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水库告急 今晨2时通渠泄洪陈家桥万人大撤离
2007-07-19 09:27:33
华夏经纬网

金银沟水库,村民在堤坝上筑防护堤 记者 陈艺丰 摄

    昨日下午,从九龙坡金银沟水库下来,天开始下雨,不到5分钟,记者看到马路上就形成了洪水。而这样的水,随时都有成千上万股汇入水库。水库告急!一旦翻坝,下游的玉屏镇、陈家桥等镇将成为泽国!从昨日早晨开始,陈家桥镇沿梁滩河1.7公里两侧100米内的万余群众开始撤离。

    水面离堤坝顶部仅3米

    金银沟水库库容83万方,由于大雨水位还在不断上涨,昨日下午7时,记者在金银沟水库堤坝上看到,水面离堤坝顶部仅有3米距离,堤坝上人们正在忙碌地筑防护堤。西城水务负责人曾建军说,“前日的大雨,仅仅一个小时水库就上涨了3米。如果再降雨100毫米,大坝就非常危险了。”曾说,该水库是上世纪50年代建设起来的老水库,堤坝大都是泥土,如果水漫堤坝,有淘空堤坝发生决堤的危险。

    紧急开挖排洪渠

    下午5时20分,该水库已经打开了涵洞泄洪,但涵洞排洪量非常有限。在堤坝的一端,一台挖掘机正在加紧作业。目前已经挖出了3米左右长的排洪渠,曾介绍,将在今日凌晨2时许挖通排洪渠,通渠泄洪。

    现场的抢险救灾总指挥,重庆警备区副司令员周茂武少将昨日一直守候在陈家桥桥头,他眉头紧锁注视着桥下水流变化,“金银沟水库要泄掉20万立方米的水,否则水库有危险。”

    周茂武说,水库由2个50厘米粗的涵管进行控制性泄洪,昨下午6时许,第一波水头顺利通过陈家桥,截至昨晚8时,水位还在桥面以下1米左右的位置,梁滩河在河道内匆匆流过。

    为泄洪水库摧毁闸门

    “因为闸门多为老式的,达不到排洪需求,为了泄洪,我们已经摧毁了几座水库闸门。”曾建军称。西城水务公司在九龙坡下辖8座水库,总库容达到了1000多万方。截至昨日,除了金银沟水库外,其他7座水库都已经开闸泄洪。水库管理所石永学表示,因为多数水库都是老水库,所以都重新挖了排洪渠。

  11小时内群众全部撤离

    “今天的降雨将达到200~400毫米,梁滩河上游的3座水库库容已经达到极限。”在防洪指挥部,人们表情凝重。三座水库虽然都是中小型水库,但水库里的积水已经严重超过警戒线,此时暴雨仍在继续,如果不开闸泄洪,水库可能会遭遇决堤,届时,总计百多万立方的水将会倾泻而出,陈家桥镇会沉入水底。

    按照部署,对水库进行泄洪,最小将排泄20万立方的水。防洪专家介绍,如果泄洪时发生水位上涨,将对沿河两岸100米内以及低洼地带的居民造成安全危害,所以必须疏散。

    昨晨7时,解放军、武警官兵开始全面动员、全面检查撤离区内1000多栋房屋。“你们把家门锁好,我们都会有工作人员24小时照看,直到你们回来为止。”下午2时许,记者在现场看到,大批的武警官兵和当地政府工作人员都先后来到居民家中,协助疏散撤离。

    截至昨下午6时,陈家桥镇沿梁滩河1.7公里两侧100米内,1万多名群众基本全部撤离至安全地带。同时,为了防止雷电和用电引发火灾事故,警戒线内全部断电。

 

    昨日凌晨,沙区陈家桥,疲惫的抗洪战士们躺在路边的冲锋舟里睡着了   记者 周凡力 摄

    待命抢险 百余官兵露宿大街

    冲锋舟为床,救生衣为被,为了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险情,百余待命抢险官兵,身着全身湿透的军装在陈家桥洪灾现场露宿大街。

  2点半战士靠垃圾箱睡

    昨晨2点30分,经历了山洪暴发、百年不遇洪水洗礼的陈家桥镇渐渐安静了下来。

    现场除了值班的个别的战士,百余官兵在陈家桥洪水退去,尚未干透的大街上熟睡,有在居民的店铺街边的,有在冲锋舟里的,更有战士靠着垃圾箱睡着了。

    尽管应急灯把周围照得如同白昼,尽管离大功率发电机仅有不到1米,但经过一天抗洪奋战的战士们实在是太疲惫了,躺在路边的冲锋舟里沉沉睡去。“要随时待命,靠着发电机和在太阳灯下睡更暖和一点。”尚未合眼的武警小谢说。

  凌晨3点点起蜡烛自救

    “水退了!”昨晨随着陈家桥灾区水位以每小时近半米的速度下降,沿街被淹的门面开始露出水面。凌晨3点,陈家桥街上,点点烛光亮起,众多的陈家桥居民纷纷下楼开始了救灾。扫帚扫走淤泥,清水冲走泥浆,清晨5点,尽管还未通电,一些受灾不重的小店已经开始了营业。

  6点半挑起第一碗小面

    “老板,来碗小面。”清晨6点30分,位于陈家桥镇街口的一家小面摊,已经烧开水,开始了自己的生意。“洪水来了,生活还是得继续。”面摊主陈中梅说。

    6点55分,虎溪河水已下降了近3米,位于陈家桥镇虎溪河的陈家桥慢慢地露出了水面,右侧的桥栏已被洪水冲断。

    7时许,60多岁的老两口牵手,蹚水过桥。“我们家在虎溪,昨天洪水涨的时候,清早来买东西的我们就被困在里面了。”出来以,63岁的张清娥说,他们老两口现在最想的,就是吃上一碗小面。 (记者 唐凯)
 
来源: 重庆时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