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中国·金州 黔西南投资指
·兴义市招商引资优惠政策(
·关于印发《兴仁县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在酒博会上签约招
·黔西南州2012年招商引
·关于进一步加强招商引资工
·关于成立黔西南州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招商环境——美丽
·中国南方电网兴义供电局简
·兴义市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简
·黔西南州乐呵化工有限责任
·贵州宜化化工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兴义电力发展有限公司
·贵州天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简介
·贵州亿鸿钢结构有限公司简
·望谟县重大型企业介绍
·黔西南州优家物业管理有限
·黔西南州通大机电设备有限
·黔西南州俊锋科技有限责任
  当前位置>>金州采风
[风水考察]桐源看风水:何应钦祖地揭秘
2013-02-05 10:25:29    华夏经纬网

    注:本文转载经征得作者桐源居士同意。内容出自桐源居士著作《百年堪舆——将帅家国》“万峰石林  一马当中——何应钦”一节

  发自乌蒙山脉、南下穿越万峰林而结的何应钦故居,龙行既气势磅礴,又玄机重重。龙荫大山所展现的兵戈之象,天下罕见,何其壮观!父母山一马当中,自身稳坐于“太师椅”中,前砂漫至天际的点兵,无不显示着为将至尊的威严。这里,诞生了国民党陆军总司令何应钦。

  气象万千的何应钦故居,蕴涵着太多的风水秘密。地质的变化,以及山水、气雾,均与所主之人密切相关。甚至于屋前的拜台、唇毡,都大有考究。

  国军总管  反共恐日  何应钦(1890—1987),字敬之,祖籍江西,出生于贵州兴义,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

  

  

图片:何应钦.

  

  1909年秋,何以“第一名正选”考取留日学生资格,赴日本陆军预备学校,先在振武学校学习日文和军事基础课,再升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成为该校第27期学生。蒋介石是何的前一届,两人就此开始长达数十年的合作。

  何亲日、恐日,是国民党内对日妥协、亲日暗潮的代表人物。冈村宁次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6期的学生。这一对颇有交情的同学,10多年后一个是中国战区的陆军总司令,一个是日本驻中国派遣军的总司令,战争让他们成为了对手,同时也让何为此蒙受了许多不白之冤。

  何是坚定的反共人物。从1926年支持蒋制造“中山舰”事件起,到“四·一二”先事发难,积极配合,抗战时期“攘外必先安内”和“皖南事变”……何是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政策的制定者和参与者。

  何应钦的一生,助蒋成功,因蒋而飞黄腾达。在蒋介石兼并异己的新军阀混战和反共的历史上,他的作用举足轻重,军中地位长期屹立不倒。历任国民党军政部长兼参谋总长,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行政院长兼国防部长,是国民党军队的“大管家”。

  何的上述作为,包括成与败,以及笼罩在其身上的历史谜团,与祖上风水有什么联系?

  乌蒙磅礴  南下万峰  何应钦故居位于贵州省兴义县泥凼镇,坐乾兼戌,是一座典型的三合院建筑,由何应钦之父于1874年修建。建后16年,何应钦在此出生。

  今人赋予诸多风水传说的泥凼风波湾,为何家修建故居时的暂居地,1875年故居建好后空置,后有何氏家室于此幽居。与何应钦故居相距数里、朝向完全相反,面山而建势成蜗居的这处阳宅,风水上不值一提。

  何家祖籍江西临川,清咸丰初年移居贵州兴义。据说,何家有一懂风水的祖先,从兴义寻找龙脉一直跟至泥凼,最后终于找到龙脉的尽结之处,这便是泥凼镇上的何氏故居。

  何氏家族乃至为何应钦作传、纪事者,都认为何应钦能“佩虎符,总节钺,纬武经文为国干城,而处世接物开朗坦率”,是“钟山川之灵秀”,“盖受此自然环境之陶冶与影响”。

  何氏故居真的是“钟山川之灵秀”的龙脉正结吗?这得从故居的来龙说起。

  黔西南地区,地势纵横交错,地质带特别,兴义周边出现几处大的扭断,形成地质断裂,从而分成多种地质结构。但细心考究,龙脉欲断还连,神髓有迹可寻,也还是能够发现龙脉结作的蛛丝马迹的。

  “乌蒙磅礴走泥丸”,毛泽东《长征》中的诗句,脍炙人口。何氏故居正是发脉于云贵地区的乌蒙山脉。贵州省六盘水市西北约40余公里处,海拔 2900.3米、巍峨高峻的韭菜坪,便是何氏故居的太祖山。

  贵州最高峰、被称为“贵州屋脊”的韭菜坪,是世界上最大的连片喀斯特地区。放眼四周,乌蒙山连绵起伏,气势磅礴。由此一路南行,在盘县折而东南,约60公里,到达兴义市北。由于龙脉奔行踊跃,山势峻峭,翼侧一脉低而旁侍,紧密护从,中间出现一条峡谷,这就是著名的马岭河峡谷。龙脉雄昂高峻,主次分明,东面护脉傍而得力,龙脉贵耀可见一斑。龙脉直下兴义县城,跌断过峡,充分蓄气,过水后重起少祖。在两翼护从绵密,右路已向南充分突出的情况下,龙行步伐变得急促起来,沿东偏南方向一路挺进。

  据民国《兴义县志》,兴义“由县境西北倾斜,走向东南,实为滇、粤(桂)、黔三省要地。县西接滇,南倚粤(桂),山虽绵亘而有稠密相间之形,地虽空旷而有灌溉相资之利……山脉一支东南走向,土人呼曰箐山,由捧鲊发玉乡,经苦竹箐、肥猪箐、黑发箐、八角箐、桅杆山以至行山湾抵应钦乡(原名泥荡)。均属石灰岩层,大都怪石嵯峨,童然不毛,交南三区地段所谓箐山脉是也。再延至县南箐口,缓倾斜走南盘江滨,与粤(桂)西都阳山对峙,于是由石灰岩变沙岩土山。”县志的记述准确反映了该地区的地理态势和地质情况。

  

  

图片:泥凼石林.jpg

  

泥凼石林

  

如果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那么龙脉的结作并不稀奇。埋头行进约10公里距离的龙脉,因为前面出现的一幕罕见的壮观场面茫然失措。东面宽达数十平方公里的万峰湖,烟波浩淼,蔚为大观;南面,难以胜计的万峰林,无边无际,有如千军万马横亘于前。龙脉至此,唯有重行跌断,随波逐流,融入其中,又一个长达10多公里范围内难觅其踪,潜藏不见。

  据记载,万峰林是由数万个奇峰异石组成的浩瀚峰林,根据形状,可分为列阵峰林、宝剑峰林、群龙峰林、叠帽峰林5大类型。总面积3万余亩的泥凼石林,既与万峰林、万峰湖组成巨大的画卷,又独立成景,气势宏大,雄奇壮观被誉为“天下奇观”。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曾两次到兴义考察,描述万峰林“磅礴数千里,为西南奇胜”,相传曾发出“天下山峰何其多,惟有此处峰成林”的赞叹。

  一路降龙而来,融入万峰林中的龙脉,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经过10公里的脱卸,于万峰林东南部重起少祖,崛起一高大金星,东西连绵数里,开张展翅,状如大鹏展翅。然后一脉中透,向西南蜿蜒而下,约3公里,雄起一列东西走向、长达10多公里的山脉,名为龙荫大山,这就是何氏故居的父母山。

  

  

图片:何应钦故居地形图

  

何应钦故居地形图

  龙脉雄浑有力,多次跌断,反复过峡,护从自然得力,所荫之人必机敏应变,有惊无险。何应钦一生,曾多次遇险。其中1945年就有两次:一是在前线遭遇炮击,弹落100多发在身边,炸出21个弹坑竟毫发无伤;二是巡视阵地后下山过河,遇河水突涨,便桥过一截洪水便冲走一截,险象环生,最后落水,所幸岸边水浅,得下属相助,安然渡过。

  龙力深厚的何氏故居,结作之形又如何呢?

  龙荫山脉  一马当先 到过泥凼何应钦故居的人,都会被这里特殊的地质构造、山脉走势、峰林组合所震撼,得出这里风水不一般的感觉。只是,风水上好在哪里?有些什么玄机奥妙?并非每个人都能看得出来。

  散漫的峰林终究缺乏凝聚力,茫茫峰林不可以长期无主。一路南下的龙脉,穿越万千峰林,至泥凼镇北,龙荫大山应运而生,数十座形态各异、“童然不毛”、组合精妙的山峰齐刷刷地排列成一张略成东西走向的帐幕,充分伸展,巍然屹立。何氏故居就在该山列的有力屏障下,离开帐幕约2公里距离,于南部适中位置面东南而建。

  从风水的角度看,何氏故居奇的不是前朝,而是龙身所带、无法掩饰的贵耀之气,万千峰林所象征的万众拥戴。长达10多公里的龙荫山脉,是万峰林南部的最后延伸,也是风水的聚结之处。后靠龙荫大山的何氏故居,东、西、北三面有无数的峰林集结,左后挟万峰湖,夹山带湖。受到湖、山四围簇拥的龙荫大山,地位显赫,气势不凡。尤为奇特的是,龙荫大山矗立的峰林中,枪、矛、戈、刀、御屏、兜鍪等一应俱全,横连排开,一马当中。海拔 1787米的马头,昂首西向,镶嵌在这张甚为壮观的画卷中央,高于群山,傲视同僚,势压万峰。

  

  

图片:故居倚靠的天马山

  

故居倚靠的天马山

  

这是一列贵重万分的莲花大帐,两翼开张,天马雄踞。完成龙脉行止中最大幅度的一次开帐,居中从天马透脉而下,蜿蜒南行,起金转土,何氏故居于山腰成天财穴结作,状如端坐太师椅上的统兵大将。方位上,丁位展旗,未位帐幕,巳、丙三台、马,乙、卯方旗、鼓,乾、亥方后靠天马,艮方御屏,子、癸方戈矛。前临的桂北丘陵,千峰万岭,犹如百万雄兵,民间有“千峰来朝,万山俯首,大将点兵”之说。

  何应钦的风水之根,深植在生养他的这片故土之上,其经历、成就和性格,均与风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故乡山水的孕育、渗润,影响着何日后的作为。从韭菜坪南下的龙脉,中途潜藏于万千峰林之中。各种兵器罗列,形神兼备的龙荫大山,是万千石林的代表也是龙脉真性情的显露,居中的高头大马实际上就是引领万峰石林的主将,是带领群山前进的统率。从何出生的那一刻,尤其是任黄埔军校总教官的时候起,他的军中地位,他的“福将”之誉、“武甘草”之称、“何婆婆”之名,以及他的成功、道德、长寿等等,就已经开始确立了。

  

  

图片:天马

  

天马

  如果说,一马当先是何氏故居周边山地组合最明显的外部特征,那么,地质变化则是何氏故居最重要的内在风水因素,也是龙脉结作、龙穴成立的关键佐证。

  龙荫大山、故居、故居前砂,石灰岩、沙岩、土山,短短二、三公里距离,地质变化渐次完成,区间界限明显。山上寸草不生,山下绿树成荫。从风水上看,石变土,粗变细,老变嫩,顽劣变灵秀,是难得的风水贵证,也是龙脉结作的重要依据。处于沙岩与土山两种地质结合部的何氏故居,地貌特征与石灰岩迥然不同,成为何氏故居风水的妙胜之处。地质的有序演变,无疑是风水上佳的配置组合。正是龙荫大山,使本已消失于无形的龙脉暴露无遗。背靠坚不可摧的宛如铜墙铁壁的岩石峰林,过沙岩于土山中建造的何氏故居,已没有峰林的曜煞,变成适宜人居的环境,地质的反差凸显其秀美。与龙荫大山的嵯峨不毛相对,故居地貌已返璞归真,回归了自然恬美。

  龙荫大山开列的莲花大帐,正义凛然,天马有不屈之象,昂扬奋进,何应钦一生大节不亏,备极尊崇。出身泥凼的何应钦,终生定位准确。与蒋追求的至尊地位不同,何谋求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是负载驭手的千里马。在军阀混战中,何助蒋击败了一个又一个的对手,自身亦得以在错综复杂的派系争斗中游刃有余,稳操胜券,成为陆军的“保姆”、蒋的“大管家”、国民党军队的第二号人物,是著名的“不倒翁”。后来虽也曾失势,但终不失宠,两蒋时代享誉不绝。特别突出的是,何军人作风,一丝不苟,终生腰板挺直,至老不变。从风水上看,何的这种作风,来源于故居太祖的尊贵,以及后靠龙荫大山、一马当中的堂堂正正。

  如果说,地质上的变化,透露出龙脉结作的玄机,那么,父母山、穴山与前朝之间的高低层次,既逐级而下又团聚回环的地势,则明白无误地释放出所主之人身份贵为上将的风水信息。

  当地人喜欢把何应钦故居前面的“观景台”称之为“点兵台”。遥望广西隆林丘陵山脉,确实气象万千。先为两重连袂前来拜朝的山脉,共计10多路纵队,排列是那样的整齐,神态是那样的庄重,宛如训练有素、列队等待检阅的正规军。因5条山脉聚集一起,又有“五马奔槽”之说。三台华盖、旗鼓、案台、走马等,融于拜朝队伍中,或前或后环侍,或分列左右两侧。10余公里外,大江横而环绕,南盘江与北盘江于东面在一望无际的群山后汇合成红水河,成为珠江的支流。

  非凡的风水,常派生非凡的作为。 1945年9月9日9时“三九良辰”,何应钦在南京主持受降大典,接受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投降书。不管后人如何看待这段史实,甚至非议何应钦是否具有资格,但从风水上看,背靠威武雄壮的龙荫山脉,稳坐交椅,凝重地接受前面众山臣服朝拜的何氏故居,是具备这种气象的。综观同时期国共两党重要军事将领的风水根基,何虽非唯一,但也当之无愧。

  何氏故居穴法,看似普通,实不简单。细细观察可以发现,何氏故居靠山不甚对称,俨如一把微微倾侧的椅子。然而,这并不是何氏故居风水的缺陷,而是一种十分正常的形态。正是这种看似不完美的结作,隐含着龙脉风水的真谛和精髓;外行人看似完美的形态,要么人为,要么虚华不实。

  

  

图片:何应钦故居风水态势图

  

何应钦故居风水态势图

  风水就是这样奇怪,既有规律但又不循规蹈矩。龙行委屈是风水的普遍规律,大富贵地为脱煞避凶,往往倾而前窜,走而欲飞,偏侧欲倒。凡此种种,乃是龙气强盛、一时收止不住的表现。即如正在奔跑中人,突然停步,必有站立不稳的情形一样。何氏故居,离后面屏障之石山仅2公里,如此短的距离,必须完成变化脱卸结作的全过程。而实际上,就在这段异常宝贵的距离上,龙脉出现两个最明显的变化,一是龙荫大山上坚硬的花冈岩石质,从山中间往下即着手变换,由硬石变砂石相间的沙砾土,再由沙砾土变黄粘土,至故居处完全变成适于居住、便于耕作的田间土;二是天马山下,龙行蜿蜒,非撞背直来,距离虽短却不忘蜕变,连抛星辰,将近结作,再起浑圆金星,略开“个”字,只是青龙承继来龙扭曲之势向左侧倾,呈现龙长虎短之形。祖上贩牛、染布发家的何应钦之父何其敏何等精明,显然悟透了龙行的体性,饶虎减龙,故居靠左而建。

  从故居本身看,位置确实偏左,但就故居前的一块田畴以及前砂而言,却又丝毫不偏。这块田畴,风水上除了作为穴证之外,还是判定龙脉贵贱及力量大小的重要根据,名为拜台唇毡。只是拜台有不平正之象,向外逐步前倾,减了分数。

  “拜台”有如祭祀之台,“唇毡”取铺毡展席之意。穴前拜台唇毡天然生成,象征龙脉结作从容不迫。前有拜台,为武者非将军不备。

  研究何应钦祖上风水,光考察其为将的尊贵是不够的,还应当关注其终生挥之不去的心结,找到解开其身上历史谜团的风水根源。

  与反共的坚定立场相比,何应钦在亲日、恐日上笼罩着太多的迷雾。

  何亲日,缘起他的经历;恐日,源于他的了解。但他与汪精卫等汉奸截然不同,非汉奸可以相提并论。他坚定地留在抗日的阵营内,而且担任了抗日的国民党军队的主要领导人,这一点自始至终没有任何的动摇和改变。

  何能隐忍,为蒋负罪分谤,含垢忍辱,这些,突出表现在何梅协定、西安事变等事件上。达成和签订的《塘沽协定》、“何梅协定”,备受史学界争议,一度成为其卖国的口实。不过,历史最终又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何具有隐忍不发、代人受过的宽阔胸怀。

  西安事变,何主张武力解决,逼张就范,这与宋美龄等主张谈判解决不同。何、宋方法上不同,但殊途同归。越来越多的人怀疑,这是一出高明的、成功的“双簧”。

  有趣的是,蒋介石去世后,何晚年拼命辩解的这些不白之冤、个中之谜,竟与乌蒙山脉起祖,以及故居前朝点兵状飘飘渺渺、仿佛云里雾里的意景有着惊人的相似。

  何氏故居,靠山完美,但前砂有缺陷,前朝不如后靠。来龙磅礴,父母山堂正,并不能包有前朝。与父母山清清朗朗的景况不同,故居前面正对的,非广西十万大山,而是渺渺茫茫的丘陵,海拔高度要比其来龙后山至少低百米以上。地势的落差,造成了何氏故居水气升腾,终日云雾缭绕,宛如处身梦幻仙境之中。

  清清朗朗,有为官清正的优点;云蒸霞蔚,利将领征战,龙贵有神鬼莫测、用兵如神之功,龙贱则易取其辱。世间诸多冤情,沉冤难雪,莫不与迷雾有关。大龙大脉的何氏故居尚且如此,一般结作地自无异理。

  

  

图片:故居前砂

  

故居前砂

  故居之弊,不在于位置偏侧;拜台不完美,不影响故居的大贵格局;云雾缭绕,给所主之人增加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是非功过有时变得说不清道不明;故居的风水缺陷,还在于蝉翼水、元辰水去不清,脱卸短促,石煞犹存。  

  何终生无后。主流说法是,1921年12月,在云贵军阀派系争斗中落于下风的何在云南昆明被人暗杀,身中两枪,一枪在胸部,一枪在腿部,有说击中睾丸;另一说则是何小时候爬树,被树枝挂伤档部。

  何无后嗣,不但在顽石林立的祖山及脱卸过程中埋下根源,还可以在风水上“水”的缺陷里找到原因。何氏故居拜台之下,两侧砂首内蝉翼水汇聚之处,是为元辰水。水从中出,扬长而去,两侧护卫之砂又于正前方左右交缠,互相楔入,致使元辰水随山势交错迂回,始终不离中线左右,长去不清。若是横列它来之水,主人有不明财来;元辰水居中而去,不改其向,不绝其流,为泄象,主人精血必有难言之亏欠,后嗣堪虞。并非全吉的水象,在占得真龙大结的“何氏五虎”身上应验无异,致其丁财参差,美中不足。

  “穴上看降顶之圆晕,穴下看托起之兜唇,穴旁看腮角之荡开,脚下看微茫之合水。”何氏故居前面三象皆吉,唯合水有欠。元辰直出,水去不清,除了给何造成无后的困扰外,同时也使何生前难免出现“来得明时去不明”的情况。好在故居大的水口于前方一侧交缠而去,元辰水的不足,改变不了其根本的格局。

  何氏故居前朝的点兵之状,潜伏不足。数路纵队来朝,宏伟壮观,但总体来朝掩盖不住个别分离。左右两侧纵队顾主态度甚为虔诚,忠贞不二。居中之处,两列山丘犬牙交错,明朝暗反,有相曳之状,像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反背之砂当中出现,预示了身为军中元戎的何应钦,遭遇的反何势力和反何行为,终生不断。

  相关文章
主办单位:贵州黔西南州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