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感动不断 第三军医大将军救灾每天只睡4小时
2008-05-21 15:21:48
华夏经纬网
    中新重庆网5月21日电 据重庆晨报报道 四川汶川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地震将全国人民的心凝聚在了一起,作为四川震区最大的抗震救援后方的重庆,第三军医大医疗队是第一支进入震中地区医疗队,第三军医大学训练部副部长、抗震救灾办公室主任刘国祥先生昨日做客新华网重庆频道,接受本报与新华网重庆频道的联合专访,给读者讲述了抗震救灾前线和后方许许多多感人的故事。 

  首支进入震区外地医疗队

  记者:第三军医大学是什么时间抵达灾区的?

  刘国祥:5月12日下午2点28分大地震以后,当天晚上11点40分我们第一支医疗队就出发了,大概于13日凌晨6时到达了德阳地区。应该说是到达德阳地震地区的第一支外地医疗救援队伍。

  我们目前在地震灾区有七支医疗队、六支防疫分队、一只装备物资保障分队。其中在德阳地区布置了两支医疗队,由赵先柱副校长率领,在汶川的重灾区映秀布置了三支医疗队,由王登高校长亲自率领,在汶川的县城和理县一带部署了三支医疗队,由张朝宁副政委率领。另外我们六支防疫分队,昨天接到命令全部转战到理县进行防疫。我们的物资保障分队设在都江堰,现在总体的人员达到了327名。

  记者:转战几个地方,如何保障能够顺利到达灾区进行救治呢?

  刘国祥:这个应该是我们的一个特色。总体来讲,我们到达四川灾区,均为摩托化开进。到达都江堰中转站以后就不一样了,有好几种方式。比如映秀医疗队,当时道路完全不通,我们首先乘坐冲锋舟,沿岷江逆行,后又徒步跋涉了10多公里,因为要背一些基本的医疗器械和药品,医疗队员都负重30多公斤。

  央视直播野战手术

  记者:在废墟当中救治我们的伤病员,怎么保障救治条件呢?

  刘国祥:因为地震房屋倒塌造成的伤员主要是外伤,客观来讲在前期救治主要是以救命为主,对医疗器械的要求相对较低,当然他要有人员基本的经验和素质来保障。第二个我们是军队医疗机构,有一整套比较完整的野战卫生装备,比如有野战手术车,野战救护车,野战X线车,野战远程会诊车,这些都开进去了。比较大的手术我们都在野战手术车上进行。前几天中央电视台直播了我们在汶川地区野战手术车上进行手术的情况。

  余震不断带来很多困难

  记者:这次很多的救治都是在非正常状况下进行的,对于你们来讲有没有遇到特别大的困难,或者说是没有预想到的困难?

  刘国祥:应该说困难相当多。这个困难主要集中在前线。前线主要是医疗队、防疫队进去后,通讯全部中断。第二个我们东西到达灾区以后运不进去,交通问题带来了物资供应难的问题。再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就是余震不断,直到昨天还预报有余震,一系列的余震带来了更多的困难。

  记者:目前第三军医大学接收了多少震区的伤病员?

  刘国祥:目前,按重庆市统筹规划,我们第三军医大学接收了转运过来的2000名伤病员,这其中西南医院有45人,新桥医院51人,大坪医院55人,今天还分别有30名伤病员到达。

  救灾前线感动不断

  记者:在这次救援的过程当中,前方、后方遇到的什么事情最让你感动?

  刘国祥:感动的事情应该说还是非常多。比如我们第二批队员进映秀的时候背了一些基本的用品,如被子之类的,进去以后不够,我们队员就是前半夜你睡一睡,后半夜我睡一睡。还有在汶川理县转战了七八公里,山上的滚石滚下来非常危险,赶到马尔康遇到了大的余震,毫不夸张的说,我们前线的医疗队员冒着生命危险,奋勇当先的精神给我们非常大的感动。

  将军救灾每天只睡4小时

  第三军医大学有三位将军在前线,他们是王登高、赵先柱、张朝宁,在前线带着医疗队抢救伤员,这确实让我们非常感动。我们高福锁政委就他一个人在家坐阵指挥、全面负责学校的抗震救灾工作,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每天要处理一系列的事情,比如收集情况、解决困难,怎么调集医疗队等方方面面的事情,他的脚都肿了,但是还在坚持。

  我们学校已经给灾区捐款200多万元。第三军医大学先后运了大概70吨的医疗物资过去,价值600万人民币。

  “余震救援中我差点被埋掉”

  6天7夜废墟救援,重庆消防特勤中队班长胡定华神勇无比

  “你莫看我现在胡子拉碴得很,刮了胡子还是多帅的哦!”,仍留在北川县城救援现场待命的特勤一中队一班长胡定华俏皮地跟记者开起玩笑。这个戴着眼镜看似文弱的小伙子,却在救援现场神勇无比,在一次深入废墟救援中遭遇余震,自己差点被倒塌的废墟埋住。

  14日凌晨1点多,就在重庆消防救援队伍赶到北川中学施救的第二天,胡定华和战友们连续奋战7个多小时,已经救出5个学生。这时听到废墟底下传出一女生的呼救声,通过喊话,救援队员很快确定了被埋者位置,并探明其情况良好,但施救空间十分狭窄。

  很快,特勤一中队“智囊团”拿出施救方案,从废墟顶端连续钻透两层预制板,胡定华终于下到距离被困女生只有30厘米的地方,发现这名女生采取蹲姿,因为上下空间狭窄,头部一直保持低头姿势。胡定华用千斤顶小心翼翼地顶起上层预制板,顶出10厘米空间,女生终于可以有足够空间趴下,从狭窄的生命通道成功获救。

  获救女生传递一个重要信息,隔壁班上有幸存的三名男生。

  胡定华再次钻进废墟底层,与副中队长杜连勇一道将通往隔壁教室的墙壁打开一个豁口,成功将里面三名男生鱼贯救出!惊奇的是,三名男生居然毫发无损。

  次日上午,胡定华与战友又在一个倒塌截面的教室角落里,发现了幸存的4名学生,就在胡定华与战友钻入狭窄缝隙中施救时,当地暴发强烈余震,一阵尘土弥漫之后,废墟中的胡定华幸而无恙,又一次有惊无险。

  在6天7夜的废墟救援中,胡定华称一直保持着神经兴奋感。在救援现场,被埋者的呼救声和亲属的哭喊声都无时不刺激着他和战友们的神经。胡定华称在灾区救援结束后,最大的希望是洗一个热水澡,刮一下让自己看似憔悴的胡须。 

来源:重庆晨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