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魅力汉中 繁体  简体 

 


汉中:古风与古刹

2006-06-05 16:37:20
华夏经纬网

古风:信鬼神,重祭祀

  《汉书?地理志》:汉中楚分也。水耕火薅,民食鱼稻,以渔猎、伐山为业。……信巫鬼,重祭祀,与巴蜀同俗。《隋书?地理志》:汉中之人“好祀鬼神,尤多忌讳。”“崇重道教,犹有张鲁之风”。类似记载,在汉中明、清时期的府、县志中也不鲜见,说明“信鬼神、重祭祀”是汉中古人的重要风俗,而且源远流长。

  从汉中多处史前文化遗址出土物可知,人类在汉江上游谷地生息繁衍的历史,可上溯到百万年前至数十万年前。那时的汉中原始人使用自制的粗糙石器,从事着原始的农牧业、手工业。他们与生活在其他地区的原始人一样,对自己生活的自然环境,如四周的莽莽群山、中流的涛涛汉汇、奇异的动植物,以及许多自然现象,如风雨雷电、洪水地震等,无不充满着神秘感、恐惧感,他们认为万物皆有灵,都得罪不的;同时他们也以好奇的眼光对自身生命的来源、自己的祖先进行着各种猜想。于是,原始的拜物教、生殖崇拜、祖先崇拜等,就成为主导汉中原始入日常生活的主要精神支柱。西乡李家村、南郑龙岗寺等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不少陶器,其造型、纹饰等,就是这种精神支柱的抽象反映。

  三代时期;雄居于汉江上游谷地的主要部族是褒国。以生产落后、经济相需故,褒人服从周室最早,他们与巴蜀等南国(周人把秦岭以南的各部族称作“南国”)众部族曾参与武王伐纣之师,并很早就有婚姻关系。褒人从周朝学到先进的生产知识,使自己成为南国领袖的同时,也耳濡目染了周人的许多风俗习惯,其中就有祭神祀祖的作法。例如,褒人每年都要祭拜周边的神山圣水,尤其对矗立在汉中平原南缘的旱山(世传灵异,被奉为南国镇山),更是崇敬有加,设坛隆重祭奠。《诗?大雅?旱麓》有“瞻彼旱麓,榛苦济济,岂弟君子,干禄其弟”。“消酒既载,騂牡既备,以享以祀,以介景福”的诗句,据说就是对这种祭奠的记录。在南国各部族中,褒人独主旱山之祀,使其领袖地位更加巩固(参见任乃强《华阳国志校补图注》)。褒衰落之后,庸、巴、蜀先后占有其地,祭山祀水、拜天敬地的风俗更盛,这正是《汉书》所说“与巴蜀同俗”之原由所在。随着时间推移,汉中古人崇信的神鬼范围也不断扩大:家神、土地、门神、灶君、龙王、玉皇大帝、王母娘娘、送子观音以及风雨雷神、山魈、毛鬼神、背篼神等等,神名仙号稀奇古怪,不一而足;各行各业也有各自的神:猎人敬山神、铁匠尊老君、木匠拜鲁班、医生奉药王等。这些神鬼牢牢地索缚着人们的头脑。

  汉代,道教、佛教先后传入汉中,并日趋兴盛。汉中人在迷信鬼神的同时,又增加了对道宗佛祖的顶礼膜拜。随着信道拜佛者日众,“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炉香”渐成为古代汉中百姓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各县庙宇庵观遍布,道士僧尼无处不见,无论城镇乡村,也不论仕农工商,对道家佛爷的无比虔诚、迷信风气之浓,实为他处少见。此种情况从古代一直延续到新中国成立之前。诚然,在阶级社会中,汉中古人敬奉神鬼、崇信佛道,离不开深刻的社会根源:在生产力水平依然低下的情况下,古汉中人很难摆脱社会异己力量的支配;他们对剥削制度造成的巨大苦难非常恐惧和绝望,把美好的期望寄托于神灵的保佑;而剥削阶级为维护其统治,则极力混淆佛、道的基本教义,大肆宣扬“宿命论”等观点,以此作为麻醉和控制老百姓的重要精神手段。汉末“五斗米道”传人张鲁据汉中,建立政教合一政权近30年。其时,汉中百姓家都供张天师,道教主宰着人们的命运。唐文宗尊道教为国教,汉中境内又是唯道必尊。至于佛教,历朝历代莫敢稍有懈怠者,汉中当政者自不例外。明代以后,伊斯兰教以及在西方盛行的基督、天主教也传入汉中,又有部分汉中人信奉这些宗教,只是信徒远比信佛道者少。至于一些邪门歪道如一贯道、皇坛、巫婆、神汉等,往往给自己蒙上神秘面纱,干着骗财害命、制造社会混乱等勾当,也曾蒙蔽了少数汉中百姓,在他们中—度出现了信巫不信医、有病只求神不吃药的现象,造成家破人亡的恶果。

  在汉中古人“信鬼神、重祭祀”的风俗中,值得称道的是怀念祖先功德,不忘有功于国家、有恩于汉中、有德于百姓的先贤、良臣、廉吏的内容。旧时的汉中,从农村到集镇,到处都有宗祠,供奉祖先牌位,而祭祖又是家族最重大的活动,深入人心,代代相传;许多大家旺族都有家谱、族谱,牢记先人所走过的历程和创业的艰辛。此外,各地都建有专祠,奉祀大禹、刘邦、萧何、李固、田叔、诸葛亮、岳飞、杨从义、原杰等多人。从中也可看出汉中古人“吃水不忘掘井人”,以先贤的功绩激励后人、继往开来的传统美德。

  汉中古人重祭祀的内容也多种多样,如祭祖(春日送灯、清明扫墓、中元献麻谷、冬月送寒衣、腊日祭祀等)、祭神(家神、门神、灶神)、祭先贤(孔圣人、蔡伦、屈原等)、求雨、打青醮(求神消灭农作物病害)、烧拜香等。民间因人们源流不同而在祭祀时间、形式上各有差异,但从未忽略任何一次祭典,而且每祭都要由家长或村镇会首主事引领全体乡民,备齐各种祭品,按照传统仪式,毕恭毕敬、至尊至诚、一丝不苟。一般较大乡村都有神会、拜香会等组织。至于官府,按照朝廷颁布的祀典礼仪进行,因各地大同小异,此处不再赘述。

  汉中古人“信鬼神、重祭祀”之风俗,数千年采一直是汉中乃至陕南各县最重要的民俗。至民国时有所改革,而在新中国成立后,此风大多革除(祭祖除外),但近年来求神拜佛现象重新抬头。在正常的宗教活动之外,一些邪教也时有蠢动。对此,在各级政府加大打击力度的同时,广大群众也要不断提高科学文化素养,以健康向上的新风俗替代旧风俗、旧习惯,坚决对邪教说“不”!

  古刹:遍秦巴,多佳胜

  与汉中古人“信鬼神、重祭祀”风俗相对应的,就是汉中境内古刹名寺众多,寺、院、庵、观、堂、宫、阁、殿、祠、坛遍布秦巴之间。清嘉庆《汉中府志》记载的较大庙宇、祠坛就有553处,按现今汉中乡镇数计,平均每乡镇两座以上。汉中各县旧志书也记载了本地大量的此类设施。新县志对此的记录虽较简约,但从中也可了解各县遗存寺庙情况。城固县清康熙年间有较大的佛道庙宇64处;旧时民间有“东西原公(村)十里窎,一里一座庙”之说;解放后尚存佛寺286处。洋县在解放前尚有寺院庵观430余处。南郑旧志载境内有影响的寺庙20余处,但未记入的,如今红庙境内有住持、有庙产的中小型庙宇就有30余处,全县不少于300处以上,至于财神、土地、魁星等独家小庙,几乎村村皆有。《镇巴县志》记载:清嘉庆时设定远厅筑厅城,就建庙20余座,而乡村集镇的庙宇则不计其数,土地庙随处可见,泉旁有龙王庙,山垭有山神庙,河流交汇处有锁口庙等等。汉中各地情况基本如此,总之是庙宇林立,难以数计。在众多较大庙宇祠祀中,有些是各县都不能少的,如社稷坛、先农坛、风云雷雨山川坛、文庙、城隍庙、关帝庙、启圣祠、名宦祠、乡贤祠、昭忠祠等。而各县又根据本地情况,设立不同的寺院、庵观、祠堂,以祭祀不同的神仙及神化了的先人圣哲。如留坝厅早有留侯祠(祀刘邦谋士张良);定远厅有桓侯庙(祀张飞)、班公祠(祀首任同知班逢扬);南郑、褒城均设酂侯祠(祀汉相萧何);城固有唐仙观(供奉得道成仙升天的唐公昉)、原公寺(祀明代原杰)、杨将军庙(祀宋代杨从义);洋县建有蔡侯祠(祀纸圣蔡伦)等。一般情况下,府、州、县城内大的坛、庙、祠等多由官府出资建设并祭;散处名山圣水和乡村集镇者,则多为民建或官民合建,以民祭为主。

  在汉中的古刹中,史有确记的明代及以前者,就有162处,其中汉至宋代的又占半数以上。它们大都名噪陕南,有的名闻全国,为汉中珍宝佳胜。只因历史年轮更替,这些古刹名寺有的早已淹没于尘埃之中;有的遗迹尚存:有的经历代修葺或重建,保留至今,成为当代不可多得的宗教圣地和名胜古迹,吸引四方人士前宋朝拜、旅游观光。汉代以前的古寺,史籍无载,但古汉中人祭天祀地,尤其是褒人祭祀早山之所,在周代即已有之,这就是南郑。据专家考证,那时的祭法较原始,只是随地置祭品酌酒求神赐福而己。周天子经常祭奠华山和歧山,其祭祀之地因以为邑,分别被称作“郑”(在王畿之内)和“西郑”(在王畿之西)。按周人习惯,他们把褒国在旱山北麓、沔水(即汉水)之阳祭奠旱山之所(也渐为城邑)称为“南郑”,因其位于周王畿和秦岭之南。南郑这一周代古邑,原本为褒人祀旱山之所,后渐成汉中乃至陕南地区的名城巨廓,已历数千年之久。除南郑外,还有一些考辨不清年代的祭祀之所。如《水经注》记:“汉水右合池水,水出早山。山下有祠,列石十二,不辨其由。盖社主之流、百姓四时祈祷焉”。类似情况,恕不赘述。

  大凡古刹名寺,都离不开隆重的宗教庆典,并伴有物资交流及文化娱乐活动。汉中的许多寺院庵观,旧时每年都要举办各种各样的庙会:诸如酆都会(农历二月初一、七月十五两次)、松花会(二月初二)、二郎会(二月十五)、蟠桃会(三月初三)、娘娘会(三月二叶八)、佛祖会(四月初八)、天师会(四月十五)、城隍会(四月十八)、关帝会(五月十三)、雷祖香会(六月二十五)、文庙会(八月二十六)等。每逢会期,香客游人如织,摩肩接踵;饮食摊点、杂货铺店遍布,生意兴隆;戏班子上演连台大戏,民间各类杂耍也撂摊助兴,热闹非凡。此类庙会在汉中解放后一度减少,近些年恢复较多。留传下来的众多古刹也得到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又趋活跃。寺院内常年香烟燎绕,晨钟暮鼓不绝于耳。

  汉中的不少古刹名寺建在雄山秀水之间,如紫柏山麓张良庙、午子山上午子观、天台山巅天台寺、哑姑山的宝峰寺、大神山的大佛洞及小南海、中梁山上乾明院、牛头山下牛头寺、朝阳山的朝阳寺、嘉陵江边灵岩寺、养家河畔当口寺、嶓冢山禹王庙等等。其所在地都成为汉中古今有名的风景区,它们犹如色彩缤纷的奇朵异葩,为原本秀美的汉中山川锦上添花。即使位于城镇、川道的寺院、庵观,如龙岗寺、草堂寺、净明寺、圣水寺、武侯祠、开明寺、智果院、蔡侯祠、良马寺……,既是声名远描的宗教圣地,又是记录汉中历史的璀灿夺目的文化遗珠,同样倍受人们青睐。

  而今,汉中古刹新姿,成为振兴全市旅游业,进而加速汉中经济整体大发展的宝贵资源,同时对推动人文事业的进步也有着不可估量的重要作用。汉中人民应在古刹名寺上多作大文章,使汉中山川,更秀美,汉中文化再上层楼。朱林枫(作者单位:陕西省南郑县志办)   中国汉中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