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入冬以来最大浓雾突袭重庆 严重影响水陆交通
2006-12-21 08:52:37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据重庆日报报道,昨日,今年入冬以来最大一场浓雾突袭我市,整个城市淹没在茫茫雾海中,导致公路和水路交通受到严重影响,市民出行受阻。

 

  主城区道路堵车加剧

 

    一大早,主城区被浓雾紧紧包裹,山峦楼宇、街区道路若隐若现。大街上,过往车辆明显放慢了车速,打开雾灯和应急灯小心翼翼地依次行进。

 

    早上8时许,记者乘车看见,大坪、储奇门、上清寺等地道路能见度普遍下降,长滨路、北滨路、沙滨路等临江路段能见度不足50,长江大桥、黄花园嘉陵江大桥、鹅公岩长江大桥桥面雾气更浓,车辆如蜗牛般缓慢挪动,桥上很快排起车龙。

 

    突如其来的大雾扰乱了市民的正常出行,受浓雾影响,黄花园大桥进城方向、渝澳嘉陵江大桥、石桥铺联芳村路口、长江路等多处交通压力原本较大的路段车行速度减慢,车辆难以快速分流,导致路面更加拥堵。

 

    这些路段上,每辆公交车上都挤满了人,过往的出租车也几乎都载有乘客。而公交车站台上,不少赶时间上班的市民都在翘首以盼:“要迟到了,还没有车。”

 

    5条高速公路相继封闭

 

    昨日,高速公路再次成为浓雾天气的“重灾区”。早上9时许,记者看见,在外环高速童家院子收费站排队等候放行的车辆早已排起长龙,而被“拦”在北环收费站外面的车辆更多,收费站前面放着一块“雾大禁行”的标志。高速公路执法人员解释,渝武高速公路已经全线封闭。

 

    “已经等了3个多小时了。”货车司机李树华早上6时从南岸出发,准备往北碚运送一车油墨,没想到被堵在收费站,进退两难。

 

    据了解,因浓雾大范围弥漫,渝武高速公路能见度只有3050,不得不从凌晨425分被迫封闭。

 

    此外,出于安全考虑,高速公路执法部门启动了恶劣天气应急处置预案,长涪高速公路从昨日凌晨1时许开始全线封闭,随后,渝宜高速公路云台—万州段、童家院子—洛碛段和洛碛—云台段也相继封闭。由于大雾持久不散,早上8时至9时,外环高速公路渝遂段、成渝高速公路重庆段二郎—大安及渝黔高速公路雷神店—东溪右线也分别实行局部交通管制,临时中断车辆通行。

 

    几条高速公路相继封闭后,成千上万的市民被困在高速公路上,既着急又无奈。一些急着办事的人索性绕道改走老路,还有一些人不得不调转车头“打道回府”。

 

    早上930分,东环到长寿、长涪高速公路恢复通行,但其余几条高速公路仍有间断浓雾区域。高速公路执法人员不断“把脉”雾气变化,一旦雾气稍微退散,高速公路执法部门便采取巡逻车编组带队、小车和客车先行的方式间断放行,以缓解交通压力。

 

    直到上午11时许,各条高速公路浓雾消散殆尽,陆续恢复正常通行。

 

  长寿至江津水域禁航6小时

 

    昨日,我市水路客运也因浓雾天气受到一定影响。记者从海事部门了解到,早上7时许,长寿—江津段江面开始出现浓雾,江面能见度不足100,长寿、朝天门、巴南、江津海事处分别向辖区客渡船发布了雾情提示,该水域内90余艘客渡船随即全部抛锚扎雾。同时,丰都水域也从早上9时起禁航了1个小时。

 

    早上10时许,记者来到朝天门码头看见,江面雾气升腾、烟波浩淼,即使站在高处,也很难看清对岸景物。江面上,除个别装有雷达的货船在航行外,客运船、轮渡船以及渔船均已靠岸停航。但码头仍有少量市民在大雾中等待渡船。

 

    趸船上,并没有太多旅客滞留。“坐船的都坐长途汽车去了。”据市客轮总公司票务人员介绍,上午只有发往长寿的一班短途客轮,禁航后大多乘客都换乘了汽车。但在长寿、巴南、江津等地码头,仍有大量旅客滞留。

 

    截至昨日下午130分左右,长寿—江津水域才解除禁航管制。 (记者文峰陈伟实习生刘梅)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