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贴心保姆”志愿者爱心换取灾区同胞笑容
2008-06-10 10:21:32
华夏经纬网



志愿者在医院陪护伤员 



志愿者和伤员情同亲人 



“六一”儿童节,志愿者在病房为灾区小朋友庆祝节日。  

    故事导读 

    数千地震中受伤的同胞来到重庆,如何抚慰他们千疮百孔的心灵?如何鼓励那些身体突然残缺的人们坚强……为此,重庆志愿者积极行动起来,在这些受伤的躯体和心灵间穿梭。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信念:“灾区同胞,我们要帮你们找回快乐!” 

    近日,记者走进重医附二院,走近这里的志愿者,和他们一起体验当志愿者的酸甜苦辣。 

  他们都是“贴心保姆” 

    “当了十来天志愿者,我差不多瘦了五六斤。” 

    “啊?你今天要考试啊?好,好,你安心考试,我找人接你的班。”重庆工商大学大四学生李文靖,和校友杨洋共同负责志愿者调配工作,哪个病房人手不够,哪个志愿者临时有事,都要向她俩汇报。 

    4日一大早,李文靖接连接到几名志愿者的“请假”电话。“今天人手紧张,怎么办?”李文靖一边翻看志愿者资料,一边考虑如何调配。“16楼那个病房,有对父子可以相互照顾,能抽调一名志愿者出来;创伤科情况比较恼火,需要加派志愿者……”考虑一番后,李文靖赶紧挨个给志愿者打电话,并到病房依次查看,保证每位无人照顾的伤员身边有人陪伴。 

    “22楼的那位小妹妹,家里的亲人至今无音讯,她一直高兴不起来,还有没有其他途径可以帮忙找找?”、“康复科有位伤员要回家了,赶紧派人帮忙买车票”、“16楼78床的小妹妹想洗头,说了几天了,我们想想办法吧”、“21楼那位大爷没换的衣服,我们是买还是找人‘拼’?”……志愿者纷纷向李文靖和杨洋汇报情况,她俩拿着本子飞快地记着:“好,我们马上安排。” 

    跟着李文靖和杨洋当了两天跟班,感觉就一个字:“累”。每天几乎是马不停蹄地穿梭在医院骨科、创伤科、康复科等抗震救灾病房,还要经常到车站帮忙买车票、到朝天门给伤员买衣服。 

    而医院的其他志愿者,早已成为一支非专业的“陪护队”。“说得通俗点,就是要做一个贴心保姆。”一志愿者笑称。重医附二院的志愿者,主要是来自重庆工商大学和重庆邮电大学的学生。这些在家里很少干家务的大学生,在医院却啥都干。他们除了照顾伤员日常起居,如喂水喂饭、端屎端尿,还要帮他们按摩、洗头、擦身子等。 

    “这些志愿者太好了,服务也很周到,我都不好意思麻烦他们。”来自德阳东汽的张志宏左腿骨折,因为女儿在德阳照顾受伤的丈夫,她一个人在这里疗伤。为了减轻志愿者负担,她刻意减少喝水量,“免得老要上厕所”。 

    一位伤员的亲属前来医院照顾病人,目睹志愿者服务后连连感叹:“你们比我们照顾得还好。”于是,他们当天就返乡收割庄稼去了。 

    “当了十来天志愿者,我的减肥愿望终于实现了,差不多瘦了五六斤。”杨洋开玩笑道。李文靖提了提松垮的裤腰:“这条裤子前段时间还紧绷绷的,现在都大了一圈。”她原本清脆的声音,也变得沙哑低沉。

    千方百计营造快乐 

    “我们就是希望大家开开心心的,心情好,伤也好得快。” 

    “他心情不好,有点烦躁,你要多开导一下……”3日上午9时许,值白班和值夜班的志愿者开始交班。 

    心情不好的患者叫陈克如,19楼24床,50多岁,来自四川省德阳市,左边身体在地震中受重创,24小时需要陪护。因脑部亦受伤,他很少说话。大家只从他零碎的话语中,推测他是收破烂的,因为他多次说到要捡塑料瓶。再加上有天他情绪高涨时,笑称自己开了公司。于是,志愿者都喊他“陈总”。他很满意这个称呼,每次都会咧开嘴笑笑,以示回应。 

    “陈总,你有心事啊?跟我摆下嘛!”重庆工商大学大三学生邝野,为了让长期默默无语的“陈总”不寂寞,总是滔滔不绝在他耳边唱“独角戏”:“‘陈总’,我就是你秘书,有啥吩咐只管说,志愿者照顾得不好我们就换一个,床不舒服我们就重新整一下……”躺在病床上的“陈总”一直盯着邝野,眼神逐渐柔和起来,最后用右手轻轻拍打了一下邝野的脸,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好,这就对了嘛!要开开心心的,病才好得快嘛!”接到“陈总”开心的暗示,邝野如释重负:“那我们现在吃点水果,好不好?想不想看电视?枕头要不要弄高点?” 

    当志愿者前,邝野话语并不是特别多。因为他发现很多来自灾区的伤员特别怕寂寞,睡觉也不安稳,经常被噩梦惊醒:“地震了,快跑!”然后,惊恐的双眼四处搜寻,希望有人在身边陪着他们,在身边说说话,哪怕只是当听众,“所以,我就不停地没话找话说”。 

    邝野成了“话包子”,有他的地方,也常有“阿飞”,他们一个动口,一个动手。戴着框架眼镜的“阿飞”,瘦弱白净,书卷气十足,是邝野的同班同学,叫王志飞。他的特长是画漫画,因此深得孩子们欢心。 

    “阿飞哥哥,今天给我画张美少女嘛!”22楼11床的王茜,16岁,来自四川省北川县,盆骨骨折,腿部和头部多处受伤。在大家呵护下,她整天都笑嘻嘻的。 

    “好,那你就是最好的模特,看这里,不动,嗯,好。”“阿飞”立即掏出纸笔故作严肃地比划着,邝野的话匣子也随即打开,两人默契配合,引来病房笑声一片。 

    这些志愿者,每天都在给患者尽力营造各种快乐的氛围。19楼的邱大爷喜欢听黄梅戏、京剧等,照顾他的志愿者当即给会唱京剧的外地同学打电话,让他在电话里来一段。16楼的曹洋小妹妹,双脚后跟骨折,伤势稳定后想出去玩玩,志愿者赶紧找来轮椅,推她下楼四处转。 

    “六一”儿童节那天,志愿者自发组织起来给医院的孩子们庆祝。玩具、蛋糕等礼物,摆满他们床头。病房其他患者,也被欢乐的气氛感染,纷纷加入过节的队伍。 

    如今,抗震救灾病房里,没有了当初的沉闷和压抑,经常笑声不断。重庆邮电大学传媒学院的几名学生,隔三岔五还在病房举办“演唱会”,歌手是进出病房的志愿者、热心市民,甚至医护人员。 

    “我们就是希望大家开开心心的,心情好,伤也好得快。”“演唱会”组织者杨迢迢说。 

    母女用爱温暖伤员 

    “要不是她们经常鼓励我,我都不想活了。” 

    “血库缺B型血?我就是B型的。献血车在哪儿?我赶紧献血去。”3日中午,当西南政法大学大四学生陈琳,像往常一样给22楼10-12病床伤员送来妈妈做的饭菜时,听到其他志愿者在说献血一事,赶紧把肉末豇豆、红烧肉等香喷喷的家常菜分给伤员,就匆匆奔赴采血点了。 

    家住渝中区七星岗业城花园的陈琳,正在某单位实习。因为妈妈龚萍在七星岗做灯具生意,没时间送餐,她就每天抽空把妈妈做的“爱心营养餐”送到病房。“爱心营养餐”每天花样翻新,如炖鸡汤、烧排骨、红烧肉、肉末豇豆等。得知天热大家吃不下干饭,母女俩次日就送来皮蛋瘦肉粥,还特意买了只北京烤鸭。 

    每晚,母女俩下班后,还要一起到医院探望,陪大家聊聊天,看看他们需要什么,随时帮他们添置。“我身上的衣服就是她们买的。”12床的黄勤来自北川,左腿截肢,丈夫在地震中遇难,13岁的女儿跟着外公外婆留守灾区。 

    “这个万能充电器,也是她们买的。”伤员张志宏在聊天中无意说到手机无法充电,没想到她们记住了,次日就送来一个万能充电器。 

    “要不是她们经常鼓励我,我都不想活了。”开始,黄勤承受不了丧夫和截肢的双重打击,每天以泪洗面。陈琳见状很着急,一直守在她床边劝导:“孃孃,你一定要坚强起来,再大的困难我们都帮你扛,过了这个坎就好了。”因父母离异,陈琳是母亲一手带大的,陈琳能够理解黄勤的心情。龚萍更是现身说法,鼓励黄勤勇敢面对现实,“女儿还小,你不能让她刚失去父亲,又要失去母亲吧?你看看我,一个人还不是能把女儿抚养成人?”母女俩的话,黄勤听进去了,开始慢慢调整自己的情绪,积极配合治疗,久违的笑容终于出现在她脸上。 

    “我要是不好好活下去,就对不住陈琳和她妈妈。”母女俩不仅给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就连从灾区来看望她的朋友,都受到很好的照顾。黄勤介绍,前几天,她的一位好友得知她在重庆,赶紧从灾区前来看望。临走时,母女俩把她的好友送到车站,给她买了车票不说,还塞给她200元钱。说到这里,黄勤禁不住热泪盈眶,“大家完全把我们当亲人一样对待啊”。 

    “是啊,有大家对我们的这份爱心,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下去呢?”张志宏说出了伤员的心声。 

    他们是灾区伤员的“贴心保姆”—— 记者 张水红 报道摄影 

来源: 重庆晚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