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重庆成人用品市场目前混乱 等待进一步升级
2006-12-07 13:28:59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据时代信报报道,艾滋病自愿检测周的各项活动正在重庆如火如荼周展开,这场由重庆市卫生、疾控部门于2006121世界艾滋病日启动的公益活动在重庆市内各大高校和社区街道引起了广泛关注。     

 

    据资料显示,截至20061030,重庆市累计报告HIV感染者2509人,其中艾滋病人110人,累计死亡60人。2006年较2005年新增死亡数下降了8.3%     

 

    在谈到重庆防艾工作取得的突破性成就之时,一些专家把部分成绩归功劳于身处防艾一线的“幕后功臣”——那一家家不动声色地守望在重庆小巷胡同之内的性用品商店。     

 

    在国际上,专家观点普遍认为,以避孕套和自慰器具为代表的成人用品如得到广泛使用,可以有效阻击性病和艾滋病人群的高速增长,所以性用品业在欧美被定义为朝阳产业;而目前,中国的性用品业刚刚脱离单纯计划生育的需要,开始“偷偷摸摸”进入市场,距离国际认可的高端业态尚有30年距离。     

 

    “希望重庆成人用品市场尽早洗牌,让我们卖的人更理直气壮,也让买的人更放心。”重庆乐乐成人用品公司老板张川兵对重庆性用品业的生存前景表示乐观。

 

     现状:怎一个乱字了得   

 

    据重庆性用品市场的龙头企业——雅酷风情成人用品公司负责人蒋志(化名)透露,目前重庆性用品业市场形态主要包括街边实体店和网上专卖店。据其乐观估计,我市现有网上专卖店近10家,实体店约为5000家左右,从业者约为10000人。按照一个实体店月销售额10000元计算,重庆人每月在实体店消费成人用品5000万元,年产值约为6亿元。     

 

    在接受《时代信报》记者采访时,蒋志不无担忧地介绍说,由于技术和资金门槛较低,且利润丰厚,在这一行业里,已经有很多投机者涌入,导致市场生态严重恶化。譬如在我市开设网店的从业者,绝大多是初懂一点电脑技术的大学生。     

 

    “一般四、五千元就可以开一个实体店,如果货品齐全一点,也就20000多元就可以开一个店面,也有投资1000多元开的,” 乐乐成人用品公司老板张川兵说。     

 

    1997年,当时还在一家商场上班的张川兵闲暇时喜欢捉摸生财之道,成人用品市场的巨大潜力吸引着他。随着商场效益的下降,张川兵决定投资创办属于自己的产业,第一家乐乐专卖店于2000年诞生。     

 

    “开张之初没什么把握,第一个店面只投入了5000元。”张川兵回忆道,当时重庆的成人用品店还很少,取不了经,这让他有种破釜沉舟的感觉。然而第一个月下来,这个不足5平方米的小店却为他净赚了3000元。张川兵初尝甜头。    

 

    看到成人用品市场商机的当然不只有张川兵。1998年前后,各种成人用品店在重庆突然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并于1999年后达到快速膨胀期。仅在沙坪坝一地,就诞生了约500家以上实体店。

 

    在此种态势之下,市场混乱也在意料之中。

 

    据重庆市消费者协会2005年的调查显示,在重庆的性用品商店中,假冒产品达到72.2%,其中将“伟哥”的化学成分“西地那非”掺入保健品中的占了很大比例。     

 

    一位经营多年的商家告诉记者,假冒产品多的原因是,壮阳药并无太大技术含量,伟哥树立的高端价位为假冒厂商提供了利润释放的空间。     

 

    由于假冒产品的大量存在,在圈内人士之间也形成了共同欺骗的默契。重庆媒体曾经报道,重庆南岸区的陈某曾花90元钱在宏声广场某药店性用品专柜购买一盒号称是“神力王”的喷剂,用后方知是一种消毒剂。     

 

    不仅如此,产品定价也出奇混乱。蒋志向记者透露,同一个顾客,在不同时间去同一家店问同一种药,可能会得到不同的卖价,“这次顾客来问卖8元,下次可能150元,再下次可能就是300元了!”     

 

    监管:职权不明 群龙无首     

 

    2006124,记者走进位于天星桥的一家成人用品店,该店销售人员指着一种名为“伟哥王”的壮阳药向记者介绍道:“这个药特好使,不信您试试,立竿见影。”而在该壮阳药包装上的标识居然是“食字号”。记者发现,在该店销售的产品中,分别出现了“食字号”、“消字号”、“健字号”、“准字号”、“械字号”等不同的标识。     

 

    按照中国法律规定,根据成人用品的不同字号其归口管理部门各不相同。而中央和地方乃至县市均有不同级别的批号权。

 

    “我们对‘准字号’和‘械字号’的成人用品进行监管,对其他字号的都没有监督执法权。”重庆市药品食品监督局向欣说,目前总局和分局的各稽查大队每天都在外进行日常监管。但有的产品打插边球,有药用功效的食品并没有打药字号。    

 

    “我经营成人用品零售以来,很少有人上门检查。”张川兵说。    

 

    重庆卫生局监督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该所只对保健类食品进行监管。      

 

    北京十里河成人用品批发市场总经理粟卫国日前在接受《时代信报》记者采访时坦承,目前参与成人用品市场管理的政府部门众多,包括卫生局、药监局、计生委、工商局、街道、派出所等等,最后谁都做不了主。     

 

    粟卫国认为,造成市场监管缺失的原因,是国内成人用品的概念定义模糊,管理部门职责不明。重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对记者表示:“成人用品的外延到底是什么?连我也不很清楚。”     

 

    由于长期缺乏相关法规制约,不少商店的产品都是“黑户”。按规定,进口医疗器械要先到国家药监局注册才可进入市场,进入人体腔内(如性辅助器具)的医疗器械都要经过细胞毒性、人体皮肤刺激、过敏反应等相关检测,但现在市面上销售的性辅助器具(自慰器具)绝大多数都缺乏相关检测,极可能是不合格产品。     

 

    虽然我国已将性辅助器定义为特殊管理器械产品,因为相关法规还没有出台,相关部门在执法监管上也存在难度。

 

    业态:升级序幕刚刚拉开     

 

    事实上,重庆市场发育较早,在1990年代初,从事成人用品销售已经开始。据蒋志透露,当时大多是小药店兼营为主,产品的数量和品种不多。     

 

    2000年,在国内成人用品行业颇具影响的么么蜜公司在重庆成立,其创业团队主要是一群熟悉技术、市场敏感的年轻人。当时全国网上销售成人用品的公司不足10家,么么蜜打遍重庆无敌手。后来该公司考虑到重庆市场小,市场辐射力度较弱,么么蜜旋即远走广州。此时,全国从事成人用品销售的电子商务公司尚不足50家。

 

    作一个纵向比较,重庆市场的发育不良更为明显。譬如在同为直辖市的北京和上海,两地成人用品市场均经历了一次跨越式发展——不但分别于2005年、2006年建立了可同时容纳数千家经销商的大型成人用品批发市场之外;据粟卫国估计,今天北京拥有的成人用品实体店已经突破10000家。    

 

    “北京有很多经营成人用品的公司,其门面装修之华丽,可以和高档酒店媲美”。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荒林在接受《时代信报》记者采访时谈到,“一次我在桂林出差时偶然发现,当地有一家名为‘余资乐园’的成人用品店,其内部装修颇具艺术性。大厅的中心图案是一个女人生殖器的象征,周围很多很多男性的生殖器的象征。一点也不淫秽,非常好玩”     

 

    1998年,粟卫国曾组织40余人去欧洲考察市场,看到欧洲各大城市的性用品商店营业面积均在300平米以上,大的上千平米。商店里,情侣们推着手推车,像逛家乐福一样去采购。“两相比较,中国的性用品市场落后欧美起码30年,”粟卫国说。     

 

    北京异性缘公司老总张生认为,造成如此局面除了经济发展水平这一要因之外,体制原因不容尤为重要。现代中国人性启蒙的起点是从计划生育开始,而后才进入到伟哥引领的壮阳时代。但在欧美发达国家,已经上升到满足生理需要、提高生活情趣的时代,这也正是成人用品市场存在的核心价值所在。     

 

    而在蒋志看来“重庆市场消费水平低,普遍人只能接受药品和安全套,能够接受情趣内衣以及器具的人还很少,市场尚须进一步培育。”     

 

    蒋志认为,未来几年,重庆市场规模将经历一段高速增长的时期,与此同时,市场洗牌逐渐开始。在2005年之前,成人用品商店基本上没有听说关门的,但从2005年开始,我市陆续有店面倒闭。     

 

    “未来的成人用品市场将出现网店、实体店并存的局面。按照消费人群来分,学生、知识分子更愿意网上消费,而住家户更愿意选择实体店消费。网店发展是一个趋势。”张川兵告诉记者,他正在酝酿依托互联网进行空前规模的扩张,计划几年内将自己的加盟店开到重庆所有区县。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