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大昌古镇“复活”重焕新生 五一节暂不开放
2007-04-23 08:51:23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重庆频道讯:巫山县委常委黄宗林透露,新的大昌古镇将在“五一”之后开放。

    他说,以前曾有“五一开放”的计划,由于复建进度稍显缓慢,所以不能强求,不得不稍微推迟。“现在只是把房子修好了,还有部分整旧如旧工作没完成,房子看上去比较新,和周围的环境不协调。古城的业态也没有完善,还是一座空城,这也将推迟开放时间。”

    按照规划,复建的古城里面将没有居民(原住民居住在古城外边专门修建的仿古建筑当中,每户人家的平均居住面积在400平方米上下)。古城的全部建筑将用来发展业态,大致划分为旅游商品区、餐饮区、民风民俗展示区等,目前正在招商。

    古镇开放后,小三峡的游览客船将提速,缩短在水面上的停留参观时间,留出30至40分钟游览大昌古镇,但游览的总体时间不变,使游客的三峡游更丰满。大昌古镇的门票问题还未确定,可能统一在三峡游门票中收取,也可能单独收取门票。

  新旧比,三不同

    巫山县文化局副局长葛列军说,和老的大昌古镇比较,新的古城有这么一些特点:规模更大,除了35处复建的古建筑之外,还增加了1万多平方米的仿古建筑,分布在南门的右边。这些古色古香的建筑和老的民居融合在一起, 使古城韵味更浓烈。

    功能更完善,以前城墙和护城河受到了一定破坏,墙砖风化严重,护城河的水面太小,已经分别对此进行了修复。还新修了大量的市政设施,比如排水管网和路灯等,使其具有一座城市的服务功能。

    古城的江南风味更加浓烈。每一处民居之上,都有高高的封火墙,以及翻卷的屋檐,青色的墙壁。前边的大宁河由于水面升高,犹如一面湖水,环绕在古城周围,更具有明显的江南风光。

    葛说,大昌古镇是继白鹤梁、石宝寨和张飞庙之后,三峡库区地面文物抢救性保护的第四大工程。投资3000万元,融合了江浙建筑风格和川东民居特色。现在,它的原貌基本没有改变,原住民也搬迁到周围的仿古建筑当中,生活条件得到了很大改善,这是世界古民居保护史上的奇迹。

    那些人,那些事

    这几天,周民根捧着几根莴笋,天天从大昌古镇穿过。因为他的家在古镇后边,菜地在古镇前边。他是一个62岁的和善老人,从小在这里长大,知道许多故事。

    “我以前居住在大昌粮站,你看,就是这栋房子。”周民根对记者说。这栋房子一楼一底,砖木结构,坐落在丁字街,已经复建完毕。但是周民根不能回到这里居住,这里要进行旅游开发,以后主要用来接待游客。他的新家距离此100米左右,是一栋墙壁粉白的仿古建筑。

    我们一起去参观周民根的新家,底楼有80多平方米,空着。二楼的防盗门紧锁,已租给了别人。三楼的防盗门紧锁,也租给了别人。四楼的防盗门紧锁,暂时空着。一直上到五楼,才是真正居住的地方。他说:我这房子400多平方米,我家一共9口人,现在只有我一人在家居住。

    他在大宁河上驾船,经常在河面上往返,每次返回,看着新大昌被青山绿水环绕,心里觉得特别温暖,对这里充满了深深的热爱。“不容易啊,大昌能够历经九死一生保存下来,现在又重新复活,真的很难。”

    他介绍,明成化二年,即公元1466年,附近的石和尚率部起义,攻入当时的泰昌县城(现大昌),整个古城被全部烧掉。后来人们慢慢重建,基本恢复了原样。

    到了1508年冬天,农民领袖鄢本恕起义,然后顺着大宁河南下攻入大昌,第2年春天大昌又被烧掉。到了明崇祯七年(即1634年),张献忠起义之后攻入四川,后来攻陷大昌,大昌又被烧毁。

    “知道大昌过去的劫难,我们就特别珍惜现在的光景。”现在,周民根每次跑船回来,都会查看是否有污水流入大宁河。门前栽种的树苗是否缺水,门后的垃圾是否清运。同时发动邻居做了许多义务劳动,力争用微薄之力,让大昌更加干净。

    搬迁之前,周民根的房子只有100多平方米。和妻子抚育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天天辛苦地种地、做醪糟、接待游客,有一份微薄的收入。现在,他和老伴都吃上了低保,3个儿女都已长大成人。他们的生活和大昌一起成长变迁,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

    “我大儿子目前在外边打工,大昌开放之后,他将马上回来,就在自家做生意。”周民根说,他们对大昌的前途充满了信心,相信世人会接受新的大昌。(首席记者 刘邦云 史宗伟)

    去年10月,有1700多年历史的大昌古镇沉入水底。今年4月,古镇已按原貌“复活”,在距原址5公里左右的地方,重新焕发新生,估计“五一”之后对外开放。

    截至昨天,大昌古镇的复建主体工程已全部完工,依然保持原来的“丁”字街布局,东西街长200米,南北街长150米,占地74.8亩。老城后边,有一条蜿蜒的护城河。这里复建了35处古建筑,包括30处民居,还有2座庙,3座城门。

    它的总体色调是灰色的,到处是灰色的瓦和墙,以及灰色的木头。城下的大宁河现在变成了湖,非常温柔,安静而宽阔,如同一面翠绿的镜子。

    新的大昌古镇,距离水面仅100多米。穿过一道红色的,充满现代气息的桥梁,再穿过一条仿古的街道,就来到了这座袖珍小城。三道门呈品字形布局在城的东、西、南面。南门最具特色,因为有一根两人才能合抱的黄葛树,从城墙上钻了出来。

    精心搬迁黄葛树

    直到昨天,当地还在流行一个传说:70多年前,有一只鸟飞到城墙上歇脚。当时城墙只有4米多高,墙砖已经风化,缝隙至少有二指宽,中间是营养丰富的黏土。这只鸟衔来了一棵种子,种子落到距地面1米高的城墙缝隙当中,慢慢发芽,变成了一棵幼小的树苗。

    当时,大宁河从城下绕城而过,这里水分充足。天空中飘荡着蓝天白云,这里阳光充沛。幼小的黄葛树生长迅速。到去年4月,直径已达1米多,树冠遮盖了大半个街道。这时大宁河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不远的地方,三峡工程正在兴建。即将进行156米蓄水,婉转的大宁河即将涨起来,淹没这段城墙,也要淹没这棵树。

    在搬迁计划中,这棵黄葛树占据了非常重要的篇幅。去年4月6日,七八个工人着手为搬迁黄葛树进行准备。为了减少树的重量,他们剪切了树的大部分枝条。用保护膜包住树的主干,对周围的墙砖进行编号之后,开始精心拆解。

    4月7日上午,一台巨大的吊车将黄葛树吊了起来。有10多块墙砖由于被根系环绕,和大树成为整体,也一同被吊了起来。它很快被送到新城——在这里,新的大昌古镇刚具备雏形,城墙砌了1米高。工人将黄葛树挪到城墙上,用砖头将其包围。使它看上去就好像刚从城墙中钻出来一样,然后在城墙的空心处填上黄土。今年春节后,这棵黄葛树发出新芽,工人拆掉四周支撑的脚手架。它重新和城墙融为一体,适应了新的生活。到昨天,树冠已有小汽车大小。

    小心翼翼搬封火墙

    从南门踏进城中,步入笔直的丁字街。两旁分布了32处原样复建的民居,其中大部分是深宅大院,主要用砖头和木料建成。几乎每一家都有漂亮的封火墙,具有浓厚的江南建筑特色。

    封火墙的字面意思是“遮挡火灾的墙”,它修在两户人家交界的墙壁上,比屋面高出1米左右,顶端有的是直线造型,有的是曲线造型。专家说,这种房子在南方比较普遍,因为南方建筑密集,为了防止火烧连营,需要它来预防火灾,在重庆比较少见。大昌古镇集中了30多处具有封火墙的建筑,而且大都保存完整,在整个西南地区是少见的。

    封火墙本身的构造却很脆弱,一般直接用砖头砌成,连接处勾了一些水泥沙浆。在搬迁过程中,极可能散架。散架之后再来重装,就难以保存以前的韵味。

    “我们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来处理。”负责搬迁的单位说:“在每一栋封火墙的下面打孔,塞入一排钢条。然后以这些钢条为底,焊接了一个个钢笼子。这样以来,每一处封火墙就好像被装进了笼子当中,可以用吊车将它们提起来。”

    每一片封火墙长4至6米,重约6吨。吊车长长的臂膀升起来,发力,好了,它们从房顶上晃晃悠悠地起身,慢慢落到地面,竟然每一片都安然无恙。然后它们被装进铺满细沙的汽车当中,小心翼翼地运送到新城。现在,这些封火墙已在新家全部复活。

    温家老屋焕发青春

    35处保存完好的古建筑中,温家大院和温家老屋最引人关注。现在,这两套房子不但活了过来,比以前“活”得更好。

    这两处房子的结构大体相同,主要分为前堂屋、中堂屋和后院三部分。清朝中期,湖广的先人搬迁到这里居住时,在兴建房子的过程中,为其赋予了浓厚的江浙色彩。他们的后人在居住过程中,为了方便,又对其作了一定改变,削弱了这些特色。

    搬迁单位负责人说:“比如,在温家老屋的中堂屋,拆解时发现这里有一堵土墙。根据各种迹象判断,这些土墙是后人为了居住方便,将一堵木墙推倒之后修建的(也可能是因为木墙损坏之后,缺乏木材,只好用土墙修复)。所以,在还原时,就没有修建这堵土墙,将它改为了一堵木墙。”

    中堂屋原有一面太师壁——这是接待重要客人,举行家庭会议等活动的重要场所。也是因为年代久远,拆解时已全部损毁,没有踪迹。搬迁单位根据各种史料,将其重建——新的太师壁全部用木料建成,上端有大量传统装饰符号。工人还为其刷上土漆、墨汁等原料,让它显得更加古旧沧桑,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首席记者 刘邦云 史宗伟)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