    据测算,如果旱情还要持续30天,仅南天、中伏这2个村,运水成本就高达15万元。如果全乡缺水的10000多人都靠运水解决,成本就可能达到30万元左右。

 

    忠县方面也在全力保障各乡镇的饮用水,但是,今年旱情导致全县60多万人饮水困难,这些人大部分都在山区农村,忠县所做的努力,无异杯水车薪。

 

    面对无情的旱灾,胡刚等人压力巨大。为了保障这里10000多灾民的人命安全,胡刚说,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乡里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运水上山救人。 (记者 宋岩 实习生 高靖)

 

    潼南:炮弹向老天要雨

 

    因旱情严重,潼南气象局从22日晚至昨日凌晨,先后发射了184发人工催雨炮弹,向老天催雨。昨晚,潼南县梓潼、桂林、柏梓、古溪等地普降大到暴雨。

 

    据了解,此次降雨虽对该县旱情有一定的缓解作用,但未能彻底解除旱情。目前,潼南县人降办已将增雨火箭和“37高炮”布置在旱情较重的镇乡,正密切监视天气情况,一旦遇有作业机会,将适时开展人工降雨作业,缓解旱情。

 

    据潼南县气象局办公室主任李吉明介绍,今年潼南县气温与往年相比十分异常,为近十年罕见,35℃以上高温天气已持续14天。不断有人中暑,电力告急。

 

    高温天气致使潼南县不同程度出现了旱情,给易旱乡镇特别是部分高山易旱村造成了严重的旱灾损失。初步统计,全县22个乡镇、街道办事处,283个村864个社均不同程度发生旱象,涉及农户3.86万户、14.7万余人,造成水稻、红苕、玉米等农作物共计19.4余万亩受灾,经济损失1802万元。

 

    同时,由于持续干旱,全县四大易旱片区部分靠天吃水的高山易旱村已经开始出现人畜饮水困难。初步统计,全县有近9700户农户、3.2万人,约3.7万头牲畜开始出现饮水困难。 (通讯员 熊潋)

 

    忠县:打着电筒满山找水喝

 

     连日来,彭水持续晴热高温天气,全县连续36天总降雨量不足30mm,较常年同期降水量少87%%

 

    在梅子垭乡联盟村一组,遍坡的包谷、水稻、红苕被太阳烤得一片焦黄,碗口粗的青冈树被晒死,地里、田里被晒裂出近20公分宽的口子。而数十户村民的人畜引水严重不足,纷纷到两公里以外唯一的水井排队取水,为担一挑水,不少村民常常通宵达旦等候在水井边。据统计,此次旱灾涉及彭水35个乡镇、35.48万人,全县有18.2万人和21.5万头牲畜饮水困难,直接经济损失约6220万元。 (通讯员 王俊)

 

    荣昌:火箭炮严阵以待

 

    “快点!快点!将水龙头朝生姜那边射,都快干死了!”723日上午9点半,在荣昌县安富镇通安村一社原生农业公司的生姜地里,只穿了条短裤的曾德明,手握碗口粗的空水龙,正着急地招呼同伴用水龙头给生姜地浇水。

 

    离曾德明10步远,原生农业公司的3名女工,正在鹅圈里逮白鹅,“给它们灌十滴水,要中暑就不得了!”

 

    据了解,荣昌县原本就属于西部“红层”缺水地区,入夏以来的连晴高温使得当地的旱情更加严重。当地气象部门统计,至今,荣昌全县粮食作物受灾面积16万亩,全县经济作物受灾4.8万亩,经济损失已达1300多万元。同时,荣昌全县有近5万人、5万多头牲畜饮水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目前,该县气象部门已组织了1门火箭炮、2门高炮严阵以待,一旦条件成熟便将朝天“射雨”。 (通讯员 朱芸锋 吕林琪)

 

    永川“旱稻”不怕旱10天后就可收割

 

     重庆进入伏旱天气,各区县稻田受灾严重。然而永川板桥镇农民冷远朋昨日却并不着急,正在地里作业。他说,今年自家种的4亩新稻种已全部挂穗,只等10天后收割。

 

    记者随后在本尊村一组看到,60多户农民、上百亩稻田全是这样的“旱稻”,连续高温天气对农作物没一点影响。而一田之隔的普通水稻已经枯萎,和“旱稻”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景象。

 

    市作物研究所一农业专家解释,“旱稻”原名渝优1号,是我市自行研制成功的抗高温伏旱的新品种。据了解,该品种在我市30多个区县(自治县、市)以及四川、贵州等地进行推广,种植面积达20万亩,预计年底推广面积将达80万亩。(记者 王夏媛 实习生 彭黎)

 

    开县:下雨两个多小时旱情未缓解

 

    昨日早晨,开县上空乌云密布。早上740分,人们盼望已久的雨水从天而降,郭家镇羊岭村470岁村民田学万父子高兴得不戴草帽,就走出房子享受清凉,在县城,人们纷纷打起了雨伞出行。

 

    1020分左右,雨水渐停。天气变得凉爽宜人。

 

    来自开县救灾办的消息称,该次降水仅为一场中雨,主要起到了降温的作用,对缓解旱情作用不大。

 

    该办人士表示,玉米、花生等主要农作物均不能在这场雨水中受益,减产已成定局,只有种植在海拔500-700米之间的一些水稻因正好处于抽穗期,可以起到促进其生长的作用。

 

    据当地气象部门预测,开县今日可能还有一场小雨,但随后将是长达25天的连晴伏旱,全县旱情还将进一步加剧,农业损失还将进一步加重。

 

    又讯昨日上午,万州也普降阵雨,城区沙龙路等部分路段还有了约10厘米深的积水,高温天气得以缓解。 (记者刘虎)

 

    巫溪:降雨后气温降5℃旱情得到一定缓解

 

    昨日上午,巫溪县狂风大作,人们日夜期盼的雨终于下来了,当天该县平均温度降了5℃,对旱情缓解起到一定的作用。

 

    通城乡是巫溪县今年干旱最重的乡。据该乡党委书记刘才永介绍,伏旱已造成农作物受灾面积达4.5万公顷,3万头牲畜再度饮水困难。虽然昨天下了雨旱情得到一定缓解,但已经造成50%%的包谷、80%%的红苕、80%%的蔬菜、40%%的烟叶减产,伏旱若再持续10天,绝收的可能很大。 (通讯员余明芳马国君)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