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重庆开县遭雷击小学48名学生患雷击恐慌症
2007-08-16 09:20:57
华夏经纬网

遭雷击的小学

受雷击的孩子紧张地回忆当天打雷情景

    今年5月23日,开县义和镇兴业村小学受到雷击,7名孩子丧生。同时受到雷击的48个小学生至今不同程度存在雷击恐慌症,个别孩子出现每天抽搐甚至昏厥。

    两个多月来,受伤孩子们陆续前往各大医院诊治,结果各项生命体征正常。如何让他们尽快摆脱心魔?社会工作学者钟敏14日专门前往兴业村探望后,呼吁城里的爱心人士伸出援手。

  孩子头昏乏力

    害怕雷电、反应迟钝、性情变坏、身体虚弱、头昏乏力……惨剧已过去两个多月,上述反应仍不同程度出现在雷击学生身上。小洁和苇苇表现最厉害,几乎每天都会昏厥。

    苇苇现在跟着父母在重庆主城区生活。提及那次雷击,她最担心自己变笨,影响学习。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她次次考试班级头名。今年7月3日小学毕业考试,她语文86分,数学93分,很不满意。苇苇说,脑子转得没以前快了,情绪总提不起来。

    苇苇的父亲说,女儿昏厥前,大都有征兆:呼吸急促,浑身没劲,心情烦躁,总想找个地方靠着或躺着。有时候昏厥却又毫无征兆,突然就仰面跌倒。

    四年级学生小洁说起雷击,眼中依然充满恐惧:“手杆疼,双脚麻,脑壳晕……”每次听到小洁开始呻吟时,爷爷、奶奶就得赶紧把她拉到床上,拽着她的腿和胳膊又搓又拍,按摩太阳穴,等着她安静下来。

    小洁还偶尔抽搐,每次十几分钟。抽搐期间自己在做什么?她清醒后没有任何记忆。

    同样,兴业村小学受伤幸存的48名小学生,几乎都反映出头昏,身体乏力,心情烦躁等。四年级学生小东看到天阴就躲进屋子,拿被套蒙住脑袋,死活不让开电灯和电视。六年级女生小英雷击后总喊身体发虚,爱出汗,头晕……

  检查体征正常

    雷击发生后,经过几天至20多天不等的住院治疗后,孩子们陆续出院。医生说,经专家组检查鉴定,孩子们生命体征都完全恢复了正常。

    受伤孩子多是留守儿童,听到雷击消息,家长们从全国各地赶回来。虽然医生说生命体征已恢复正常,但父母发现孩子依然喊头疼。家长们找到医院,医生检查后坚持说正常。

    6月4日,小洁突然昏厥抽搐。发作前后,她什么也不想吃,什么也不想做,躺在凉席上直喊“头疼、腿疼、胳膊疼”。吴父给开县人民医院打电话,医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在村卫生室当医生的姐夫舒祖全找到自己老师,商量着开出药方,药水一瓶一瓶注进小洁体内,可病情依然不见好转。

    6月17日,小洁与爷爷来到新桥医院神经内科诊治。专家通过脑电图检查,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医生只得在诊断书上写下:雷击伤后,癫痫,以及一个大大的“?”。

    随后,苇苇到医院检查,依然没有发现异常。医生诊断结果同样是:雷击伤后,癔病,以及一个“?”。

  心情疗法有效

    为何检查正常但孩子却变化剧烈?一时间,天打五雷轰的习惯说法让村民不安,小洁的爷爷奶奶想到作法驱邪。

    3次请法师作法后,小洁的病情依然如故。一些村民甚至四处祈福,兴业村邻近的算命先生生意一下火了不少,有的打一次卦就收费500元。

    罗廷琼在兴业村卫生室负责抓药,她女儿小平也在雷击中受伤,出院后常喊头疼,睡觉和上厕所都要大人陪。看医生、吃补品不见效,罗廷琼突然想起女儿住院时,医院组织过卫校学生来到病房,给孩子们做游戏、唱歌、讲故事,感觉当时孩子情绪有好转。

    受到启发,罗廷琼尝试着给孩子唱歌、讲故事,玩藏猫猫游戏。孩子情绪果然好些了,脸上渐渐有了笑容。于是,村里其他家长纷纷效仿,并感觉到“打针吃药,好像都没有逗娃娃开心管用”。

    小洁的父亲吴宗林说,孩子雷击后最喜欢躺在床上,于是他花580元钱在女儿床头装了一部红艳艳的电话,天天都和女儿通一阵电话,聊天讲故事。一个多月后,吴宗林感觉女儿的脾气小了很多,发病次数也有所减少。

    学者专程探望

    前天,中山大学社会工作学钟敏硕士赶往兴业村,探望雷击中受伤孩子。下月初,她将以交流学者身份前往美国洛杉矶,到社区专事半年的儿童陪护工作。

    钟敏说,上世纪90年代,受过雷击的美国人马斯布恩发起成立了“雷击幸存者自助协会”。相同的经历让会员们更易交流,在倾诉中进行自我疗伤,效果很好。钟敏认为,如果能够采取措施排除孩子们心中的恐惧,逐渐减轻他们的心理负担,孩子们的病情应该可以得到好转。

    兴业村小学负责人介绍,该校共有186名学生,5名教师。该村地处高山,没有手机信号,到镇上步行需两小时以上,村民和老师连新鲜蔬菜都难吃得上。由于环境所限,老师们知识结构狭窄。雷击发生后,不光学生有心理阴影,老师同样也有严重的后遗症。

    开县教委相关负责人说,灾难发生后,县里和教委领导多次前往学校抚慰师生。为让学生摆脱心理阴影,政府已选址新建学校。由于全县几乎没有心理学专业毕业的老师,对学生心理辅导还得靠该村小老师。目前,教委已准备好一批课外读物,开学后就送到兴业村小孩子们手中。

    义和镇镇长周宗彬称,许多学生家长都在外打工,得到消息后才赶回来,安慰时翻来覆去全是那几句话。久而久之,孩子都听得烦了,心情疗法无法取得进一步效果。还有一些家长安慰一阵后见孩子仍喊头昏,干脆就哄骗和吓唬:“再闹,再闹天又要打雷了!”

    周宗彬说,镇上要求干部和老师对受伤学生一对一进行安慰。由于缺乏这方面的知识,依然无法取得突破性的效果。

    还有10多天就开学了,一些孩子心理反应依然不见减轻,周宗彬很着急,目前正联系县人民医院,希望找来心理医生辅导。

  记者手记

    谁来给孩子煲“心灵鸡汤”?

    前天傍晚,小东低着头,脸上带着呆呆的笑,看着几个同龄孩子在池边打水仗。小东的父亲张地俊说,如果换在雷击前,儿子此时可能是这群娃娃中闹得最欢的一个。

    在作法驱邪、打针吃药无效后,家长、老师们也已意识到“心灵鸡汤”的重要性。可限于小山村现状,家长和老师们又无力继续烹制这碗“鸡汤”。于是,家长们和老师都盼望山外的世界,是否有人能给受伤孩子送来一碗心灵的“鸡汤”?

    记者 丁香乐 实习生 李卓君 摄影报道
 
来源: 重庆晚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