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重庆珍档:走近蒋介石在重庆的四大官邸
2008-10-16 09:15:22
华夏经纬网

    在第三次文物普查中,意外在储奇门发现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重庆行营(本报9月27日曾报道),引起读者热烈关注。而蒋介石本人也曾说过,“本人自出生以来,除家乡以外,没有其他地方比重庆算得是我第二故乡”。蒋介石在重庆的8年,到底住过哪些地方,又发生过什么关系重大而又惊心动魄的故事?今天,本报将带你翻开尘封的历史。

    曾家岩官邸

    重大决策在此拍板

    蒋介石最核心的住所,仍是曾家岩的官邸。

    三峡博物馆城市发展研究部主任张荣祥介绍,此处官邸,门牌号是德安里101号(又名“尧庐”),当年为了保密,就连邮递员也不知德安里究竟在什么地方。

    其实,这座官邸就在中山四路上,离《双十协定》签字地桂园不远。当时,它的公开名称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可别小看这个侍从室,它的地位非常高,相当于是蒋介石的中央办公厅”。大院内有中西式建筑多幢,多为一楼一底,各有特色。院内还建有防空洞,昼夜戒备森严,要持特别限期通行证才可入内。

    “如果要给蒋介石在重庆的官邸排个位,曾家岩官邸当仁不让应该排第一。”市社科院邓平研究员说,许多重大的政治、军事、外交决策,都在这里酝酿和拍板。“现在仍能找到抗战时期蒋家在曾家岩官邸前拍摄的多张历史照片,包括毛泽东和蒋介石最著名的那张合影”。

    林园官邸

    毛泽东舌战蒋介石

    沙坪坝的林园官邸,则见证了蒋介石和毛泽东的一次激烈交锋。

    “重庆谈判时,毛泽东也在林园住过一晚”,张荣祥介绍,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飞抵重庆。当晚,蒋介石在林园设宴款待。第二天清晨,一向昼夜颠倒的毛泽东早早起床来到园中散步,竟正好碰上蒋介石,两人坐在石桌旁晤谈国事,留下了国共谈判中的一段奇谈。

    当天,蒋、毛对坐,毛泽东诚恳地说:“中共希望通过这次谈判,使内战真正结束,永久的和平能够实现……”蒋介石断然否认:“毛先生,中国没有内战!”话音未落,全场愕然。毛泽东当即大义凛然地反驳:“要说没有内战,这是彻头彻尾的欺骗,连三岁的娃娃也不会相信!”……

    但少有人知的是,见证这场舌战的林园,当年差点儿没修成。

    1938年,张治中为保证最高领导人的安全,提出在西郊修一幢别墅,作为曾家岩官邸万一被炸的“陪邸”。不料,一时议论纷纷,认为不该大兴土木。蒋介石派人给张治中送去一张纸条:“老鹰岩房子,不盖可也”。张治中犹豫再三,硬是将别墅盖了起来。

    1938年11月官邸落成,当时的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前来参观后赞不绝口,蒋介石为表敬老尊贤,就把它送给了林森,“林园”由此得名。直到1943年5月,林森出车祸去世,蒋介石才将林园收回。

 黄山官邸

    蒋介石两遇生死劫

    蒋介石在重庆最惊险的遭遇,发生在南岸黄山。

    “他有两次差点儿被日本人丢的炸弹击中”,张荣祥说,1941年8月8日起,日军对重庆施行7昼夜的“疲劳轰炸”。期间,一群日机扑向黄山,一枚炸弹恰好落在蒋介石官邸脚下的专用防空洞洞口,着实引发了一场虚惊。

    8月30日,蒋介石正在黄山官邸召开军事会议,偷袭日机突然而至,扔下一批炸弹,击中“云岫楼”一角,炸死卫士2人,4人受伤。蒋介石与参会人员慌忙踏着斑斑血迹躲入防空洞,这才幸免于难。

    为什么这次轰炸目标如此准确?专家介绍,据日本陆军航空队第三飞行集团团长远藤三郎回忆,他从离任的意大利驻华大使口中知道了黄山官邸具体位置;随后又收到8月30日蒋要召开会议的密电,这才制订了直指黄山官邸的空袭计划。

    据介绍,这是蒋介石在重庆的四大官邸中,唯一对公众开放的一个。“太平洋战争爆发前的五年间,特别是初春到深秋的漫长光景,蒋介石为避开空袭和酷暑,长期以黄山作为经常驻地。”

    小泉校长官邸

    曾建重庆最大礼堂

    巴南南泉镇往西1.5公里,花溪河畔百米外,坐落着另一处住所,它有个特殊的名字:小泉校长官邸。

    为什么叫“校长官邸”?邓平介绍,蒋介石以黄埔军校校长起家,他热衷于担任军校校长一职,全国主要军政院校的校长均由他担任。1938年秋,国民党中央政治学校从南京迁到南温泉,蒋介石常去训话和主持典礼。教育长陈果夫特意在此建成这幢西式平房,供他临时休息或住宿。

    “那边还有蒋介石躲轰炸的防空洞”,昨下午,负责官邸一带花草养护的钟崇华看见记者到来,有些兴奋地说。“以前旁边还有个‘三八园’,日本人丢的炸弹在这里炸了个大坑,就挖成水池,种上了荷花!”当时中央政治学校的礼堂“中正堂”,是当时重庆最大礼堂之一。它占地1900平方米,可容3000余人。原来,位于佛图关的国民政府大礼堂被日机炸毁后,就在这里照原图纸建了一个新礼堂。

    当时林森、孔祥熙、陈立夫、陈果夫等都在南泉一带建了别墅。这里风景秀丽,花溪河上可泛舟,温泉池中可戏水,建文峰上可观云雾,因此,蒋介石有时会在此休闲并举行宴饮交际活动。

    蒋介石辗转来往于这四处官邸之间,走过了在重庆的八年。1946年蒋介石在“庆祝国民政府还都大会”上说:“最短期内即将离开重庆,又不免依依。本人自出生以来,除家乡以外,没有其他地方比重庆算得是我第二故乡”。  ■记者 杨 娟/文 毕克勤/图 任洁/制图

来源: 重庆晚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