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重大老师夺女大战美国夫妇 七年官司终胜诉
2007-01-25 08:46:55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据重庆时报报道,当地时间1月23日,在得知美国田纳西州最高法庭的判决后,贺绍强夫妇激动不已

     地区法院:对涉及州法的一般民事和刑事案件享有管辖权

     巡回法院:审理来自众多位于特定地区的地方法院的上诉案件

     州最高法院:终审上诉法院

     青少年法庭:处置未成年人案件

     当地时间1月23日,美国田纳西州最高法庭终于作出判决,宣布贺绍强夫妇可以收回女儿贺梅的抚养权。

    重庆大学的英语教师贺绍强1999年在美国田纳西州孟菲斯大学留学期间,和妻子罗秦生下了女儿贺梅,由于当时身处窘境,他们将女儿交给一对美国夫妇临时寄养,没想到此后那对美国夫妇拒绝再将小贺梅归还给他们。贺绍强夫妇和那对美国夫妇打起了长达7年的争夺女儿抚养权官司,这起中美夫妇“夺女案”轰动了整个美国。

     这幕因法官错判、文化偏见导致骨肉分离的长达7年的悲剧终于画上了句号。只是当初打这场官司时,贺梅还是个一岁女婴,而现在,贺梅已经是一个快8岁的小女孩了。

    落入美夫妇圈套 7年难见女儿

    1995年,重庆大学的英语教师贺绍强前往美国亚利桑纳州大学读研究生,后来他又转往田纳西州孟菲斯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1998年,他的新婚妻子罗秦来到美国,然而罗秦来美后不久,贺绍强卷入了一起性侵犯官司,尽管贺绍强后来被证明无罪,但他却因此丢掉了奖学金和一份兼职工作。失去生活来源的贺绍强夫妇顿时陷入了生活困境中,此时罗秦已经怀孕。

留学落难将女儿“寄养”

     当女儿贺梅1999年1月28日早产出生时,贺绍强夫妇已经欠下了沉重的债务,根本没钱抚养体弱的女儿。就在此时,一家美国教会将他们介绍给了当地一个富裕家庭———杰瑞·贝克和路易丝·贝克夫妇。已经有3个小孩的贝克夫妇见到小贺梅后,立即同意帮助临时照看这个只有3周大的女婴,贺绍强夫妇与他们签了一个3个月的临时寄养协议,说好等他们生活条件好转时,就将孩子领回。

     然而3个月过去后,贺氏夫妇的经济条件并没有好转迹象,贝克夫妇对此一清二楚,并在心中谋划了一个永久性收养小贺梅的计划。

    美国夫妇协议中设“陷阱”

     他们对贺绍强夫妇称,早产出生的贺梅体质较弱,又没有医疗保险,如果将孩子纳入他们名下,可以解决将来的看病费用问题。本来准备接回贺梅的罗秦被贝克夫妇的“热情”感动了,立即答应了这一要求,并在1999年6月随贝克夫妇到当地的谢尔比县青少年法庭上续签了一个临时抚养协议。一到法庭,贝克夫妇就向她出示了一份请律师起草好的协议书,英文并不好的罗秦在协议上稀里胡涂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她不知道的是,别有用心的贝克夫妇已在协议上设置了一个“陷阱”:尽管合同内容仍是“临时抚养”,但却没有注明具体的抚养期限。

   不还孩子使尽卑鄙手段

    这份协议签后不久,贝克夫妇的笑脸就变成了冷脸,他们找种种理由阻止罗秦来看望女儿,甚至罗秦想和孩子照张相的要求也遭到了无理拒绝。

    2000年5月,贺绍强夫妇正式向当地青少年法庭提出要求,要收回孩子的抚养权,但法庭拒绝了他们的请求。2001年4月9日,贺绍强夫妇再次向法庭申请收回贺梅的抚养权,尽管美国法官初审裁定小贺梅应该归还给亲生父母,但狡猾的贝克夫妇绕过地方法院,反将贺绍强和罗秦告上了巡回法院,并诬陷贺绍强夫妇假结婚,具有精神问题等。为了争夺贺梅,贝克夫妇可说使尽了种种卑鄙手段。

     七年煎熬抗争等来胜诉

      2004年5月,具有文化偏见的的孟菲斯巡回法庭法官罗伯特·切德斯宣称贝克夫妇更适合做一对父母,最后他竟然判决剥夺贺绍强夫妇对贺梅的所有权利。切德斯法官的无理判决在美国华人社区引发了巨大的抗议和指责。这起官司也得到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巨大支持。

    今年1月23日,田纳西州最高法庭对这起轰动全美的抚养权官司展开审判。陪审团当天认定,贺绍强夫妇当年只是将贺梅临时交给贝克夫妇寄养,并没有遗弃贺梅。田纳西州最高法庭最后将此案重新发回给谢尔比县青少年法庭,责令其制定方案,逐步将贺梅归还给她的生身父母。

     贺绍强:“我们和女儿一定会团聚”

    听到田纳西州最高法庭的判决后,母亲罗秦激动地哭泣了起来,因为这一判决意味着母女终于能够团聚。父亲贺绍强激动地说:“我们总是相信,我们的女儿一定会和我们团聚的。”他称计划带着全家回中国。

     当初贺梅被送到贝克夫妇家临时寄养时,只有3周大;到本月底,贺梅将迎来自己的8岁生日。贺梅出生后,贺绍强夫妇又生了两个孩子。

     然而,这起案子虽然结束了,但故事也许还在继续。人们最担心的是,小贺梅能否与十分陌生的亲生父母和弟弟妹妹很快融合。对这个经历了太多亲情磨难的孩子来说,也许没有什么结局能算是最好的结局。

      重大同事:贺是一个较真的人

      昨日,记者联系上重庆大学外语学院的一位英语老师,该老师证实,贺绍强的确是重大的英语老师,但很早就去了美国留学。

    获悉贺绍强已经成功“夺”回女儿的抚养权,该老师表示,“我替他感到高兴,原来在学校的时候,他就是一个较真的人,有时候还有点固执。”此前,贺绍强的固执得不到同事们的理解,如今在夺女案上,原来的同事们都理解了他的较真,默默为他加油。 (记者 易知)

    贺绍强“性侵犯”罪 4年才洗清

     1998年的10月11日,贺绍强的生命从此进入黑暗。37岁的齐某向贺绍强请教问题,还向他提出借500元,贺以没带钱为理由拒绝了。

      10月19日早上,贺绍强被孟斐斯大学两位女职员找去谈话,内容大概是“有人投诉你用500块勾引一名妇女想找她睡觉,而且还动手动脚……”他的工作和学费免除被取消,贺因此而陷入经济困顿中。

     原本在1998年11月因证据不足,警方也明确齐某对贺绍强的指控不予立案,但到了1999年的4月26日凌晨,正在看守学校宿舍的贺绍强在岗位上被警方以“暴力强奸案”逮捕。

      这宗“暴力强奸案”一审就是4年,其间共换了两名法官、3名检察官,审判也先后六次被推迟。直到2003年贺绍强被宣判无罪。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