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抚州视窗 | 抚州名人 | 临川文化 | 古建遗风 | 民俗风俗 | 旅游景点 | 文化胜迹 | 旅游线路
·市情概况
·自然环境
·历史简况
·综合
·农业、工业和建筑业
·固定资产投资
·国内贸易
·领导介绍
·涉台机构
·机构设置
·环境质量状况
·气候状况
·水资源
·能量资源
·土地资源
·矿产资源
·地理环境
当前位置:首页>>抚州名人
汤显祖的教育成果
2011-01-19 16:30:31     华夏经纬网

    明代著名戏剧家汤显祖的文学成就和艺术成就,早已名扬海内外,成为世界艺术圣殿中一颗光彩夺目的名珠。但汤显诅的教育成果,却被人忽视,乃至被《江西教育人物》排斥于教育家之外,这是不公评的。汤显祖的教育成就与其文学成就、艺术成就同样伟大,并且产生过深远的影响。

  汤显祖,字义仍,号海若,世皆称其“汤临川”。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生于江西临川文昌桥灵芝园。文昌桥汤氏是唐禧宗抚州路宣慰大夫汤季珍第四子汤复后裔,世代书礼传家,到汤显祖以是第23代。汤显祖家藏四万卷书,是其八世先祖代代相积而来,终于形成家族图书馆,为汤祖祖创造了良好的学习环境,凡经史百家及乐府歌咏,天官地理诸书无所不通,使其博学多才,年方弱冠,名已遍天下。汤显祖幼从家学,伯父汤尚质为其启蒙老师,年稍长,从抚州东乡徐良博学古文词;从抚州南城罗汝芳习理学,其取众家之长,逐渐形成独立的思想体系,为中国的戏剧改革及教育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和充实的文化基础。

  明万历十一年(1583),汤显祖考中进士,宣党领袖汤宾尹赞道:“义仍所行科举之文,如霞宫丹篆,自是人间异书”;“制义以来能创为奇者,汤义仍一人而已”。张四维、申时行当朝二相皆令其子以同年欢延致门下,谈以馆选,但汤显祖不肯依附权贵,自请除授南京太常寺博士。太常博士专职讲定五礼仪式,依法应加谥号者,考其行状,撰定谥文,是个闲职。汤显祖选择这一闲职,一是远避政治斗争的旋涡;二是为施教儿子汤士蘧和汤大耆。

  汤士蘧生于万历六年(1578);汤大耆生于万历八年(1580),汤显祖得子已是而立之年,故而痛爱长子汤士蘧。汤士蘧刚满三岁,汤显祖亲躬教养,为其开蒙。汤士蘧在父亲的亲自指导下,五岁能默读《三都》、《二京》,八岁能著文,有“神童”之美誉。汤显祖赞汤士蘧道:“蘧儿原是王佐才,何但文心一路开”。但汤士蘧啬寿,23岁赴南京应举子试时,不幸病故,天夺其算,未显其才。汤大耆与汤士蘧同为吴氏夫人所生,小其兄两岁,游情风雅绰如其父。汤大耆由国学谒选任徐州司马同知,传世之著有《焦尾》、《霜叶》二集。汤显祖对子女的早期教育取得的成功,是其亲身教育的一次偿试。

  明万历十九年(1591),汤显祖因抗疏论劾宰相,而被贬为广东徐闻县典史,掌管缉捕和牢狱。徐闻县地处岭南,荒僻瘴疠,去者罕得生还;当地居民文化落后,不知礼义,人多轻生。汤显祖为改变这一落后环境,其至徐闻后,当即创办了一所包融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引、格物、致知、意诚、心正、修身、齐家、治国等12间课堂的书院,并以“贵生”为书院名,意在鼓励当地民众重视自我的生存权力。贵生书院开学,岭南学子均慕名到此求学,使海南蛮荒之区,竟成弦歌乐舞之圣地。此地学风一直维持到清末科举废除,贵生书院历数百年而不朽,可谓是“桃李天下”。

  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汤显租迁升浙江遂昌县县令,其首重教育,淳化民风,捐私银创建“相圃书院”,开遂昌县书院之端。相圃书院文武兼习,造就门徒将相之才,可见汤显祖创学之心良苦。汤显祖在遂昌任职五年,治化覃敷冠两浙,民皆以耕读为已任,使遂昌声教闻海内,文武英才竟相辉。遂昌县人民感念汤显祖政教之功,于相圃书院内为汤显祖建立生祠,悬挂画像以祀之,至今该县仍年年举办隆重的纪念活动。

  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汤显祖因不满明王朝腐朽的政治,挂冠投亥弃政归里,虽李三才等力邀其复出,汤显祖皆以“独愧身与公等比肩事主,老而为客,亦非予所能也。”而婉拒之。汤显祖居家著述,奉侍两尊人,客教儿女及门徒。

  汤显祖归乡后,择沙井巷建“玉茗堂”设帐讲学,天下理学节义之贤、禅伯词英莫不以登玉茗堂,聆听临川之音而为荣。汤显祖论道讲学,从自己性灵探讨,不从故纸堆里作生活;皆从学道精思,不从帖拈中求出脱。其不羁的性情,在学海中自由邀游,视者无不谓“仙才”,而终不能得其奥。汤显祖门徒弟子知有多少?刘同升曰:“门满三千、徒四海,斗山玉茗。”得其理学文章而名天下者有刘同升、李学铭、吴士元、赵日冕、章世纯、艾南英、罗万藻、陈际泰、傅朝佑、黄太次、叶干、时君可、帅从龙、帅从升、朱玺、甘伯声、李孺德、李至清……等;而光耀门楣者则有汤开元、汤开先、汤维岳、汤大耆、汤士蘧、汤孙绪、汤新德、汤钟灵、汤季云、汤善卿、汤仲武、汤述卿、汤孟征、汤德延……等,子孙门徒星萃一堂,科名接踵,文章焕发。汤显祖弟子中,蟾宫折桂有刘同升,其为明崇祯丁丑科(1637)状元。刘同升谢师道:“临川虽号为文学渊薮,而川岳之秀,实钟于先生……。予不敏,即获身跻玉茗堂;而究无能窥其奥,幸圣天子不以樗栎弃之,身侧翰苑上,而宰辅下,得先生提名所至也……。”刘同升考取状元,足以说明汤显祖教育之成功,亦同时证明汤显祖万历五年(1577)确有中状元的希望,但其不肯攀附权相张居正,而至落榜。科举之弊虽然否定了汤显祖的真才实学,但其将弟子刘同升培养成为新科状元,不正是对万历年间科考弊案的叽讽吗?

  汤显祖为官清正,以直声震海内,故而受明政府的迫害,其自请辞官谢紫归隐已三年,吏部仍不肯放过对他的政治污陷。万历二十九年(1601)吏部考官以“浮躁”为名,对汤显祖追论削籍,以示污辱。但汤显祖并不屈服淫威和恐吓,他教导子徒要正直做人,清廉用世,其徒傅朝佑效仿恩师,维护正义、爱憎分明、不畏强权、诤言直谏,揭露当朝宰相温体仁六大罪状。崇祯帝大怒,将其下狱,活活打死;傅朝佑临危不变、坚持真理、宁死不屈。汤显祖三子汤开远,亦承继父亲刚直之风,抗疏论“朝延刑罚失实”谓:“桁扬狴犴间皆冠带之伦,何以崇奖士节。”崇祯帝怒将其下狱,汤开远在狱中仍坚持原则不肯屈节。左良玉等70余朝臣及太学生,跪叨宫门请释忠良,崇祯帝方诏赦汤开远。但汤开远出狱后,又上疏抗论曰:“辅导东宫,当以身教为先。”其正直不屈,啧啧人口。汤显祖首开万历直风,子徒前赴后继,忠勇可嘉,不辱师门矣。

  汤显祖创立的“汤学”,在国际文学圣殿中,为中国争取到一席之地,是海内外公认的大手笔,其门徒章世纯、罗万藻、陈际泰、艾南英在文学上承传了恩师的遗风,被称为“江西四家”或“临川四大才子”。章世纯赞曰:“亘古今不磨灭,独有若士先生,其人者淘与日月之升恒,予习于见闻而知之矣。……予尝随罗文止从事于先生,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始明目张胆。而知古今文章,日在天地间,在人取携而莫禁故。予与大土(陈际寿字大士)文止(罗万藻字文止)、千子(艾南英字千子)四家,获争斯文,升降之任者,诚莫敢忘其所自耳。”

  司徙李太虚亦为汤显祖学生,其对四大家之文评论道:“……今时皆知章、罗、艾、陈之文,不知其原出于临川(汤显祖号临川),又味玉茗风味。道学渊源匪谨,在我师生授受间而已也。”章、罗、艾、陈不但文章承传玉茗风味,雄视天下;而立品千秋,亦与其师汤显祖如同出一辙。而艾、罗之情尤如临川四梦,艾南英卒于延平,罗万藻闻知,竟因忧伤过度而去逝。

  在汤显祖的教育下,其门徒获取功名、荣登科甲者彼彼皆是,而羽翼传经、文章名世者彬彬辈出,政绩卓著者遍及史志,莫非公之正气所钟是也。汤显祖不但在玉茗堂设帐讲学,为振兴临川教育,力倡筹创临川“崇儒书院”。在其影响下,其子汤开远又在临川创立“归仁书院”,其后裔追思先贤,又在温泉汤家创立“玉茗书院”,这三大书院在临川盛极一时,箕裘克绍代有名人,监川今日被誉为“中国教育之乡”、“神童之乡”、“才子之乡”,汤显祖教育之功不可没也。

来源:临川文化网

抚州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