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贵州出台支持民营企业改革
·贵州出台办法 健全驻外招
·贵州出台办法 健全驻外招
·“光彩事业 黔西南行”2
·“光彩事业 黔西南行”2
·中国·金州 黔西南投资指
·黔西南落实惠台政策电子口
·兴义市招商引资优惠政策(
·关于印发《兴仁县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在酒博会上签约招
·黔西南州2012年招商引
·关于进一步加强招商引资工
·关于成立黔西南州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招商环境——美丽
·中国南方电网兴义供电局简
·兴义市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简
·黔西南州乐呵化工有限责任
·贵州宜化化工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兴义电力发展有限公司
·贵州天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简介
·贵州亿鸿钢结构有限公司简
·望谟县重大型企业介绍
·黔西南州优家物业管理有限
·黔西南州通大机电设备有限
·黔西南州俊锋科技有限责任
  当前位置>>历史遗迹
抗战史的重要文化地标
2014-07-17 16:29:07    华夏经纬网

  抗战初期,美国的援华物资经过滇缅公路到达云南昆明后,必须经过当时的滇(云南)黔(贵州)公路才能运送到重庆和前线抗击外敌。因此,这条路可以说是中缅印战区交通大动脉,承担着国际援华物资的运输任务,被誉为抗战后方运输“生命线”。

  位于贵州晴隆的“二十四道拐”盘山公路,是滇黔公路上的一个重要路段。作为抗战公路遗迹,是史迪威公路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堪称“抗战历史的见证”。该路段始建于1935年,1936年竣工,全长4公里,由碎石铺就而成。1944年,美国援华工程部队1880工兵营第二连,当时就进驻贵州省晴隆县沙子岭的滇黔公路与沙(子岭)八(渡)公路交叉口处的“美国车站”,帮助维护修筑滇黔公路。特别是对“二十四道拐”盘山公路上的弯道、路面进行科学整改,用水泥加固挡土墙。在当地政府的配合下,完成了维护整改任务,保证了每月15000吨援华物资运输的畅通。期间,它以其险峻奇特的构图,成为中美携手共建抗战“生命线”的生动图证。援华美军随军记者途经晴隆(1941年6月27日前称为安南)时,多次用相机“刻意”拍摄了不同时期的“二十四道拐”盘山公路照片,并在国内外多家媒体进行广泛的宣传报道。

  2002年3月1日中午,一位长期研究滇西抗战史名叫戈叔亚的云南人,经过数次苦苦寻觅,到达晴隆县,戈叔亚“活生生地”看见了这个早已成为滇缅公路标志、闻名于世的“二十四道拐”抗战公路。“它简直与60年前一模一样!”

  戈叔亚后来回忆,站在坡顶,要完全看到完整的“二十四道拐”,必须站到距离峭壁边缘不到30公分的地方,再往前就是万丈深渊。山高风大,脚下的石头仿佛在摇动。其时他感到当年拍摄那张老照片的美国记者,是非常值得后人尊敬的。

  “这结果来得太容易、太简单了!我苦苦寻找多少年,踏遍标准意义上的滇缅公路全程,访问了那么多‘可能’和‘或者’,结果却是如此出人意料!”喜悦的戈叔亚带着几分迷茫,对《中国人文地理》杂志的记者这样说道。

  “二十四道拐”抗战公路的重新“发现”,引起不小震动。当年,羊城晚报设计了一句话的通栏标题:《世界闻名的“二十四拐”原来在贵州》,眉题是:“研究二战史的专家戈叔亚对一张老照片的破译,改正了一个57年的谬误。”贵州都市报用了《云南史学家破译贵州“二十四拐”》的头条标题;云南信息报刊发了题为《历史尘埃撩开神秘面纱 滇缅公路“二十四拐”在贵州》的长篇报道等,国内多家媒体用不同形式的报纸、网络进行宣传。

  据林孔勋(原驻晴隆援华美军1880工兵营翻译官)老人回忆:“上世纪80年代,他应邀到美国和1880工兵营第二连的战友们聚会。大家一起回忆起当年修路时的情形都心有余悸,好在没有翻到那山沟里。”从那以后,林老常常收到美国朋友们寄来的纪念册和国外有关Burma Road(滇缅公路)的各种宣传报道。

  原重庆史迪威研究中心首席专家、重庆陪都史学会会长、历史学家、重庆飞虎队研究所所长牟之先教授,在1994年至2006年期间,曾经多次往返于重庆、云南、贵州,为的就是考察研究抗战时期中国大后方交通运输网络的形成,并著有多篇论文和《史迪威公路》(2005年出版)一书。他认为:从他通过赴美国拜访一些专家、学者及史迪威将军后裔,并亲临晴隆实地考察调研,查阅大量中外史料,证明贵州晴隆“二十四道拐”抗战公路,就是宣传的“史迪威公路”历史照片上的盘山路段……

  1992年出版的《史迪威与中国》一书,收录了“二十四道拐”那张著名的老照片;1999年出版的《中国远征军滇西大战》一书同样收录了这张照片。因此,“二十四道拐”这段公路属于史迪威公路应该是个不争的事实。而今“二十四道拐”,已经被公认为史迪威公路的形象标志,还有一些史学家将“二十四道拐”抗战公路遗址,称为“二战活化石”。

  一些专家认为:美国人更多地是从运输的法律概念来理解“史迪威公路”。既然在重庆的蒋介石宣布“中印公路”改名为“史迪威公路”,当然包括从印度的雷多经缅甸、中国云南、贵州到重庆的所有公路。

  “我曾经受邀去美国参加一个抗战纪念活动,当时大家想找一张照片代表滇缅公路,选来选去,还是选中了‘二十四道拐’。”“二十四道拐”已经成了滇缅抗战史中一个重要的文化地标。

  2011年12月8日,戈叔亚应邀出席贵阳“太平洋战争与中美关系”国际研讨会,与60余位中美专家学者来到晴隆“二十四道拐”,重温和见证中美军民携手共同抗日、联合反法西斯战争的这段光辉历史。在晴隆,黔西南州授予戈叔亚先生“荣誉市民”称号。同行的史迪威将军外孙约翰•伊斯特布克上校说:“对我来说,‘二十四道拐’就是‘史迪威公路’的象征。”

  如今,“二十四道拐”已被贵州省委、省政府确定为全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并成为晴隆旅游文化的节点。

  2006年5月,晴隆“二十四道拐”抗战公路,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时,把“二十四道拐”界定为:“二十四道拐”的第一要务就是动用美国援华物资,以改善和加强战时陪都重庆的中国政府的抗日作战功能。(特约记者 陈亚林 整理)  

黔西南台办供稿

  相关文章
主办单位:贵州黔西南州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