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渝台往来

台知名人士巴渝--三峡文化交流活动后记
2004-08-31 10:39:34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831日讯:八月中旬,正值水碧山青之际,六十余名来自祖国宝岛台湾的知名人士参加了巴渝——三峡文化交流活动。为时一周的活动让广大台胞真正走进巴渝这片具有独特魅力的热土,亲身去感受这里旖旎的风光、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和独特的风土人情。

 

拥有三千余年历史的重庆古老而又充满现代气息,巴渝文化属于中国传统文化中源远流长的一部分。抗战时期所形成的陪都文化又为重庆的文化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走进巴渝,当然需要去看看重庆的标志性建筑物——人民大礼堂。客人与主人在这座宏伟的建筑物前感慨着这座城市的前世今生,共祝祖国的繁荣昌盛。大足石刻,作为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代表着中国古代民间艺术的一个辉煌点,也是不可不去的地方,无论君家是在台北,还是我家在重庆,我们都拥有着共同的祖先,为我们创造出如此灿烂光辉的文化历史,让我们感动着并将继续为之而感动。

 

十六日中午,市委副书记邢元敏、副市长吴家农会见并宴请了来自宝岛北南中各地的客人,宾主持觞共饮,尽欢而散。十七日夜,维多利亚号就满载着重庆人民的友谊和祝福在灯光桨影中离开了朝天门码头,仲夏之夜,星光倒影在水中,微风袭来,舒爽宜人。

 

2004818

 

船一早到达鬼城丰都,丰都依山面水,春秋时称“巴子别都”,以作为阴曹地府所在地的鬼文化而蜚声中外。鬼文化集大成所在地即名山,因苏轼题诗“平都天下古名山”而得名,从前登名山需拾级而上,现今科技进步,两人一组乘缆车即可徐徐而上,向右极目远眺间,滚滚长江竞收眼底。名山之上,古刹众多,香烟缭绕,暮鼓晨钟。谈笑间,已过了奈何桥、鬼门关、黄泉路、十八地狱、星辰墩、玉皇殿、天子殿、考罪石、孽镜台、望乡台。星辰墩前,来自台湾的众家好汉纷纷撸袖上前一试臂力,以表达对爱人的忠贞不二;天子殿中,又拈香化纸,虔诚地为远在家乡的亲人遥拜祈福。

 

溯江而下,下午就到了忠县石宝寨。十二层寨楼从笔直如削的玉印山底部依崖而建,层层叠加,上下钩连,直达崖顶。这座始建于乾嘉年间的寨楼,全部穿逗结构,攀岩附壁,三面四角,飞檐展翼,人文美与自然美浑然天成。寨顶还有兰若和古井,古井之水据说和长江相通连,站在江面往上看,崇楼依危石,耸立云霄,气势磅礴。客人逐次沿狭窄迂回的转梯上到最高层,已是汗涔涔如雨下了,拜完天子殿,从殿后小径下山,径旁有一老人卖醪糟水,水用冰镇过,酸甜可口。作为全团最小成员之一的苏家小妹端起碗抿了一口,惬意的眯了眯眼睛,样子超可爱。我是牛饮,三下五除二就解决掉,回头看苏家小妹还剩大半碗,正小心翼翼地捧着下山,很奇怪喔,不免要问问缘由,妹妹回答:“好喝,我要带给船上的弟弟。”哦,原来如此。十岁大的小姐姐,就如此看顾弟弟,同胞手足之情,可见一斑。

 

2004819

 

李白在清晨时分离开白帝城,我们在千余年后的清晨时分又登上白帝城,一般的云彩环绕,霞光万丈。背后就是以“天下雄”闻名的夔门,晓风拂面,神清气爽,不免又谋杀掉许多菲林。盛夏季节,白帝城的红墙碧瓦都掩映在一片浓荫之中。正门后就是托孤堂,殿中群臣神色肃穆。导游倒也有趣的紧,全然一副说书者的口吻,抑扬顿挫的讲述“白帝托孤”的故事,精彩处不免眉飞色舞,悲怆处不免低眉回首,让在场的台湾同胞都恍若乘坐时光机,回到烽火连天的三国时代,群雄逐鹿,却也不免“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绕过托孤堂,就是明良殿和武侯祠,并有诸葛亮夜观星象处的观星亭,还有无数诗碑,杜甫那首“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也收列其中,即使三分天下,又如何?还是荒草一堆淹没了,天下大事,久分必合矣!合则两利,同舟共济,共同发展,进入世界强国之列;分则两害,狼烟四起,民不聊生。

 

船过白帝城,就进入瞿塘峡,三段峡谷中,其最短,最狭,最险,气势和景色也最为雄奇壮观。其“雄”首先是山势之雄。站在船头,但见两岸险峰上悬下削,如斧劈刀削而成。山似拔地来,峰若刺天去。瞿塘峡北面为赤甲山, 略显赤红, 南面为白盐山, 一片灰白。两峰对应, 红妆、素裹, 蔚为奇观。祖国山河如此多娇,引台湾同胞不顾江上风大,纷纷出船舱拍照,让自己融入祖国的山水之中,留下一段永恒的回忆。

 

下午换小游船去小三峡,与长江之水相比,小三峡之水清澈碧绿,“长江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小三峡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小三峡是龙门峡,巴雾峡,滴翠峡的总称,峡中有山皆翠,有水皆绿,有峰皆奇,有泉皆飞。抬望眼处,还可以看到千古之谜的巴人悬棺。船在碧水中前行,使得浪花四溅,导游小姐开始唱此间的民歌,船头处,台湾汉霖民俗说唱艺术团的王振全团长也不免豪情大发,一首接一首的开始唱民歌,天生一把好嗓子,从《浏阳河》唱到《刘三姐》,带动整个船头的人都开始哼唱,大陆民歌,台湾民歌都唱,引得水面群鸟翻飞,两岸猿声四和。

 

2004820 小雨

 

早上六点船过巫峡,天灰蒙蒙飘飞着小雨。能见度不高,然而正凸显出巫山云雨的意境,峡谷内云雾缭绕,谷深峡长,奇峰突兀,江流百转千回,船行其间,如诗如画,令人叹为观止。这时的巫峡,整个就如同一副大型的水墨山水,幽深奇秀。船尾处就有台湾客人赞曰:“一方水土养一方文化,怎么中国的景色就能画出水墨山水,而西洋的景色就没有这样的感觉?”船过巫峡后不久,进入西陵峡,西陵峡以滩多水急著称,曾经礁石林立,浪涛汹涌,两岸怪石横陈,滩多流急,建国后修整河道,再加上如今水位上升,风光与往昔又是有别,站在船头就可以看见两岸青山相对出,百舸千帆日边来。

 

过了西陵峡,再过五级船闸,船最后停靠在宜昌,下午去举世闻名的三峡大坝参观。泻洪坝前,水雾漫天,水流以千军万马之势奔腾而出,卷起千堆雪;坛子岭则是观赏三峡工程全景的最佳位置,站在岭上可以鸟瞰整个三峡大坝雄姿,客人们冒雨站在这座作为全民族骄傲的建筑之上,合影留念,对祖国大陆有了更新更深的感受和认识,有客人就无限感慨得说“此次交流活动的所见所闻使我切身体会到这是一次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之旅、是一次寻根之旅!”这天是2004820日,数万里之遥的爱琴海边,作为全球盛事的奥运会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中国国歌一次又一次回旋在雅典的上空。八日之后,雅典法里罗奥林匹克中心跆拳道馆内,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陈诗欣为中国台北队赢取了奥运史上的首枚金牌。正如陈诗欣所说:“这枚金牌是属于全体中国同胞的。”无论是看台上,还是电视机前;无论是北京还是台北,甚至是地球的每个角落,只要是中国人,只要是炎黄子孙都在欢呼雀跃。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这就是本能的荣誉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共有着同一个祖国,需要我们共同为着祖国的前途和命运打拼。

 

回船用晚餐之际,大家还很兴奋得讨论在三峡大坝的所见所得,骤然之间,灯光全暗了下来,正在惊疑不定之时,从餐厅的四面八方响起“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烛光摇曳间,一辆餐车推着三层高的蛋糕缓缓而出。喔!原来今天是来自台北的团员陈先生的五十岁生日,在这么一个别致的地方,和一大群熟识或不熟识的朋友过这个别致的生日,陈先生激动的热泪盈眶!灯光再次明亮之时,重庆市台办主任吴建华代表全体工作人员和岛内各地的朋友给陈先生送上了一幅题名为“花开富贵”的国画作为生日礼物,笔法细腻,牡丹开得团花簇锦,很漂亮!嗯,当然,蛋糕专门从武汉运过来,味道也很鲜美,呵呵!

 

今夜就是在船上渡过的最后一夜了,伤感有些,恋恋不舍也有些,不过晚餐后的一台晚会很快让全船的情绪都高昂起来,主方,客方,船方都积极地投入到这台晚会中来!台北的宋先生亲自上台担任司仪一角,与重庆主持插浑打科,一唱一和。哗,原来嘉宾方也是藏龙窝虎喔!我方一首琵琶独奏方才弹罢,王振全先生的单口相声已经引得四座前仰后合,同声称好了。台北美女秦小姐一曲舞蹈艳压群芳,张女士的一曲《我们拥有一个名字叫中国》也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最搅笑的还有台南王美女出演的黄梅戏片段《游龙戏凤》,那个阿牛老是扛着硕大无比的一把拖把去破坏人家正德皇帝和李凤姐的好事,极富有喜剧效果。台中的几首闽南语歌曲也是极富于感情,当然最脍炙人口的还属那首《爱拼才会赢》啦,台上台下同声高歌,管他知道不知道歌词,反正曲调很熟就是了,重在掺和!至于船方排出的节目则是舞蹈《高山青》,这种山地舞原来极富有感染的效力,台上在跳,台下已有人指出扣手的姿势不太对劲,结果台下很快也十指相扣,牵成一列,共同载歌载舞起来,场面相当火辣劲爆,本台晚会的主题是“我们是一家人”与前几晚的“情聚三峡”、“巴山夜雨”等晚会主题构成一个完美的整体。整台晚会在《难忘今宵》的合唱声中结束。客人和主人都意犹未竞,继续聊天唱KTV

 

2004821 阴转小雨

 

一早离船登岸,跋涉百余里后到达人烟阜盛的武汉市,武汉别号“江城”,因李白的“江城五月落梅花”而得名,既然到得武汉,黄鹤楼也是不可不游的地方,连日来细雨霏霏。一派烟雨迷离中登黄鹤楼又别有一番风情。这座与岳阳楼、藤王阁并称为“江南三大名楼”的楼台巍峨屹立于武昌蛇山之上,外观雄浑又不失精巧,从外数为五层,从里数则为九层,九是阳数之首,暗合“天长地久”之意。站在黄鹤楼上,顿觉“极目楚天舒”,“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长江与汉水上烟波浩渺,整个武汉市景笼罩在一片淡似轻烟的雨雾中,“烟波江上使人愁”,远处苍山如黛,近处杨柳新绿。凭栏而站,大家都在出神,想起了什么?关山万里外的家乡、亲人?祖国的前途命运?还是即将而来的分离?

 

2004822

 

分别的时刻终于到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分是为了再次的相聚,耳边吟唱着那首“你的家在台湾省,我的家在重庆市,从前我们是一家人,现在还是一家人,……”分批与客人话别,站在武汉的天河机场,大家眼圈儿红红的,都有种想哭的冲动,相聚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结下的情谊却地久天长。手里紧捏着台湾朋友留做纪念的小纪念品,和苏家小妹、苏家小弟拥抱做别,别了,台湾的朋友们,别了,台湾的亲人们,欢迎你们再来重庆,再来大陆,这里永远都是你们的家!(傅敏)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