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贵州出台支持民营企业改革
·贵州出台办法 健全驻外招
·贵州出台办法 健全驻外招
·“光彩事业 黔西南行”2
·“光彩事业 黔西南行”2
·中国·金州 黔西南投资指
·黔西南落实惠台政策电子口
·兴义市招商引资优惠政策(
·关于印发《兴仁县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在酒博会上签约招
·黔西南州2012年招商引
·关于进一步加强招商引资工
·关于成立黔西南州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招商环境——美丽
·中国南方电网兴义供电局简
·兴义市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简
·黔西南州乐呵化工有限责任
·贵州宜化化工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兴义电力发展有限公司
·贵州天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简介
·贵州亿鸿钢结构有限公司简
·望谟县重大型企业介绍
·黔西南州优家物业管理有限
·黔西南州通大机电设备有限
·黔西南州俊锋科技有限责任
  当前位置>>历史遗迹
布雄花园山探秘
2015-12-28 15:39:51    华夏经纬网

  文/图 王仕学

      

  花园山的村庄遗址

  兴义东部有查郎与白妹的传说,而西部则是沙子姆的传说,而传说中提到一个地点叫花园山。2015年初冬,我登上了花园山,领略了花园山营盘的非凡气势,重温了这个美丽的传说。

  从敬南布雄一个叫倒马坎的地方分路往西,穿过一个叫落水洞的村庄转而向北,花园山就屹立于眼前,一条深沟自西南而来,向北环绕,当地人称为“花园山河”。一条古道通往河谷,听得见沟底潺潺的流水声,河底有拦河坝,正是马脖子水库的水源点。过了河,古道呈“之”字形,爬上花园山。

  走一会儿,古道从荒草中裸呈出来。两侧是贫瘠的石旮旯地,玉米及杂草已经捞干净。初冬的阳光下,山瘦,水瘦,路也瘦。抬头远看,便有一组残垣断壁在风中兀自立着,这是清初彝族土司沙子姆驻军的遗迹吗?还是古代的一个村庄?那种沧桑是足以滋生“乡愁”的,大家兴奋,议论,猜测,照相。再往北走,突然在东西侧出现古石墙,披着苔藓杂草荆棘,蜿蜒伸向高高的山岭,墙基汇合处有门。我们又一次兴奋,在古墙下发现马槽、石磨等农具残件,还有一些地基。

  看见一位七十几岁的老人在地里捞杂草。我走过去,请教他这些古墙是什么时候修的,他说听老辈人讲是沙子姆修的,有好几百年了。我又问他,那修残墙断壁又是怎么回事,他说那是他住过的村庄,就叫“花园山”。修马脖子水库的时候,他们搬到公路边去了,只有几十年。我们有些失望,暗笑自己太多情了。老人看懂我们的神情,补充说,他的老祖先来到花园山的时候,就有村庄遗址,那是沙子姆修的。我想沙氏覆灭之后,汉人迁入,在遗址上重建村庄,也算一种文化叠加吧。老人热情地指点哪些山上有城墙,那些地方只剩石基础了。我们实地查看了一下,老人的表述是准确的。

  我感到这个营盘很大,它不是围住一个山顶,而是伸向山顶将一大片地方围起来,有点长城的意味。营盘内道路纵横,许多地埂是加工过的方石垒就的,如果单是地埂那就不必加工了。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些石块原来是砌屋墙的。

  据史料记载,明初“普安十二营”中,捧乍营、黄坪营、布雄营在今兴义市。三者之中以“步雄营”最为著名。上世纪70年代著名历史学家谭其骧编绘《中国历史地图集》,布雄营即纳入明代地图之中,称“卜容营”。明崇祯年间徐霞客游历黄草坝,其游记对布雄营着笔最多,而捧乍营则未提及。嘉庆三年在黄草坝置兴义县,咸丰《兴义府志》记载黄坪营管辖屯寨115个,捧乍营58个,布雄营131个,三营之中布雄管辖最广。捧乍营所在地捧乍,黄坪营所在地黄草坝,但布雄营治所在什么地方呢?果河、洒报、革上沙家寨等都没有发现与史料记载相匹配的重要遗迹。吴三桂剪灭沙氏之后,布雄营人间蒸发似的。

  经过实地踏访,我产生了一种猜测。从花园山的险要,从山间城墙的走势、规模、年代等综合来看,花园山极有可能是布雄营所在地。不要小看这些乱石垒就的石墙,假如真是明朝遗迹,那就很了不起了。黄草坝筑石城乃是乾隆十三年(1748年),之前不过是土围子,或根本没有城墙。城墙的长度为460丈,也就是1500米左右,花园山的城墙加起来,长度会远远超过黄草坝城墙。

  为了观察花园山全貌,我们折回来,沿着盘山公路,往沙家屯出发。大约爬了20分钟山路,沙家屯就到了。站在村前的小广场上极目远眺,布雄、坝佑一带的山川田野尽收眼底,远处是万峰林起伏不定的峰顶天际线。俯瞰浑圆的群山,其如野兽般拱伏于下。一列山从村口自西而东蜿蜒,山脊不宽,仅有一条放羊的沙泥路,我们打趣说,花园山就是兴义的“华山”,自古华山一条路,花园山也只有一条路,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山路两侧是悬崖或陡坡,健壮如藏獒的户外运动健将小杨怕出汗后被冷风吹感冒,停在村口。年过古稀的李老师有些紧张,走到半路退回去了。我一直走到最后一个山顶,也就是花园山营盘,营盘一亩见方,就地取石材修建。当地的老人指着东面的一列如刀削般的山脊说,那就是马脖子,又叫薄刀岭,那是沙子姆筑的下营,山下是马脖子水库。花园山营盘应该是当时的指挥中心,是瞭望台,是发号施令的地方,据说花园山的半山原有几道石墙,护卫山顶的营盘,后来被村民拆下来砌地坎了。

  坐在石头上,当地人老苏吹起了传说,他说沙子姆是敬南果河的人,她到蚂蟥箐买了一匹马,那匹马身上是厚厚的马粪和稀泥,拉回来洗干净后,发现是一匹白色的神马,会飞,她经常骑着它到云南昆明买菜。有一天买鱼,差钱,她就叫那卖鱼的扯住马尾巴,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到了花园山营盘,卖鱼的领到钱后走了几个月,讨饭回到昆明。到处传扬,被吴三桂知道了,吴三桂想要沙子姆当老婆,沙子姆不肯,吴三桂就带兵来抢,沙子姆就脱草鞋堵水淹吴三桂的兵,并且用几斗豆子作法,让豆子变成兵。但是慌乱中马蹄缠住头发,被神马拖死,拖出“心肠”的地方叫新场,拖出“板油”的地方叫坝佑,马脑壳落的地方叫马革闹,据说沙子姆死的时候,她的豆子兵已经会眨眼睛了,要是不死,吴三桂不一定得胜。老苏怕我们不信,补充说那马留有一个脚印,脚印里长满木衣子(即苔藓),掏干净,又长。十多年前,我在七舍工作,革山沙家寨的村民带我去看了一个马蹄印,据说也是沙子姆的飞龙马留下的。革上有个叫城脚的地方有三个营盘,相互策应,有块平整的大石板,据说是沙子姆梳头的地方,那些营盘是沙子姆请天兵天将修的。

  《徐霞客游记》中说,布雄营土司姓龙,而沙家至多与龙姓土司有联系,明末清初彝族土司没有文字,历史只有靠英雄传说来延续,传来传去,越来越玄乎。

  直到咸丰年间兴义秀才蒋效蔚写了一篇《布雄花园山记》,全文如下。

  花园山其命名不可考,然古邑寇巢穴也。去郭三十里群山中重峦叠嶂,三峰突起,上插重霄。及半,有小峦头二,迎面壁立,两相夹照,空隙处约三里余,其中平凹多前人遗址,断垣碎瓦不可纪数。周五六里皆壁立千仞,山之麓有深涧,巨河回环曲绕,洪波怒涌,沟沟逼人。

  相传前明有夷人沙姓者负隅自雄拥众数千此山。不知若干年,明季时所谋不轨,攻城略地,抢劫行人,往往为郡邑害,后为吴藩所剪灭。

  咸丰乙卯春予馆于布雄,相距仅四里许,其俗年以三月上亥用羊一豕一于山,村人毕至,少长咸集,如赛会然。是岁三月朔值亥辰,予与弟子数人陟彼高岗,逐处览眺,见奇形胜诡奇如瀛洲,如海岛,不禁喟然叹曰:“持德者昌,持力者毁,沙氏果能修德行仁,无论其据险如此,即使平原数里茅屋数椽,教诗书而尚礼乐,将见子若孙偱循规矩,学道爱人,尚可箕裘相继。胡为乎!持险掠地,轻人命而劫人财,是以上千天怒而假手吴藩之灭之也。有以夫弟子及村人唯唯,予览毕,登石危坐,抚景徘徊并吊以诗。

  这是一篇小记,不过三四百字,显得精巧。作者通过游览花园山,对沙氏覆灭的感叹,得出一个结论:持德者昌,持力者毁,体现了儒家修德行仁治理天下的理想。

  文章开篇状写花园山的奇险,“周五六里皆壁立千仞,山之麓有深涧,巨河回环曲绕,洪波怒涌,沟沟逼人”。然后描写村人三月祭山的盛况,“村人毕至,少长咸集,如赛会然”,这也是一幅晚清兴义民风民俗图。登高远望,寻古思幽,写到沙氏的覆灭,“沙氏果能修德行仁,无论其据险如此,即使平原数里茅屋数椽,教诗书而尚礼乐,将见子若孙偱循规矩,学道爱人,尚可箕裘相继”,彰显主题。

  蒋效蔚,字豹文,兴义县城人,清道光十七年(1837年)入泮,工诗文,善书法。值回乱避兵平彝,后在养马、布雄、捧乍等地设馆授徒,边鄙枭黠多被德化,气宇轩昂,美须髯,庄严中现慈祥意清。晚年返回家乡栽花种竹,诗酒自娱,高风亮节,楷模儒林,时人比之“关西夫子”,年八十九卒。他的这篇短文也为沙子母的传说作了一个新的注解,沙家屯应该是沙家当年屯兵的地方,现在是苏姓孙姓,没有沙姓人家,大都是在沙氏被剿灭后迁居于此的。

  站在花园山营盘,登高望远,听听传说,看看风景,读读先辈访古寻幽的短文,写写今天的感受,真是一种绝妙的享受啊!

  相关文章
主办单位:贵州黔西南州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