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父母没领结婚证 渝中区一家人三个“黑孩子”
2007-12-19 10:18:15
华夏经纬网

牟元伦家里搭了三层床铺

牟元伦一家人在流浪的路上(资料图片)

   昨日(12月18日),报道了重庆市开展违法生育专项治理行动后,住在渝中区南纪门善果巷的牟元伦一家遭遇市民举报。

    牟元伦被举报,是因为他有4个“黑孩子”。不过,他那今年18岁的大儿子牟文魁,今年9月由警方在大渡口区某医院查到了出生记录,从而登记上了户口,改变了“黑孩子”身份,随后外出打工。他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依然没上到户口。由于是“黑孩子”,他们没有上学,成天四处流浪。

  父母没领取结婚证

  牟元伦的4个孩子是私生子。他们来到人间的时候,爸爸牟元伦和妈妈谢大美没有结婚。

    邻居说,当时牟元伦还有一点钱,在较场口买了间18平方米的房子,生活还算过得去。后来,牟元伦一直没工作,收入越来越低,谢大美就离开了这个家。两个人的关系因此变得非常恶劣,互相指责。谢大美说,牟元伦好逸恶劳,即使垃圾在脚下也不会弯腰去捡,而是指使孩子去做;他还酗酒,打过她很多次。老牟却说,谢大美是在编故事,她“在外边有了人”,就变了;每天早上,谢大美要抽几根烟才起床,还要喝酸奶。

    2003年11月,本报记者曾走进这个家庭。当时,年仅8岁的小儿子哭着说:“妈妈走了10天了。妈妈,我们不要户口了,我们不怪你,你回来吧。”

    直到现在,妈妈都没回来,是老牟一个人把孩子养大。

    家里搭三层高低床

    昨日,记者再次走进他们的家。

    由于是非婚生子,再加上超生等缘故,4个孩子没上过一天学,在一天又一天的嬉戏等待中,就10多岁了。老二今年17岁,嘴角长出了淡淡的胡须,身体越来越强壮,成为男子汉了。    老牟的家说起来有18平方米,但真正的使用面积只有9平方米左右。5个人,搭了3层高低床,邻居送了一些被子,才勉强凑合着睡觉。老三是个女孩,正值青春期,和哥哥弟弟在一起,越来越不方便。    牟元伦刚刚申请了低保,已通过审批,但第一笔补助还没拿到手。大儿子上到了户口后,在大渡口区打工,除去生活费,每月能剩200元左右。

    另外3个孩子正处于长身体的时候,长期吃不上肉,脸色越来越差。老牟偶尔上街当力哥,也挣不了啥钱。

  “黑孩子”的理想

    即使是在如此贫穷、没有户口的生活当中,“黑孩子”们依然乐观。

    他们在简陋的巷子里自学,趴在砖头上看书;在喧嚣的马路上捡垃圾,在寒风呼啸中流浪;他们冷静地讲述妈妈和爸爸的故事,希望他们能够和好;他们希望上学、上班。人人生来就是自由平等的,他们的理想,理应如此灿烂。

    3个“黑孩子”长得眉清目秀,看上去非常聪明。老二每天早上会沿着滨江路跑步,一边跑一边捡垃圾。他的理想是当厨师或开飞机。从今年7月起,他询问了多家饭馆,希望先当学徒,不要工钱,一边打工一边学手艺。但每家饭馆都给他这样的答复:你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我们不能要。

    老四今年已12岁,他的理想是当记者。他喜欢看连环画,每天晚上,老牟都会给他讲课,教他学习汉语拼音和数学,现在已学到小学三年级的课程。他可以趴在地上歪歪斜斜地写作文,还经常说说普通话。

    老三是个女孩,今年15岁。因为害羞,她没说自己有什么理想,只是朴素地希望不要再徒步流浪,而是在城市里扎根生存。

    希望能够稳定生活

    南纪门响水桥社区居委会对老牟全家非常关心。社区负责福利救济的朱大姐多次前来探望,也没办法,3个孩子都是非法生育,按政策不能吃低保,还要对老牟进行处罚。老牟家徒四壁,属于特别贫困家庭,怎么处罚他?

    南纪门派出所户籍民警表示,按照法律规定,必须找到这3个孩子和牟元伦的关系证明,才能上户口。如果没有医院出生记录,就必须做亲子鉴定。据悉,每一例亲子鉴定要3000元左右,3个孩子共需9000多元,老牟根本拿不出。    老牟说,他为违反计划生育政策感到非常后悔。但孩子是无辜的,不可能让他们重新回到娘肚子里。老牟这一生经历了很多风波困苦,今年已51岁,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3个“黑孩子”能健康成长,全家过上稳定的生活。

    板车拉着全家 流浪数万公里

    牟元伦说,谢大美离开他们后,嫁给附近一个男人,两家人经常碰到,每次相遇都要吵架。为了孩子健康成长,他们全家人决定外出流浪。

    2004年7月,老牟将家里电视机卖掉,买了一辆板车,驮着被子、锅、碗等器具,走出主城区,经綦江、黔江,到贵州、湖南、江西等地步行流浪。一路上,他们靠捡破烂和沿途市民的施舍度日,晚上在板车旁搭帐篷睡觉,白天在野外垒灶煮饭。整整走了3年,今年7月,步行数万公里之后,才回到重庆。

    这3年里,有时会遇到刮风下雪,有时烈日炎炎。而最难受的是遇见陡坡,板车拉不上去。牟元伦在前边拉,4个孩子在后边推,依然纹丝不动。他们只好把行李卸下来,先搬到陡坡高处,再将空板车推上去。翻越贵州九道坡时,他们走了整整4天,4个孩子脚底磨出了血泡,结成老茧,一层又一层。

    一路上有无数好心人资助他们,给他们送米、油、被子、衣服等。每到一地,当地的民政部门就劝老牟:带着孩子这么流浪,不是一个办法,应该尽早回重庆,让孩子上学,过安定日子。

    记者手记    孩子是无辜的

    两人没结婚,家又这么穷,竟然生了4个孩子。听了这件事的人,都表示非常吃惊。

    渝中区计生委表示,按照政策,即使4个孩子已经长到10多岁,仍然要进行处罚。渝中区民政局对老牟全家非常同情,但你没户口,怎么证明你的身份?    孩子是无辜的。父母千错万错,只要孩子来到人世间,就有生存发展的权利。昨天,当我得知3个孩子依然没有上到户口,依然没有上学的时候,百感交集。这是因为亲情的冷漠?还是因为别的?时隔4年,当我重新踏入他们的家门,再次感受孩子的痛苦时,我感到无比惭愧。    我也听说过,在农村,在城乡接合部,有许多超生的孩子不能上户口。他们的父母违反了计生政策,就把孩子藏起来,甚至委托他人抚养。这种行为,可能引发亲情和法律冲突,可能影响孩子的一生,甚至可能酿成悲剧。政府一方面应对这种行为严厉处罚,另一方面也应给“黑孩子”以关爱。因为,孩子是无辜的。 (首席记者 刘邦云/文 记者 吴子敬/摄)

来源: 重庆晚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