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江北发现“天官坟”神道碑
2008-03-13 10:30:31
华夏经纬网

明代吏部尚书蹇义家族史有望厘清

考古人员正在研究蹇义墓神道碑的碑文 记者 张质 摄

    市考古所昨日宣布,在北部新区大竹林镇龙凼山发现了“天官坟神道碑”,它的主人,正是俗称“天官”的重庆历史上官位最高的明朝尚书蹇义。

  发现“天官坟”神道碑

    “石龟背上一块巨大石碑,倾斜30度居然不倒。”今年2月,北部新区一市民兴奋地给市考古所打电话。听了对碑上文字的描述,市考古所考古队队长白九江“嗅”到了这块石碑的特别。

    在被当地村民长期以来称为“天官坟”的现场,考古队员勘察发现,该石碑位于北部新区大竹林镇五云村一条新建公路旁,背靠低山(龙凼山),前临水塘(水塘已被路基填平)。石碑立于斜坡上,并向前倾斜,有倒塌危险。碑上阴刻的楷体文字,大部分已模糊不清,考古专家研究发现,它们和文献记载基本相合,确定是蹇义墓神道碑。

    “蹇义的墓室,应当就在神道碑后某处。”市考古所所长助理林必忠介绍,古代皇帝或高官的墓室前,往往有一条长长的“神道”,神道起点立一块碑称为“神道碑”,专门记述墓主生平,歌颂其生前功绩。还有一种说法,这条路也正是死者灵魂的通道。在神道两旁,往往有石雕仙人、神兽相护。

    村民介绍,这块石碑是从坡上滑下,因而蹇义墓神道及墓室究竟在何处还有待考证。

  重庆史上最高官家族

    “蹇氏家族在明代中前期的社会地位和影响都极大。”

    白九江介绍,蹇义是明代重臣,从明太祖到明英宗,历经五朝六个皇帝,其最高官职是吏部尚书。明代早期,吏部居六部之首,因此,吏部尚书有“天官”之称。

    据史书记载,蹇义原名蹇镕。在一次谒见明太祖朱元璋时,朱问,“你是蹇叔(春秋时秦国大夫)的后人吗?”蹇镕不敢妄称名人后裔,遂叩头不止。朱元璋赞赏他为人笃实,当即御笔亲书“义”字颁赐,蹇镕就此改名蹇义。

    明仁宗时,蹇义食双俸。据说,明宣宗还曾赐他免死牌,准本人免死二次,子孙免死一次。同时,赐府第于故里(今重庆主城),按王府规制建造,其中堂匾额、门联都是御笔亲题。重庆人熟悉的“天官府”之名正是由此门联而来——“祈天永年天官府,与国休戚国老家”。

    据蹇氏族谱记载,位于神道碑后的龙凼山,共有蹇义及其父、子等共九座墓葬。这些墓葬如何分布?蹇义墓到底在哪里?这些谜团,还有待考古发掘破解。

    市考古所称:“发掘蹇氏家族墓地,对研究重庆历史文化将有重大意义。”

  出土重庆最大贔屃

    记者现场看到,这块神道碑由碑额、碑身、贔屃(音“笔西”)三部分组成。碑额早已残缺;碑身高约2.3米,宽约0.3米,明显倾斜,摇摇欲坠;碑下一只形似“大乌龟”的驮兽半埋于土中,宽约1.2米,嘴部略有残缺。

    “这个老百姓所说的‘乌龟’,其实是传说中的‘贔屃’。”市考古所考古队副队长方刚告诉记者,传说“龙生九子”,第一子就是贔屃。它形状像乌龟,好负重,故在古代墓葬中常见它驮着石碑。这只贔屃长约2米,应是重庆目前出土最大的贔屃。

    而在神道碑所在的龙凼山半山腰,记者还看到了一座碑亭。亭为正方形,四角立柱,尖顶,亭柱高约1.8米,亭顶已长满杂草。“民间传说,原来这里有鱼、龟、虾、羊四亭,但现在仅剩下一座。”记者看到,亭中的碑早已不知去向,一个断裂的“乌龟”头藏在亭柱一角。

    两座碑之间有何关系?考古队员介绍,古代高规格的墓一般由神道及神道碑、石像生(陵墓前安设的石人、石兽等统称)、碑亭、墓葬组成。碑亭往往在神道两侧相对而立,亭中碑往往也用于记述、歌颂墓主功绩。但是,这座碑亭是蹇义墓神道之物?还是属于蹇氏家族其他人的墓地?还待进一步考证。

  驸马坟之谜解了又结

    “蹇义神道碑的发现,解开了驸马坟的一个谜。”方刚昨日如是说。

    1957年,专家在离神道碑几百米远处发现了一座明墓,并挖出一支登瀛金钗,应是宫廷之物。专家查阅清道光年间的《江北厅志》后认为,明朝重臣蹇义的次子蹇芳未婚即亡,恰逢公主未婚夭折,明成祖朱棣赐蹇芳为驸马,将两人结为阴亲,因而这座坟被称为驸马坟。

    2005年,专家在江北鸳鸯镇发现另一座附马坟。墓中发掘出了石人石马,按明代惯例只有二品以上的官员墓葬才有这样的的东西;并且当地老百姓祖祖辈辈皆称此为驸马坟。但重庆主城区历史上并未有过男子真正入赘皇家的记载和传说,仅《江北厅志》中记载蹇芳曾为“阴亲驸马”。因此,有专家认为,此处才是蹇芳的“驸马坟”。

    两座驸马坟,哪个真哪个假?方刚说,目前尚无确切证据可以确认。但此次发现的蹇义墓神道碑,倒是解开了“驸马坟”的另一个谜。前几年发现的蹇氏族谱记载“蹇义的小儿子蹇荃早卒”,使专家对蹇芳驸马的身份产生了怀疑。而此次发现的神道碑再次证实,早卒者应为蹇荃,也就是说,“驸马坟”中的“驸马”,应是蹇荃而非蹇芳。“《江北厅志》可能是在抄录神道碑时有误”。

    然而,另一个谜正在形成:蹇氏族谱有《先祖坟墓图》,其中提到了驸马坟。那么,在龙凼山,会不会发现第三座驸马坟?目前,专家也不清楚。 记者 杨娟
 
来源: 重庆晚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