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贵州出台支持民营企业改革
·贵州出台办法 健全驻外招
·贵州出台办法 健全驻外招
·“光彩事业 黔西南行”2
·“光彩事业 黔西南行”2
·中国·金州 黔西南投资指
·黔西南落实惠台政策电子口
·兴义市招商引资优惠政策(
·关于印发《兴仁县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在酒博会上签约招
·黔西南州2012年招商引
·关于进一步加强招商引资工
·关于成立黔西南州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招商环境——美丽
·中国南方电网兴义供电局简
·兴义市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简
·黔西南州乐呵化工有限责任
·贵州宜化化工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兴义电力发展有限公司
·贵州天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简介
·贵州亿鸿钢结构有限公司简
·望谟县重大型企业介绍
·黔西南州优家物业管理有限
·黔西南州通大机电设备有限
·黔西南州俊锋科技有限责任
  当前位置>>历史遗迹
兴义记事
2013-06-03 09:14:57    华夏经纬网
 

文/图 王仕学

 

 水晶观远景

上世纪70年代的跋浪亭


刘氏宗祠。

文庙棂星门

上世纪80年代的穿云洞。   

    每天走过兴义老城街,水晶观、文庙、天主教堂、基督教堂,短短一公里长的老城街集中了数量众多的庙宇、教堂,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即兴义人从前敬畏的那些神和物,虽然,许多庙宇早已消失了。

    巴掌大的老城,人口不过几千人,虽为县城,不过是一个大集镇罢了,从北向南却集中了如此众多的庙宇,从水晶观下来,有官方祭孔的文庙,有供奉着南华真人即战国时期思想家庄子的南华宫(两广商人的会馆),有供奉大禹的禹王宫(两湖会馆),有供奉李冰父子的川主宫(四川会馆),有供奉西晋道士许逊的铁树宫(江西会馆),还有供奉“行业先祖”的云南庙(云南会馆),有供奉唐代忠臣南霁云的黑神庙(贵州会馆)。 

    站在我家阳台上,就可以看到老城北面的水晶观,在晴空下一派金碧辉煌。水晶观始建于明初,几经兴废,文人们说那是兴义的北固山,是儒、释、道三者结合之地,是兴义当地普通民众的祭拜场所,即使是现在,每年三、六、九月的阴历十九日,都是非常热闹的。过去这些庙宇教堂有专人管理,香火旺盛。遥想那时候各色人等将自己的灵魂寄托于自己敬畏的神,那是多么丰富、自由、多元化!这证明了明清以来兴义黄草坝是一座移民城市,是一座商贸繁荣的城市,也是各种文化的交汇点。

    从明初建省开始,盘江流域的政治文化中心在普安。据《兴义府志》记载,明朝普安州共有14名进士124名举人,籍贯均为普安、安南,兴义不是独立的行政区域,黄草坝不过是一个边远偏僻的集镇罢了。清初至咸丰年间,普安州及兴义府共有7名进士56名举人,嘉庆之后政治文化中心为府署所在地今安龙,大多举人进士为府辖地人,其中清初至咸丰年间属于兴义属地或兴义县共有进士1名举人6名:卢世昌为乾隆十九年进士,官丰县知县;李明心为乾隆三十年举人,官汀州知府;李琼林,乾隆三十九年举人,官邹平知县;王赞武,乾隆三十九年举人,官南部知县;王奭武,王赞武之弟,乾隆四十二年举人,官嘉善知县;胡尔昌,咸丰二年举人。据鲁屯《李氏族谱》记载,仅鲁屯李氏就有举人进士近10人;木贾《蒋氏族谱》记载,2人为同治进士。鲁屯和郑屯均发现进士匾,多于府志的记载,是族谱对族人的过度褒扬,还是府志的疏漏,还有待于进一步考证。置兴义县于黄草坝后,兴义的文化得到快速丰富,重要碑刻、典籍均出现于嘉庆之后,许多庙宇教堂都是置县后修建或扩建的。庙宇教堂是文化的某种外化。 

    以黄草坝为中心,往西的捧乍是明清时期长期驻兵的地方,那里的关岳庙是比较出名的,大概习武之人多的缘故,那里也筑有城墙,兴义置县之前,那里是南盘江流域重要的军事要地,天高皇帝远,同时也是一个重要的行政中心,其繁华程度不亚于黄草坝,因此那里也有八大庙,不过规模与精致程度不及已为县城的黄草坝罢了。往东的鲁屯,位于明清以来兴义府(驻安龙)通往普安州以及省城贵阳的重要通道上,李姓聚族而居,那里也筑有城墙,也有八大庙,有规模宏大的李氏宗祠。鲁屯虽为军屯,但地处腹地,和平时期即转向文化,因为李氏的先祖曾驻守安隆,因此鲁屯设立过远早于笔山书院的安笼书院,现在仅存书院井等地名诉说着昔日鲁屯文教的辉煌。这一时期鲁屯出过一些举人进士,那里的文阁非常出名,儒家文化的气息非常浓。清嘉庆初年,南盘江流域爆发了苗族布依族大起义,鲁屯是双方反复争夺的战略要地,这是改土归流之后儒家文化与土著文化激烈交锋的最高体现,战乱之后难免留下一些孤儿寡母,恰好守寡且长寿,就受到了朝廷的褒奖。道光初年的石牌坊群,就是儒家文化与土著文化剧烈冲突之后最终胜利的见证。鲁屯作为当时南盘江流域除了府城安义镇以外重要的政治文化中心,那是当之无愧的。兴义知府周霭联在《李明心墓志铭》中曾写道:“嘉庆甲子,余移守兴郡,公适劳闽省,其族中群从弟子,皆彬彬于文学,公之家范可想见矣。”盛赞李氏家族的文化教养。这次起义的平定受到了清王朝嘉庆皇帝的关注,特赋长诗一首以示庆贺。黄草坝这些边陲远地能进入皇帝视野显然是不容易的,其中“兴义新额茂”据说是兴义府地名起源。从那时起,南北盘江流域普安州与兴义府并存,置兴义县,朝廷加强了“苗疆”的统治,兴义也获得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

    到了咸丰、同治年间,兴义又爆发了著名的白旗起义,这是一次政治军事交锋,也是儒家文化与土著文化的再次交锋,深受湖湘文化影响,与曾国藩、左宗堂有共同文化渊源的兴义下五屯刘氏家族,举办团练充当了镇压这次起义的急先锋,战争延续了十二年之久,刘官礼因此以军功进入仕途。光绪初年兴义进入和平时期,刘氏家族延揽人才,重建笔山书院,公派留学生,兴义文化发展名声鹊起,得领全省风气之先,刘氏家族民国时期执掌贵州军政大权,成为贵州军阀鼻祖。“兴义刘家”、“下五屯刘家”那是一种显赫势力的象征,民国时期贵州许多大事都与这个家族息息相关。贵州兴义系军阀的骨干成员何应钦、王伯群等走出贵州,成为国民政府显赫人物,这些人对这个家族呈拱卫之势,他们的生平也是庄园陈列的重要组成部分,至今它庞大的庄园永康堡依然是兴义乃至贵州历史文化的一张名片。  

    刘氏家族最初以经营文具入黔,对文化非常敬畏,他们信奉儒学,重点是孔子、王阳明的哲学,崇尚节孝,崇尚关羽、岳飞的忠义观,《刘显世墓志铭》云:“君平生服膺王阳明、吕新吾之学,尊崇岳忠武为人,临摹其书法,以期心许,盖犹是儒者风。”晚年刘官礼的《前兴义府李公专祠记》云:“咸丰同治之际,回夷各匪蹂躏滇黔,守土将吏,或猝及于难,幸得褒录者,何可胜道!若夫明知虎狼窟宅,任大难、蹈至险,只知有国有民,不知有身”、“昔我兄长,嫉恶如仇。统游击师,锄彼奸诈。有李凤才,倚贼为重,以枭戕鸾。”字里行间其忠义可谓荡气回肠,虽然这里有阶级的局限、时代的局限,但从以上可以看出,刘氏家族接受儒学熏陶延续了好几代人,他们并非是只知打打杀杀的草莽英雄。  

    另外一个佐证是最新发现的由刘显潜撰文刘公亮书刻的《修葺阳明洞记》。文章开头从天地人着笔,起笔高远,兴义地灵人杰,清末民初出现了大批政治军事人物,有浑元精英磅礴奔放之气的熏陶,“必待学而后盎然以见,豁然以通”,主要通过教育来实现,含蓄地表达了对家族家乡的热爱和自豪。接着写穿云山的气势,“自黑山蜿蜒而来,矗立于花水河之侧。”兴义县城古人认为为“九龙归位”,龙头山、狮子山、巴谷山、柯沙坡等九列山从四方奔赴而来,聚于黄草坝。然后写穿云洞,“是洞也,巨石巍然,拔地以出,擎天以峙,其为窍也,窈然而深,豁然而朗”,笔势荡开去。接着写县城,“群山嵯峨环拱,葱茏勃郁”,一派生机。最后感叹“浑元精英磅礴奔放之气,殆钟于此矣”,收束前文,也照应开头。文中思接千载,追忆前辈清末光绪年间创办培文局,开辟笔山书院为士子弦诵之舍的壮举,“振军系乎一时,树人利在百年”,水晶观已经培修,而穿云洞没有培修,在前辈看来是一个终身遗憾。士子要通过这些名胜登高望远,涵咏性情,才能吸取“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才能不辜负这一片好山好水,即使在今天看来,刘显潜对文化对历史对教育的认识是非常到位的。  

    还写了培修的艰辛,1907年“荷畚钎锄蒿莱,凿石登,树嘉木,庇材鸠工,为时经季,于是洞之翳者以显,隘者以舒,臞者以腴,秽者以净”,建了芸香榭、贮辉楼、涵虚阁,使穿云洞富有诗情画意成为地方名胜。穿云洞更名为阳明洞,刘氏家族祖籍湖南邵阳,迁往兴义,重视文教,十分崇尚王阳明哲学,“爰取阳明先生筑石讲学之义”,“庶几治学之士,典型往哲,凌驾山川”,这就阐述了阳明洞的来历、建筑的组成、培修的时间,对于我们挖掘穿云洞公园的历史文化内涵十分有价值。时至今日这里的百子园、木质步道、休闲广场、荷花巷大佛坊休闲街区依旧是兴义城区重要的文化场所,尤其是经多次维修的涵虚阁依山而建,金碧辉煌,掩映在青山古树之中,成了兴义老城中心历史文化的地标。  

    往南往西至南盘江河谷地段,居住着布依族,布依族敬畏祖先的同时,敬畏大自然。不小心将粮食掉在地上,或者对老人说了不礼貌的话,父母会劝诫,不珍惜粮食,不孝敬老人,打雷的时候,会害怕,因为雷嬷嬷会劈死这一类人,这是对雷神的敬畏。一株古树系上红布条,就有人在树下烧香化纸,那是对树神的敬畏。一块大石头长得像人像什么走兽,也有人顶礼膜拜,那是对石头的敬畏。一座山草木繁茂,一泓泉水常年不断,村民便每年抬着猪羊去祭,那是对山水的敬畏。敬天敬地敬日月星辰,敬树敬水敬山敬神,甚至祭田祭鸟祭蝗虫。他们的文化敬畏更多地体现在民风民俗里。  

    民国之后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激烈冲突,一些庙宇会馆改成学校、政府机关办公,新中国成立这一趋势迅速加剧。到了“WG”、“破四旧”,许多典籍被焚毁,许多古建筑被拆除。人们敬畏神和物越来越少了。

    我想,在过去的若干岁月,也许那时的人们没有现在的人们吃得好穿得好,但他们的精神是充实的。神不过是人的异化,人在拜神,实际上是在拜他自己,神是一种信心,是一种理想,是困境中的一种顿悟,是苦难里灵魂的一条救赎之路。古人说,离地三尺有神明,本质是告诫自己在独处的时候也不要做坏事起邪念。但是,当我们的城市急剧膨胀的时候,人口达到三四十万的时候,有几个地方可以放置我们疲惫不堪的灵魂?一个地方,无论经济如何繁荣,物质如何丰富,精神都需要慰藉之地、安放之所。

黔西南州台办供稿
  相关文章
主办单位:贵州黔西南州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