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魅力汉中 繁体  简体 

 


留侯庙??张良的香格里拉

2006-06-05 16:34:06
华夏经纬网

    世上的好多事呀,扑朔迷离,很值得玩味,可往往玩味再三,也还是扑朔迷离,弄不出个所以然来。

  人是高级动物,不同于其他动物就知道吃喝拉撒睡、最多在雪地里撒点野或者对着天吼上几嗓子,人想的多,想的复杂,想的乱七八糟。譬如,从古到今,哪一个不曾想过要飞黄腾达、出人头地,换句话说,都有个理想,或者说愿望也行;这还不够,人们当然要孜孜不倦地折腾——或者说奋斗——来实现它。古龙小说里的傅红雪,每日挥刀九百次,所以才成就了天下第一快刀;GE的掌门人刚刚退出江湖,上海的年轻老总们手里立刻捧着本杰克传奇;就连祠堂里住着的阿Q先生,念念不忘的还是发达。与此同时,又不知有多少人憧憬着世外桃源,渴望着摆脱红尘俗事呢!庄子不是梦见了蝴蝶,而是梦想着彻底的自由;彩云之南,耕耕田、读读书的,远不止是陶渊明一个人吧;现代的人煽情都是一把手,于是一顶又一顶大帽子扣在别人头上,一会儿迪庆是最后的香格里拉,一会儿稻城是最后的香格里拉,好不容易盼到了长假,风尘仆仆赶到那里一看,最后的香格里拉挤满了人,其中有邻居甲,同事乙,网友丙,势不两立的冤家丁,真是宾至如归啊,算了,还是回家去罢。

  这个地方,藏在连绵不绝的秦岭深处,唤作紫柏山,既不是最后的香格里拉,也不是第一个香格里拉,甚至从来没有人称呼这里是什么香格里拉。然而"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更何况这里古树参天、泉水叮咚、草木葱茏、云雾缭绕,林间飞鸟成群,溪中虾舞鱼游,象煞了人间仙境;山中据说有七十二洞,八十二坦,当中的第三洞天更是仙气袭人,距离现在很久远的时候,紫柏山果真住着一位活神仙,常在这洞中与好友下棋、念经。神仙我们一定是看不到了,但处处可见神仙的踪迹,透出香格里拉的气质——不单是出自天地间,也该是出自神仙心。

  这位天上的神仙,还曾经是人间的相国。他,就是西汉开国功臣张良。

  汉高祖刘邦得了天下,论起英雄来,第一个提到的,就是张良。"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也就是说,张良有出谋划策的才华。刘邦还称赞萧何有治国安邦之贤,韩信有攻城拔寨之能,感慨自己之所以能够夺取江山,完全是因为这三位人中豪杰的鼎立相助。汉初的演义故事中,张良、萧何、韩信可谓铿锵三人行,好戏连台。

  张良原本是战国末年韩国的贵族子弟,本不姓张,而姓姬。他还年轻的来不及做官的时候,就看见黑压压的秦军铁蹄踏过。卷起的滚滚尘埃中,是韩国的宗庙塌了,是韩国灭亡了。姬公子对伸手可得的安逸生活嗤之以鼻,他散尽万贯家财,千金聘求刺客,想要杀掉秦始皇,为国报仇。后来,他在东方的沧海君那儿聘请了一名大力士,在博浪沙伏击巡游的秦始皇。大力士将120斤重的大铁锤砸向秦始皇的座车,结果瞄得不太准,却将副车给砸得扁扁的。事败后,姬公子为逃避追捕,隐姓埋名、流落他乡。

  失意的韩国公子改名换姓,世上平白就有了一个张良。一天,张良在邳县的一座小石桥上遇见个怪老头。老头见着张良,不但口出不逊,而且将他支使来支使去,"三纳其履".堂堂的公子刺秦不成,沦落到这般田地,还要莫名其妙地被一个糟老头子欺辱,这算是什么事呢?张良仍然遵照吩咐给老头提鞋、穿鞋,不愿跟他计较。谁知道,这却成了张良一生的重大转折点。这老头儿乃是世外高人,后人称"黄石公",他见张良是块材料,便赠他《太公兵法》,顾名思义,是姜子牙留下的兵法奇书。张良得了这本书,经常研读,一改过去的莽撞蛮勇,变得满腹经纶、足智多谋。

  10年后,陈胜、吴广起兵反秦,秦王朝开始岌岌可危。张良以他的奇智大谋,辅佐刘邦。虽然他并不善于打仗,但屡次在紧要关头帮助刘邦摆脱困境、转危为安,之所以数次力挽狂澜,都来自他内心从容镇定,双眼明察秋毫。

  乱世之中张良尽心辅佐刘邦,待到楚汉战争以霸王自刎江边、刘邦当了皇帝而告终。到了开始论功行赏的时候,张良却谢绝"则齐三万户"的厚封,而表示"封留候足矣";那以后,张良又不止一次象高祖刘邦示意他有意退出朝政,"愿辞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刘邦死后,吕后篡权,在一片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中,吕后先是杀了韩信,又烹了彭越,面对朝廷之中的阵阵血雨腥风、一片乌烟瘴气,张良可谓悲愤交加,终于跟他的好朋友赤松子"道行避谷"去了。

  昔年姬公子舍弃万贯家财谋刺秦王,博浪沙一击不中后被迫逃亡,隐去了名字,变成了张良;几十年后,张良成就了伟业,却舍弃荣华富贵,从浮华人间中将自己隐去了,变成了活神仙。两番舍弃,两次逃循,两度藏隐,面目虽有些相似之处,境界却差别大了:从满腔热血到淡泊名利,从迫不得已到进退自如,从英雄到神仙。有人称赞“英雄退步即神仙",这一步,经历了漫长的时间。

  今天位于汉中留坝县的紫柏山,作为汉中盆地的北部屏障,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当年张良送刘邦入汉中,返回时烧毁了距此不远的古栈道来麻痹项羽,可以说用心良苦。也许早在那时侯,身世飘零、久经沙场的张良,面对白云封顶、雾霭沉沉的紫柏山,已经隐隐约约听见了云端里召唤他的声音。

  后人在紫柏山修建了留候祠庙以祭祀张良。蜀道虽难,秦岭虽险,挡不住王侯将相、显赫人物来这里拜祭张良。林则徐、冯玉祥等都曾在那风起云涌、动荡不安的大时代到这里吊古慰今,留下篇篇豪言壮语。

  如今进到庙里,但见牌匾、碑刻林立,对张良的景仰、赞赏之情溢于言表。"激流勇退","智深勇沉","古今一人","相国神仙"……最绝妙的当属于右任,他只用区区八个字就把张良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件大事概括出来了:送秦一椎,辞汉万户。

  太史公司马迁在《史记——留侯世家》中写道:我怎么也犯以貌取人的毛病呢?我总以为张良该是伟岸的魁梧男子,没成想他的身材、相貌都和女子一般娇柔。人不可貌相呀!看看张良庙内的塑像,的确,他身材细细小小,长的眉清目秀,用今天的说法,是个小白脸,怎么也难以同那个烽火连天、快意恩仇的年代联系起来。果然象是云海间的小神仙,逍遥自在。用算命先生的话来说,一定是"注定了的神仙".《三秦都市报新青年周刊》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