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酉阳现“天书”文字 历时2年无人识
2008-02-15 10:32:16
华夏经纬网

“天书”上的部分文字。

“天书”上的部分文字。

周永乐展示自己找到的“天书”。

“天书”上的部分文字。  本版图除资料图片外均为记者 刘虎 摄

    酉阳连续出现两本“天书”,其文字让各方专家一头雾水

    土家族是公认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民族。但是,用同一种文字书写的“天书”却接连在渝、鄂、湘、黔四省市接合部的酉阳土家族聚居地被发现,历时两年无一人能识。这些文字到底是何人所写、所留,又为何人所拥有?它们是否就是土家族的文字?

    五个“口”念什么?左“丑”右“子”又是个什么字?“水”字下面加两个“木”呢?……这些真的都是字?没错!它们的确全是字,但并不是汉字,而是我们都还不认识的另一种文字———发现者、群众、专家都没见过的“天书”。

    农家发现稀世文字

    38岁的周永乐家住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是个爱好当地民族文化器物收藏的土家族生意人,在桃花源景区内开办有“武陵土家民俗展览馆”。     

    2006年冬,周永乐到酉阳宜居镇收购旧货,从一户乡下农家买了一堆古旧书籍。回到家进行整理时,他无意中发现一本线装的古书十分特别。     

    这本书的纸张是武陵山区历史上常用的“皮纸”,共20多页,竖排,字迹工整有力,汉字造型,近似繁体字,用毛笔书写。但上面的字从封面到正文,周永乐竟然全都不认识,这顿时让他傻了眼。     

    细看之下,周永乐发现,在正文每个字的旁边,还有一个不起眼的汉字,类似注解和翻译。根据这些汉字来“翻译”,这本书的书名叫《古三字经》。     

    这些文字到底是哪里来的?怎么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周永乐查阅了《说文解字》、《钟鼎文》、《康熙字典》等书籍,希望能弄清这些字所表达的意思和这些字的种类,并相继找了县民宗委的文化研究专家,以及当地健在的高龄老人咨询,都没有结果,没人能够对这些文字作出解释。     

    内蒙古齐齐哈尔一位专门研究少数民族文化的教授得知此事后,专程给周永乐打来电话,索取了这本写满神秘文字的书籍的全套复印件,进行研究。     

    神秘古书接连出现     

    2007年春夏,龚滩古镇因乌江修建水电站进行整体搬迁。周永乐到一座古宅收购旧物,突然,一本缺了封面的旧书让其眼前一亮:这本书上的字跟自己先前收回的那本书上的居然一模一样!     

    买回家后,周永乐细细端详,发现这是一本字典类的古书籍,同样为毛笔抄写,竖排线装,其内容大字为先前发现的神秘文字,紧随其下的小字为汉字注解。把两本书进行对比,周永乐发现,两书文字写法相同的,其汉字注解也相同,因此可以判断两本书是使用的同一种语言文字。     

    “现在大家公认的是,作为少数民族的土家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如果能解开这些在乌江流域发现的书上所写的神秘文字,证实它们是土家族的文字,那么将会是土家族文化中重大的发现,改写我国少数民族史。”周永乐认为,自己虽然直到今天也没有弄清这些神秘文字的来历,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是某种文字跟汉字的结合,或者是从汉字中演化出来的文字。“这些字的偏旁部首有些类似汉字的偏旁部首,但是在结构上却又不同。”     

    对于这些神秘文字的破译,周永乐从来没有放松过,在收藏到两本书后,他继续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还陆续咨询了多位研究古文字和少数民族文字的专家。     

    “到目前为止,这种神秘文字只在酉阳出现,其他地方还没有发现这样的文字。”周永乐说。本版文/本报记者 刘虎

    专家:“天书”可能与四民族有关

    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口78万,其中超过60%为土家族,超过23%为苗族,另外还有17个少数民族,地域上紧临湖北、湖南、贵州。这部奇特古书到底是何种文字,真是土家族文字还是与苗族文字、湖南“女书”、贵州“水书”有关?文史专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土家族有语言无文字

    黔江民族研究所所长、重庆市民族博物馆负责人何勇昨天认为,土家族有自己的语言而无文字,这种新发现文字是土家文字的可能性有,但可能性不大。

    土家语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分为南北两大方言区。酉阳至今还有部分土家人用本民族语言作为交流工具,而秀山、黔江、彭水和石柱这些土家族地区,如今仅生活中还有一些土家语的遗存。也有观点认为,历史上土家先民创造并使用过自己的文字,只是在秦灭巴蜀采取统一文字措施后废止了。

    苗族文字至今是谜

    酉阳此次发现的文字是否与苗族有关?事实上,苗族文字之谜一直是苗族文化史研究中的一大难题。苗族古代到底有没有文字,若有又是什么样子,现在仍然悬而未决。

    《苗族史诗·溯河西迁》说,苗族祖先们在迁徙过程中,来到了“五条江水冲一处,九河汇作一江流”的南萝,不知怎样才能把文字带过河去。“急傻了的苗家人,文字用牙咬,咕噜吞下肚,才靠心头来记事,凭心记账到如今,愁啊愁啊愁煞人”。这里不仅说苗族曾有文字,而且说明了丢失的原因。

    20世纪30年代,苗族聚居区中心地带的贵州雷公山发现了一块残碑,被称为“苗文碑”。现存贵州省博物馆。其字形类似隶体汉字,经与汉字体系的诸种文字比较,均不可识。

    清《洞溪纤志》中说:“苗人有书,非鼎种,亦非蝌蚪,作者为谁,不可考也。”书中所附《歌章》、《铎训》两种文字各有180个字,一字跟一字对译。中央民族大学教授陈其光将其与几种南方少数民族语言比较研究后说:“这种文字记录的不是侗台语,也不是彝语支的语言,是苗语的可能性最大。”学者江世谦在《湖南城步苗傩调查》中则完全肯定这种字为苗文。

    疑与“女书”“水书”有关

    酉阳发现的文字是否就是此两种古苗文中的一种?中国西南民族学会理事、湖北民族学院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院长、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语言学博士谭志满昨天认为,尚有待深入研究。

    谭志满还提出,因酉阳离湖南、贵州均很近,该文字也可能与瑶族的“女书”和水族的“水书”有关。“不管是哪个民族的文字,它们都是非常珍贵的。”

相关链接

    女书

    女书是世界上发现的唯一一种女性文字,起源于湖南省江永县,以前在江永县及其毗邻的道县、江华瑶族自治县的大瑶山和广西部分地区妇女之间流行,其特点是书写呈长菱形,字体秀丽娟细,造型奇特,也被称为“蚊形字”。目前搜集到的近2000个字符,均只有点、竖、斜、弧四种笔划,可用当地方言土语吟诵或咏唱。其起源可能与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有关,是一种独特的文化“化石”。由于主人去世后它们多作为殉葬品焚化或掩埋,只有很少的作为纪念品珍藏保留,因此民间遗存极少,目前濒临灭绝。

    水书

    水书则是我国少数民族水族的独特文字,是世界上除东巴文之外又一存活的象形文字,有些字仿汉字,但基本上是汉字的反写,倒写或改变汉字字型的写法。它记载了水族古代天文、地理、宗教、民俗、伦理、哲学、美学、法学等文化信息,是一种类似甲骨文和金文的古老文字符号,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和文献价值,首批被列为“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也面临失传。

来源: 重庆晨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