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为了重庆为了未来 正确理解重钢搬迁的意义
2007-01-09 08:53:54
华夏经纬网

 

重钢生产现场

    重庆日报讯  (记者 蒋蓓蓓 郭晓静 陈 钧)“2006年底,集团公司停止了每年按惯例投放的技改资金;12月27日,集团召开职工大会郑重宣布;12月31日,《重庆日报》白纸黑字刊登消息……这一连串的事实让我相信,搬迁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1月7日,重钢环保搬迁的消息已经披露一周。全国劳模、重钢轧钢车间轧钢高级技师周亚平告诉记者,“几个月前,我还一直认为搬迁只是大家茶余饭后随便聊的话题,不可能,即使有可能,也远着呢。”

    高炉、铁水,新山村、钢花路……眼前的场景依然那么亲切。新年到来之际,周亚平和所有的重钢人已经意识到,重钢环保搬迁已进入倒计时。而且,他们即将投入的搬迁工程,注定将成为重庆经济结构调整的宏篇巨制。

    去年12月30日,市政府召开年度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黄奇帆宣布,2007年,将启动重钢环保搬迁工程,预计投资160亿元,整体迁往长寿区江南新城。

    这是重庆有史以来投资最大的工业项目。

    重钢搬迁≠原样复制

    搬迁的意义在于以发展的空间,换取产业的勃兴

    重钢的过去,有太多的辉煌。有道是:“北有鞍钢,南有重钢”。

    1950年,新中国的第一根钢轨在重钢轧出,被铺就在新中国的第一条铁路———成渝铁路上;

    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重钢是“全国十大钢厂”,大渡口因重钢而建区,被称为“十里钢城”。

    上世纪80年代,重钢在全国钢铁企业中率先推行厂长经理负责制,是改革开放最豪迈的弄潮儿。

    党的三代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都曾来重钢视察。

    ……

    作为西部地区的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属15家全资子公司,11家控股子公司,包括在香港上市的H股公司(重庆钢铁)。

    多少年来,重钢一直被视作重庆工业的一面旗帜,一个符号,一个寄托。

    然而,到上世纪90年代后,重钢面临的竞争态势却已经非常严峻。正如黄奇帆一针见血的分析———有三块心病一直困扰重钢:

    环保———虽然连续多年每年投入上亿元实施环保改造,但是仍然达不到现代都市对环境的苛刻要求。

    资源———铁矿石70%依赖进口,采购成本和运输成本过高。

    产能———长期处于年产量300万吨的规模,发展受到制约。

    因此,实施环保搬迁是治本之策。

    其实,重钢的搬迁,市委、市政府已经酝酿多年。

    正是因为重钢太大,牵一发动全身,所以市委、市政府深知搬迁之难,需深思熟虑。直到去年底,这个重大项目才被最终敲定。

    2006年7月13日,黄奇帆带领市级有关部门负责人到重钢,就搬迁可行性进行调研,并安排市各相关部门进行选址、环评、土地、规划等前期工作。

    2006年8月至11月,市发改委、市经委、市规划局、市国土房管局、市环保局等部门就规划选址、环境评价等提出意见,重钢集团完成搬迁方案,同时就搬迁后的经济运行方案报告市政府。

    2006年12月16日,黄奇帆与副市长童小平带队对选择的新厂址进行综合考察,确定长寿江南镇为搬迁厂址,并呈报市委、市政府。

    当天,市委书记汪洋和市长王鸿举批示,同意选址意见,希望加快实施。

    目前,重钢集团配合长寿方面正在进行规划选址和项目用地预审,这项工作将在今年1月完成。

    “决策速度就是市委市政府决心的体现!重钢的整体搬迁,是我市‘十一五’战略规划的大事之一,也是全市调整产业结构布局的关键性决策之一。”黄奇帆说。

  重钢搬迁≠污染转移

    搬迁的精彩在于通过一步到位的新工艺和新设备,实现清洁生产

    多年来,重钢从来没有忘记环保的使命和职责,“集团每年都要投入上亿元资金进行技术改造,以减少对环境的污染。”周亚平说。

    然而,“边生产,边治理”始终不是长久之计。设备和技术原因使得集重工业、重化工、重污染于一身的重钢,始终无法丢掉污染大户的“帽子”,一直以来,重钢集团都是重庆主城最主要的污染源。

    “不过,据说新重钢设备达到世界一流,新工艺都能一步到位,一些设备比宝钢还好。环保问题不会成为问题,我们的资金将用在刀刃上。”周亚平告诉记者。

    市经委主任吴冰认为,周亚平所指的“刀刃”就是将循环经济概念引入新重钢的设计和建设。据了解,新重钢将通过一系列合理的设计环节实现清洁生产,实现节能降耗减排,比如:将炼焦环节产生的焦油和笨提供给长寿化工园区的其他企业作为初级原料,将炼钢产生的废气用于发电等等。“通过调整生产流程,其排放物能够达到国家对环境要求的相关标准。”市经委冶金处处长吴贻琨称。

  重钢搬迁≠简单位移

    搬迁的使命在于优化结构,真正为重庆经济发展提供原料支撑。

    有心人发现,重钢的钢产量已经连续多年维持在300万吨左右。

    正如黄奇帆分析,重钢没有稳定的铁矿石资源供应基地,70%的铁矿石原料依靠进口,由于铁矿石从澳大利亚和巴西远渡重洋而来,因此与同等规模的钢铁企业相比,重钢平均每吨铁矿石的采购和运输成本高出150元,按现在300万吨钢产量规模测算,年需铁矿石500多万吨,仅铁矿石采购一项,重钢每年要多支出约7.5亿元。

    市发改委副主任王平介绍,重钢在环保搬迁中将调整并优化矿源结构和产品结构:整合国内特别是本地矿源,增强竞争力;打破以中低端钢材为主要产品的格局,以生产精品钢材为发展战略,着重解决重庆及周边市场急需的汽车摩托车以及装备制造业所需的高附加值钢材。

    据悉,重钢集团将通过重组西昌新钢业,充分利用凉山州铁矿石资源。通过对凉山矿山的扩能改造,实现年产680万吨铁精矿,除满足西昌地区年需460万吨铁精矿外,每年可有220多万吨铁精矿供应新重钢,加上我市綦江年产92万吨铁精矿,重钢铁精矿自给率可达60%,这样,新重钢每年可降低铁矿石采购成本约12亿元,并彻底解决过去无稳定铁矿资源问题。

    有心人还发现,重钢每年产的300万吨钢,大多数并没有在重庆销售,因为重庆汽车摩托车等支柱产业用钢并非重钢的主产品。

    重庆作为西南地区重要的工业基地,对钢材的需求量巨大。去年重庆工业企业总共消费钢材620万吨,但大多数靠进口和国内其他钢厂解决。据预测,我市到2010年需钢材1000万吨,需求的年增长速度为12.7%。而搬迁后的新重钢通过优化产品结构,将实现80%~90%以上产品在本市销售,这样将推动重钢在本地市场占有率达到50%左右,平衡全市钢材供需,大大降低我市企业的钢材采购成本,有利于全市经济协调发展。

  重钢搬迁≠孤军奋战

    搬迁的奥妙在于以一引十,催生强大的沿长江重化工产业集群。早在2004年12月,重钢集团冷轧薄板厂就在长寿晏家工业园区试投产。

    “这或许为重钢环保搬迁至长寿埋下了伏笔。”长寿区区长燕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时他们就有一个强烈的预感,重庆的钢铁产业大调整即将来临,伴随而来的将是一系列大机遇。

    燕平的预感在两年以后得到印证。对于承接项目的长寿区来说,如同得到一个“巨无霸”。

    长寿的雄心远不止于此。“重钢环保搬迁只是一个‘导火线’。”燕平说,这将会吸引一系列的上下游配套企业接踵而来,带动500亿元至600亿元的投资,加上长寿本来就已有的60多亿元的冶金工业年产值,在长寿江南新区会诞生一个全新的大钢铁工业基地。

    当然,从全市角度看,其战略构想更加激动人心。

    “重庆正在形成一个天然的“人”字型产业结构骨架,‘一撇’是以都市型工业为主的渝西地带,‘一捺’则是以长寿、涪陵和万州为核心的沿江重化工产业密集带”,王平说,新重钢落户长寿,会将位于涪陵的建峰化工总厂等企业,以及长寿本来的天然气化工、万州的盐气化工布局连接起来,从而吸引一批重化工中游企业落户,从这个意义上说,重钢的环保搬迁对于全市沿江的重化工产业集群形成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重钢环保搬迁,重庆必然而明智的选择。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