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重庆一月发生72起森林火灾 大火凸显防范软肋
2006-08-14 08:14:04
华夏经纬网

消防官兵在璧山火场奋力灭火。

 

  重庆消防总队提供

 

  8月13日一早,记者来到已经灭火了的重庆市璧山县城郊的华龙村虎峰山火场,空中弥漫着浓郁的焦糊气味,蜿蜒的过火林地一眼望不到头,遍地是焦木与灰烬。据保

 

  守估计,受灾林地超过2000亩。

 

  重庆市自8月1日至11日共发生森林火灾72起,过火总面积近5000亩。正在与特大干旱“搏斗”的重庆,又展开了与无情火灾的“搏杀”。

 

  璧山县虎峰山突发大火

 

  6000多军民冒着40℃高温奋力灭火

 

  11日11时左右,重庆市璧山县城郊的华龙村虎峰山突发大火,火随风势迅速蔓延,引燃整个山林,在华龙村、璧泉村、水天池形成了一条约5公里长的火带。 

 

  12日晚7时15分,记者赶到璧山火灾现场时看到,山头浓烟滚滚,山林仍有零星火光闪动。进山的路口已被警方管制起来,不允许一般市民上山。现场指挥部附近,成批的灭火突击队员正在换防。现场指挥部指挥长、璧山县副县长甘昌旭告诉记者,仍有上千名干部群众和部队官兵战斗在火线,所有明火有望在当晚扑灭。23时许,持续燃烧了33小时的山火明火宣布扑灭。

 

  甘昌旭介绍说,连日高温,重庆市山火时有发生。10日,沙坪坝、璧山、巴南、南岸、九龙坡等五区县发生较为严重的火灾。火灾发生后,市委书记汪洋特批正在参加全市重要会议的五区县书记或区县长迅速回“家”,组织救灾。市长王鸿举11日晚8时来到璧山县璧泉村火灾现场,查看询问灾情,部署灭火方案。12日凌晨,在得知璧山森林大火仍未有效控制后,王鸿举市长再次赶赴现场指挥。

 

  璧山县立即启动应急预案,除当地驻军部队上山驰援外,动员所有机关干部立即上山参与灭火扑救,同时对火场附近的100余名村民进行动员和紧急疏散。12日上午10时左右,几处火场开始收尾处理,大部分明火在12日下午5时前已被扑灭。这次共有6000多军民冒着40℃的高温参与灭火,连夜扑打、砍出了3公里长的隔离带,终于将大火基本扑灭,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一起人员伤亡事故。

 

  甘昌旭透露,灭火同时,当地还转移了附近的一个炸药库,避免更大恶性事故的发生。原来火场附近的某村有个存放炸药的仓库,存放着16吨TNT和10万发雷管。12日凌晨,蔓延的山火距离仓库只有100多米了,一旦引爆,后果难以设想。灭火现场指挥部立即组织1000多人抢搬。他们用斧头砸开库门,赤手抢搬。20分钟后,仓库中存放的TNT和雷管被抢搬到安全地带。

 

  南岸巴南火场死灰复燃

 

  干部群众无限期蹲守现场防止复燃

 

  8月份以来,重庆市火警不断。一场火灾扑灭后,因为干旱原因,复燃的机会大增。8月9日,重庆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干旱红色一级预警。

 

  仅一天之隔,8月10日起,森林大火持续在重庆燃起。8月10日晚10时许,巴南区木洞镇发生森林火灾,巴南区防火办立即组织干部群众及武警官兵1000余人、车辆100余次赶赴现场。由于坡陡风急,火势无法控制,山火迅速蔓延到南岸区迎龙镇。重庆市森林防火指挥部调派驻军300余官兵前往支援,通过奋力扑救,南岸区迎龙镇火势于11日7时扑灭,巴南区火势于11日9时扑灭。

 

  就在巴南与南岸两区交界处明月山脉森林大火被扑灭后6小时,南岸境内森林大火再次燃起,刚返回驻地的武警总队副参谋长何恒国带领400名武警和当地干部、村民数百人再次返山灭火。

 

  据灭火的武警介绍,山火蔓延很快,大火沿着山脉一下子烧过6个山头,一直到地势险要的九道拐山。因烈焰袭人,无法靠近,灭火弹几乎不起作用,只能砍树、割草制造隔离带。到12日下午5时,大火被基本扑灭。据初步估算,巴南区火灾总面积约为650亩,南岸区约为200亩。

 

  南岸区副区长关力称,大火扑灭后,为防止连日高温导致复燃,由5个区领导带队,分成5个点,每个点100多人留在现场蹲点,至于会在山上蹲守多长时间目前仍不好说。

 

  干旱在持续,防火不能丝毫松懈。持续发生的森林火灾牵动着重庆上下的心。12日下午,重庆市召开森林防火紧急电视电话会议,要求从现在到伏旱结束,各区县政府分管领导和林业主管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一律不得外出,一旦发生火灾各级领导要亲临一线。各区县政府结合自身实际,适时发布森林防火戒严令,严格火源管理,禁止一切野外用火,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理由在野外烧荒,并加大对停止一切野外用火的宣传,做到家喻户晓,并对痴、呆、傻等特殊群体落实专人监护。

 

  森林大火原因仍在调查

 

  有关部门初步达成共识,大火全系人为因素造成

 

  尽管森林大火的具体原因仍在调查之中。但有关部门的初步看法是,大火都是人为因素造成的。其主要火源是群众烧荒积灰、小孩玩火、行人吸烟等。据悉,璧山森林火灾发生前,有人看到有一男一女到华龙山烧香拜祭祖坟,不想引燃枯草,导致火势蔓延。目前,这两人已被当地公安机关控制。而南岸、巴南的火灾原因则初步推测为吸烟或烧荒。

 

  连晴高温的干旱天气也是“罪魁”之一。自7月5日以来,重庆市遭受60年来最严重的高温伏旱天气,大部分林地植被干枯,森林火险等级居高不下,稍有不慎,火灾一触即发。从8月1日至10日,有关部门就接到森林火灾报警342次,过火总面积达5000余亩。

 

  此外,个别区县在防火工作中管护责任和防范意识不强,宣传不到位、应急处置能力不强、森林消防队伍建设滞后,也是导致火灾频繁发生的原因。由于部分地区农事用火等火源管理出现疏漏,致使山火时有发生。而有关部门对火灾隐患重视不够,准备不足,也给扑救工作带来困难。璧山火灾扑救由于干旱无水,只能靠人力用铁扫帚扑打和抢修防火隔离带的方式作业,少量的灭火弹和灭火机在这大火面前显得无济于事。林业部门在林间培育的生物防火隔离带,由于仍处于生长初期而未能奏效。《人民日报》 (2006-08-14 05) (记者 余继军)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