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重庆构建长江上游金融中心的条件及路径分析
2007-01-19 13:52:35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重庆1月19日电(记者程正军)重庆市在“十一五”规划中明确提出,要在2020年将重庆建设成为长江上游金融中心。中国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最近完成的调研表明,从金融中心形成所需要的基本要素看,重庆在长江上游地区具有明显优势,但也存在一些困难和不足。当前,重庆应从金融市场建设入手,进一步健全金融机构体系,不断拓宽金融业务、推动金融创新、加快金融开放和提高监管水平。

    --重庆具备成为金融中心的基础条件

    从金融中心形成所需要的区位条件、经济基础和金融发展三个最基本的要素看,重庆在长江上游地区具有明显优势。

    首先,重庆建设长江上游金融中心具备区位优势。重庆是我国西部唯一的直辖市,是唯一拥有长江黄金水道,能江海联运的西部城市,具有处在我国中西结合部承东启西、左右传递的区位优势。基于良好的区位和交通优势,重庆不仅已在长江上游经济带的形成和发展中发挥了突出作用,而且将成为区域科教文化信息服务业中心、长江上游综合交通枢纽,这将为发展金融产业、建设区域金融中心创造相当优越条件。

    其次,重庆在长江上游地区具备较强的经济基础和城市竞争力。一方面,重庆主城区的经济集聚辐射功能日趋明显,区域经济中心雏形正在形成。在长江上游经济区域中,重庆主城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综合实力处于领先地位。据统计,重庆主城区以占全市土地面积的6.6%和占全市23.1%的人口,实现了全市42.2%的地方生产总值,创造了全市49.8%的第三产业增加值,形成了全市61.6%的存款,吸收了全市68.6%的贷款。另一方面,直辖以来,重庆市经济总量持续快速增长,在长江上游地区具有相对较强的城市竞争力。根据中国社科院的城市竞争力报告,重庆的综合城市竞争力位列18名,成都市位列22名,昆明位列48名。

    第三,重庆金融业已具备一定规模,金融中心的集聚和辐射功能初现。

    金融深度持续提高,资金集散功能增强。金融深度即全部金融机构的流动负债与当期GDP的比率,它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的金融发展程度的主要指标。在1985-2005年期间,重庆存款余额/GDP从0.41上升到1.56,贷款余额/GDP从0.67上升到1.23,2005年这两项指标值要明显高于四川、贵州、云南等长江上游省份,而且近年来重庆金融深度表现出加速发展态势。

    重庆的金融机构的聚集效应正在形成。从银行机构看,重庆是长江上游四省市中银行业机构门类最为齐全和聚集效应最为明显的地区,尤其是外资银行数量在该地区的比例超过了1/3。从证券类机构看,重庆证券、信托、期货服务组织体系完备,尽管证券类机构的聚集效应低于四川省,但远高于云南、贵州。从保险机构看,近年来全国性和外资保险公司加快了进入重庆保险市场的步伐,目前重庆保险业已经形成国有控股、中外合资、相互保险等多种组织形式并存、竞争激烈的局面。

    金融市场规模逐渐壮大,部分区域性市场正在形成。近年来重庆存贷款规模持续增长,存贷款增长速度要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到2006年12月底,重庆金融机构本外币存贷款总规模达到10031.3亿元。重庆的票据承兑和贴现业务量在长江上游地区均占有较大的市场份额,重庆已成为西部地区的票据市场中心。

    另外,重庆金融业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成熟的金融核心区,即以重庆渝中区解放碑为中心的金融核心区,目前该金融核心区银行、证券、保险机构齐备,各类市场完善,已经在长江上游金融中心争夺战中占据先机。

    --与金融中心要求尚存四大差距

    重庆综合经济实力在西部地区虽然有一定优势,但在经济发展水平和金融发展层次上与金融中心的要求存在一定差距。

    一是总部经济特征不明显,缺少金融中心形成的有利条件。一方面,重庆分支金融机构多,法人机构少,这使得金融机构在业务审批、信贷权限、产品创新、资金调配、资金运用、服务区域等方面的自主权受到制约。另一方面,由于外来机构的投资、融资行为往往由公司总部来决定,相关的金融业务也多在总部所在地开展,加之重庆大型企业集团数量少,客观上降低了重庆本地的金融业务量。

    二是经济金融开放度偏低,尚未达到金融中心所要求的开放条件。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经济开放程度低。以2005年为例,重庆市进出口总值为42.9亿美元,外贸依存度仅为10.9%,全年吸收外商直接投资仅为5.2亿美元,远低于东部同类型城市。其次,金融开放层次低。目前重庆金融业中只有银行和保险有外资机构进入,而证券、期货、基金、投资银行等没有外资机构进入。第三,金融开放的规模小。目前进入重庆金融市场的外资金融机构不仅数量少,而且业务范围窄、业务规模小,截至2006年6月底,重庆4家外资银行的存款规模只有8148万元,贷款规模接近14亿元,基本上没有给重庆金融业和金融市场带来金融冲击和金融革新。

    三是长江上游经济一体化程度不高,金融中心建设缺少金融腹地的强力支撑。一方面,长江上游经济区内的二元经济特征明显,2005年成渝经济圈的城市化率仅为36.8%,而上海、北京、天津等地的城市化率均超过70%,城乡发展之间的巨大差异必然造成金融结构失衡。另一方面,长江上游地区发展遇到了依附于行政区域背后的行政壁垒,没有形成经济区的战略联盟,没有出现行政布局协调、经济能力聚集、产业结构合理的理想范式。

    四是金融产业发育程度偏低,金融中心缺乏金融产业的有力支撑。金融中心客观上要求金融业成为支柱产业,一般来说当金融业增加值占GDP10%左右,就可认为金融业成为了支柱产业。但目前,重庆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在较低水平徘徊,2005年重庆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3.5%,这是重庆建设长江上游金融中心的重要制约因素之一。

    --重庆建设长江上游金融中心的路径选择

    金融市场体系和金融机构体系是金融中心的两大构成要素,特别是金融市场发展对于金融中心的形成甚至比金融机构发展更为重要。专家认为,重庆应该率先进入一些成长快、前途好、带动大、辐射效应明显的金融市场或市场空白,进而围绕金融市场建设健全金融机构体系,不断拓宽金融业务、推动金融创新、加快金融开放和提高监管水平。

    首先,以产权交易市场为依托,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重庆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应该首先在产权交易、技术交易、非上市企业股票交易、担保债权、企业债券、产业投资基金、创业风险投资等领域进行突破。重庆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交易场所可依托重庆产权交易市场,这样选择,一方面,可进一步发挥该市场在西南地区的既有优势;另一方面,便于与京津沪三大产权交易中心开展相互代理业务,最终为建立以重庆为核心的长江上游地区产权交易共同市场打下基础。

    其次,发展离岸金融业务,建立离岸金融市场。如果重庆率先在国内开辟一个特殊区域,允许外资银行、中资银行等金融机构能较自由地在该区域开展离岸金融业务,发挥离岸金融业务不受经营地域限制、高度自由化、国际化的特点,为企业境外投资提供高效率、低成本金融服务,将对重庆建设金融中心具有重要意义。

    第三,继续扩大辐射范围,建立区域票据市场。在全国性票据市场还没有建立的有利条件下,重庆应争取政策成立一个类似证券交易所的票据交易平台。

    第四,引进金融机构,推进金融业务创新。应争取中央和金融机构总行(总部)的支持,更多地引进金融机构来渝设立地区总部;加大引进外资金融机构来渝设立经营性分支机构的力度。并且在资产证券化业务、综合金融业务、产业投资基金、创业风险投资等方面进行业务和管理体制创新。

    最后,完善支付结算体系,改进外汇管理方式。应大力发展各类清算组织,抓好支付及相关业务系统建设,扩大同城票据交换辐射范围,改善支持“三农”的支付服务手段,并在支付结算方式和工具方面进行创新。在改进外汇管理方式方面,应根据国家外汇管理政策,进一步简化服务贸易项下业务办理手续,允许银行开展人民币与外币的交叉理财,允许重庆信托投资机构开办外汇理财业务,放宽重庆非金融企业参加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条件。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