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抚州视窗 | 抚州名人 | 临川文化 | 古建遗风 | 民俗风俗 | 旅游景点 | 文化胜迹 | 旅游线路
·市情概况
·自然环境
·历史简况
·综合
·农业、工业和建筑业
·固定资产投资
·国内贸易
·领导介绍
·涉台机构
·机构设置
·环境质量状况
·气候状况
·水资源
·能量资源
·土地资源
·矿产资源
·地理环境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胜迹
暘田:一个鲜为人知的宰相故里
2011-01-27 14:52:48     华夏经纬网

    两宋以来,抚州有不少人官至宰相,如晏殊、王安石、曾布等。然而,金溪县对桥乡暘田村在南宋时期曾出过一个副枢密使(相当于副宰相)邓清溪,却没有多少人知晓,甚至连金溪县新、旧县志中都无文字记载。

  11月19日,记者走进偏僻的暘田村。在宗族祠堂正殿中央,并排悬挂着三块古老的木牌匾,分别用楷体写着“枢密府”、“仪同三司”、“姻联天派”。据村民介绍,这是他们祖先流传下来的珍宝,也不知道是何年何代的文物。而有关文献资料表明,“枢密府”是两宋时期总理全国军务的最高机关,类似于现在的国防部,简称“枢府”;“三司”是北宋前期的最高财政机构,号称“计省”,包括盐铁、度支和户部三司,其职权是总管各地贡赋和国家财政;“天派”则泛指皇亲国戚。就这三块木牌匾所撰写的文字来看,说明该村族某位祖先曾在两宋时期官至枢密使,并与皇家结有姻缘关系。在该村族谱序中,也记有相关文字:村族始祖邓清溪公曾在南宋时期担任副枢密使一职。而元末明初的名儒、负责编写《元史》的危素所撰写的《序言》和明代金溪县惟一的状元郎吴伯宗撰写的《谱序》等,也可以作为印证。由于旧时村族正谱只记男而不记女,故晹田村族中谁在什么年代与皇家结有姻缘就不得而知了,这是一个难解之谜。

  暘田,这个鲜为人知的宰相故里,还有许多令人费解的谜,其中最大的谜团是,为什么邓清溪官至枢密副使而在历代金溪县志中无记载呢?

  暘田村位于对桥乡西南10公里处,是一个以邓氏为主的大山村,历来为金溪县望族,旧时有“暘田千烟,孔庙八百,横源何源对半拆”之说。在金溪新县志中,有一条简约的人物传记,记的是南宋时期云林人邓雱曾在村中结社训练士卒并抗击金兵的史实,同时也有该义社与官军一道镇压农民起义军的简约记载。由于时代久远,且无其他资料印证,故不能肯定邓雱就是暘田村的邓清溪。然而,按时间、地域及拥有兵权等因素来推测,把他们两人确定为同一个人,在逻辑上是站得往脚的。如果确实如此的话,那么,邓清溪抗击金兵而被南宋王朝招安去镇压农民起义军,并得以委任为枢密副使,但在元、明、清三代的金溪县志中均无记载等,便很好解释了,因为历史上此类事情屡见不鲜。

  走进暘田村,记者发现村子里保留下许多古迹,有大清道光二十九年的水井,水质仍清澈见底,一直为村民生活提供水源;有明清两代遗留下来的两座宗族祠堂,内有诸多木雕石刻,尤显珍贵;有大约建于清代中后期的大型戏台,其独特的构造及与宗族祠堂相距仅数十米、并列建造的格局等,在江西古戏台建筑史上也属少见。村子里有许多石匾字刻,如“名高义社”等,当是十分稀罕的文物。然而,这些均有待文物专家与文史专家进一步验证。村民们对于记者的到来,显得淳朴自然而热情大方,像是桃花源中不知秦汉、无论魏晋的村民,很有宰相故里的大家风范。而在村主任家中,村主任夫人拿出自家酿造出来的酒让记者品尝,酒色泛青,小酌一口,芬芳满腮、余味无穷,很有古风名酒的味道,村民们戏称这是祖传秘方酿制的“暘田竹叶青”。

  采访结束时,天下起小雨,走出村口时,记者回望,烟雨朦胧中的暘田村,这个鲜为人知的宰相故里,有一片祥和与温馨笼罩,更给人以朴素迷离之感。

抚州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