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重庆:挂坏公路超限检测仪 遭遇路政高价索赔
2007-01-23 08:51:18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据重庆晚报报道,昨下午,车主陈代军沮丧着脸,第12次走出渝北区路政管理大队。15天前,他的货车经过当地一超限检测站时,车尾不慎挂歪一台超限检测传感器。“因损坏公路路产”又没达成赔偿协议,货车被暂扣至今。

    “我同意照价赔偿的,但路政部门却要求按原价的150%来赔。”陈代军说,平白多出7千多元钱,他不能接受。

    损失一万七 叫赔两万四

    陈代军介绍,1月8日早上8时许,其聘用的驾驶员驾驶渝B77329货车,经过渝北区玉峰山超限检测站时,车尾挂伤智能交通传感器和5根警示栓,因此被交通行政执法部门暂扣货车。

    次日,检测站请来仪器经销商维修。渝北区路政管理大队随后向陈代军提供了维修费用清单:传感器维修费用1.5万元,5根警示柱维修费用2000元。

    陈代军自知理亏,决定照价赔偿,但事情远没想象中简单:由于涉及事故保险赔偿,当地交警委托市价格认证中心第12定损站评估损失。

    定损站王先生说,评估人员准备根据经销商出具的清单评估损失为1.7万元,但被渝北区路政管理大队否决。原因是对方认为,超限检测仪属于公路路产,而根据《重庆市公路路产赔偿标准》14条的规定,又属于“未列项目”,所以赔偿应“按实际造成损失的150%计”。也就是说,陈代军不能只赔1.7万元,而应赔偿2.45万元!

    同意照价赔 却要写欠条

    赔偿突然升高7千多元,陈代军无法接受,于昨日向本报投诉,并告知渝北区路政管理大队“已向新闻单位反映”。令人意外的是,对方态度突然转变,在昨上午同意将赔偿价格降到1.7万元,但条件是需另写7500元的欠条,并承诺7500元不会让陈代军归还。

    为何这样?昨下午2时,记者以陈代军内弟的身份,陪其走进路政管理大队长何开勇办公室。副大队长熊高志当时也在办公室里。

    熊高志解释,让陈代军写欠条是因为此前有两个司机也赔过两万多,“到时如果他们回来闹,我们可以拿出欠条让他们服气,以免说一个事情两个价格。”

    两位领导承诺,事后绝不找陈代军补交欠条上的钱。但陈代军仍有些担心,找到扣车的交通执法第八大队大队长王德章,王同样向他保证,“如果你不放心,欠条可以保存在我这里。”

    一个小时后,记者返回路政管理大队表明身份,何开勇立即否认说过让陈代军写欠条免交7500元的话,“主要考虑他家经济困难,让他缓交,不是白条,要出具正规单位收据”。而王德章队长承认,写欠条是路政方面的要求。

    高价赔规定 律师不认同

    “未列项目,赔偿按实际造成损失的150%计”如何来的?记者在《重庆市公路路产赔偿标准》制定发布单位之一的市物价局查询得知,该文件前13条均规定了具体的损坏赔偿标准,只第14条是事后补充的。对于为何补充这样一条加倍赔偿规定,该局工作人员也表示困惑。

    超限检测仪到底是否属于公路路产?市交委相关人士答:属于。但本报新闻律师团成员、衡信律师事务所律师唐用强却认为不属于。

    唐用强称,根据《重庆市公路路政管理条例》的附录规定,公路附属设施并没包括超限检测仪。同时,唐用强认为路政按150%索赔与国家法律精神相违背,因为根据《公路法》第85条规定,“对公路造成损坏的,应依法承担民事责任”,这里的“民事责任”并没有加倍原则。记者 范永松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