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贵州出台支持民营企业改革
·贵州出台办法 健全驻外招
·贵州出台办法 健全驻外招
·“光彩事业 黔西南行”2
·“光彩事业 黔西南行”2
·中国·金州 黔西南投资指
·黔西南落实惠台政策电子口
·兴义市招商引资优惠政策(
·关于印发《兴仁县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在酒博会上签约招
·黔西南州2012年招商引
·关于进一步加强招商引资工
·关于成立黔西南州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招商环境——美丽
·中国南方电网兴义供电局简
·兴义市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简
·黔西南州乐呵化工有限责任
·贵州宜化化工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兴义电力发展有限公司
·贵州天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简介
·贵州亿鸿钢结构有限公司简
·望谟县重大型企业介绍
·黔西南州优家物业管理有限
·黔西南州通大机电设备有限
·黔西南州俊锋科技有限责任
  当前位置>>历史遗迹
从茶籽化石到濮人茶
2016-03-24 11:49:01    华夏经纬网

——茶文化起源猜想

倪德贵

  濮人茶祭祀茶神

  

  茶自濮人始,当我们在浩瀚无边的历史长河中寻寻觅觅中国茶文化源头时,发现了孕育茶籽化石的四球茶古茶树居群,发现了古茶树居群中18处濮人原始部落史前遗址,发现了与史前遗址一脉相承的18处古夜郎遗址(有7处为双重遗址)……诸多蛛丝蚂迹藕断而又丝连,将我们求索的目光穿越到远古的普安县——古豚水江畔的这片神奇土地。

  濮人甲

  莽苍苍一片四球茶原始箐林遮天蔽日,还是挡不住秋老虎般的毒日头。一根粗壮的木梭标杠着一大砣獠牙猪肉,濮人甲汗流颊背往狍子洞部落赶,洞口老茶树下早熄灭了柴火,烧水的陶罐还冒着热气,干渴的濮人甲端罐猛饮,感觉又苦又涩,一会又有一股浓郁的清香润喉润舌润心润肺,一身暑热全消。陶罐里多了几片偶然飘落的树叶,他抬起头,仰望高大挺拔的老茶树,双手合十匍匐在地,向赐予濮人茶饮的神灵深深一揖。古茶树、古人类、古陶罐……人类的一大发明,就在这种偶然中被濮人甲撞上了,记住了,传开了。

  生活中的偶然太多太多,常常与我们擦肩而过。苹果从树上掉下来砸到头上,我们只是习惯性地摸一下脑袋;砸到牛顿的头上却有了惊天动地的大发现。茶叶何曾千次百次飘落烧水的陶罐中,千个百个濮人不了了之,稍一留神的濮人甲就不一样了。

   又不知过去了多少年,茶花开了谢,谢了开,世世代代与茶山茶林茶树茶叶为伍的濮人,注定了要与茶发生一些故事;茶的药用又一次邂逅了另一个濮人甲。

  18部落祭师跳神打鬼一整天,只知有母不知有父的濮童还发烧高热不醒,近来常钻濮童妈兽皮被的濮人甲急中生智,想起白毛老猿猴。

  那天独自狩猎,见白毛老猿猴捋一把茶叶在嘴巴里嚼碎后,一点一点喂到烧红了脸的小猿猴口里,一会儿小猿猴就睁开了眼,再一会儿竟坐了起来蹦跳如初。濮人甲仿生,熬了浓浓的一罐茶水,给濮童喝了,濮童又活蹦乱跳在春天里。濮人甲找到治病的药,大酋长传喻18部落把茶当神世代祭奉。

  那时,牛首人身的神农氏还没出生呢。

   一片树叶,成了濮人解渴的茶,治病的药,祭祀的供品,馈赠的礼物,交易的物质财富,和感恩戴德的歌咏对象,和陶冶性情的精神载体,深入点点滴滴的日常生活中,形成了一种原始的文化现象。

  茶文化就这样产生了,悄无声息地产生了,没有确切的时间,没有确切的记载,没有石破天惊的举动,没有欢呼雀跃的点赞……润物细无声,滋生着润泽着人类的文明。

   茶王山古

  红日落茶山,夜晚来临。

  白白胖胖的福娘端坐山古为她依洞壁搭建的窝棚里,等待着第一个第一次让她成为女人的汉子。

  一群壮汉在棚子前边摔跤比赛,争夺初夜权。有几个头破血流垂头丧气,有几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中间两个绞成一团生死拼搏……听见山古咚咚咚脚步声,众汉四散另寻新欢。

  慈眉善目的山古,是濮人心中的王者。哪里有纠纷,哪里有争斗,哪里有困难,哪里有危险,他总是一马当先,化干戈为玉帛,带来安祥,带来和睦,带来平安……濮人汉子们把梦寐以求的福娘初夜权心甘情愿让予他。

  濮人汉子是部落狩猎的主力军,一个二个几乎命丧残暴的剑齿虎、凶狠的獠牙猪、抱团作战的髱狗之口,生死攸关时刻,山古那根又粗又尖又沉的梭标总是刺中猛兽要害,一个二个捡回小命。那时的山古,身手敏捷慓悍无比,是一尊凶狠的战神。

  见山古进棚,福娘挪动枝条门挡住门洞,表示已有男人,其余人不得入内。

  福娘脱去兽皮胸罩、兽皮超短裙,赤祼祼的女人香气更加袭人。濮人少女从小吮吸茶山茶林茶叶茶花精华,一个二个熏陶成香人儿,特别是成熟期更诱人,一旦成为女人成为人母又会香消殆尽。

   又苦又涩的茶饮,像这般香甜多好多美,怎样才使女人香让茶叶减去苦涩呢?欲火焚身的山古停止了亲热,他要保住福娘的天香。福娘与之心灵感应,亦强忍住成熟女人与日俱增的强烈渴望,默默帮山古准备远行的行囊。

  始祖九天大濮遗愿:把濮人的茶饮镌刻在豚水大红崖,世世代代传下去。大酋长把这任务交给了山古。福娘准备停当,天亦亮了,山古出发了。

  两山中断一水狂流的豚水大峡谷,春风和熙阳光普照。山古手脚并用,象一只大蜘蛛爬上大红崖脚平地,熬好茶水,用石刀凿树叶凿陶罐凿火苗,再凿一个大嘴巴喝茶水,歇下喝一口茶水,继用鲜红的丹砂填抹凿痕,崖画鲜红亮丽很是显眼。山古又端起茶水喝,芬芳清口,不苦不涩了,还有一种轻松悦怡的快感,看罐里有一点白色泡沫慢慢四散无踪影,抬头看崖顶凸檐下,对对玄鸟(燕子)飞进飞出,呢呢喃喃,筑巢生子。是什么掉进罐里?山古扯根古藤攀上半崖,见玄鸟衔杂草以唾沫粘连成碟形巢,再衔泥丸于内铺开敷衍,又铺细软物而成。是什么掉进罐里呢?山古艰难攀上崖顶板砣鸟巢,果有异香扑鼻,不是草不是泥而是玄鸟嘴里白色的唾沫!茶叶经濮女手捋、口衔、掌捏、体藏——不就可以了吗!山古得意忘形,一脚踩空跌落崖脚……待福娘和两名濮人猎手寻来已奄奄一息。山古把茶叶去苦涩制作方案断断续续告诉福娘后,定格一笑,走了。

   为了制茶,福娘每晚都掩住门洞不接纳男人,保住女人香;又带领香喷喷的濮人少女采茶制茶,终如愿以偿,新茶受呑受喝,成为“国”饮。

  福娘风里雨里远山远水八方传茶,忙得血奔心,积劳成疾而去。濮人命茶为“福娘茶”世代怀念,尊山古为“茶王”世代祭祀。

  千千万万年后,黔北地区的濮人后裔茶产品包装纸上,我们见到了盘膝端坐茶丛的山古尊容,敬意不禁油然而生。

   夜郎福娘茶

  望着堆积如山的粮米、食盐、蜀布、铁兵器铁农具和那颗金光灿烂的夜郎王印,夜郎王多同心悦诚服归顺汉朝。

  西汉武帝时期富得流油,据史书记载:粮仓里存粮十多年吃不完,钱库里钱币十多年用不完,街市上路不拾遗,夜晚睡觉门不掩户……多同傍上大款,何乐而不为。

  夜郎王宫里大宴宾客。酒饱饭足,多同举手击掌,濮女端上热气腾腾的茶水,汉使唐蒙老远闻有异香扑鼻,待呷上一口下肚,觉有一股芬芳之气上窜,口颊留香,惊诧不已。夜郎王又举手击掌,濮女端上福娘茶托送汉王。

  “所献何物?”汉王问已返汉都的唐蒙。

  “福娘茶,夜郎敬贡。”唐蒙恭答。

   “较之蜀茶如何?”汉王又问。

   “妙不可言。”唐蒙答。

   汉王雅兴,召开别开生面的茶宴。

  未央宫里静悄悄,只闻一阵阵扑鼻香,只听一口口呷茶声。

   汉王醉茶,出口成章:“茶亦酪酊,不惟杜康。”

  司马相如感慨:“周原膴膴,堇茶如饴。”

  杨雄见物思人:“有女如茶,惟我所思。”

  茶余,司马相如《凡将篇》写茶(苑论)入文,杨雄《方言》中称茶为“蔎”。一时间,茶以文传,文以茶载,茶文化登上大雅之堂。

  夜郎福娘茶推波助澜,功不可没。

  鸟巢因玄鸟(燕子)唾沫累积,其香异常,药用价值不菲。而四球茶经福娘们手采、嘴衔、掌捏、体藏,浸透少女纯阴之体香,再以木烘或日晒天然半发酵而成,既无当今红茶之涩绿茶之苦,又有当今红茶之甜醇绿茶之清香。从此,茶叶不再是一片天然的树叶,第一次加入了人类的智慧化茧成蝶,成为一种食品,逐渐流向市场,流向千家万户,流向全世界。

  《夜郎风物志·濮越篇》记载:“每岁清明,山野间茶树嫩蕊抽发,清香满野,濮人遗女入山摘茶,以秘法酿制成,曰福娘茶。将作礼客之至物。其茶香异于常,煮茶时香风溢野,饮之使熏然欲醉,如梦至南柯耳。”

  贞丰娘娘茶

   太阳还是千万年前的那颗太阳,北盘江还是千万年前的那条豚水,茶树已不再是千万年前的四球茶大叶型乔木,而是数百年前从云南引种的近代中叶型半乔木,两千多亩茶园沐浴在清晨的霞光里长枝长叶长芽,踏歌而来的不再是千万年前的福娘和濮人少女,而是色彩艳丽的布依少女,像一只只彩蝶翩翩穿行在云遮雾罩的茶丛中。

  茶叶制作还保留有手揉掌搓的原始工序,搓揉后理顺成一束束笔头状,还是经火烘或晒干而成。条索肥壮紧结圆直如笔头,色泽乌润,汤橙红明亮,入口后回味甘鲜,称“贞丰娘娘茶”或“布依福娘茶”。还颇有名气,在《中国茶经》典籍和贵州茶文化历史博物馆里占有一席之地。

  《夜郎福娘茶:茶文化的一朵奇葩》考证:“福娘茶古怪诡异的秘制大法,至今还流行于布依族老庚聚居的贞丰坡柳一带,演变成布依娘娘茶,又叫贞丰坡柳茶。”

   还是《夜郎风物志·濮越篇》记载:“福娘茶其法古而秘不外传,有好事者以老庚交濮越人为友,好酒灌之,乃从口得秘法。好事者归,以文记之,遂得传世。”

  打“老庚”是布依族与其他民族交友的独特方式,穿越历史的年轮,数百年前的“好事”者——贞丰坡柳布依寨寨老,正用布依寨土产的香糯谷烤得酒香。布依糯米原浆酒受呑不打头,滋味醇香甘甜,俗称“便当酒”。寨老常到夜郎本土中心的濮人村寨贩卖,或换取濮人村寨特产福娘茶。一来二去,便与濮人酒鬼老爹打成“老庚”,从一次次酒后吐出的真言中,传承了秘制大法。

  布依福娘茶还有另一个版本。

  《普安布依福娘茶的感人故事》述说:牂牁江(北盘江)畔神山上的山神恶龙,唾涎山脚布依寨雅琊(祭师)福娘美色,施毒涎井中致布依寨十室九空,许以解毒神茶诱福娘以身相许。福娘为救山寨应允,于新婚夜计杀恶龙未遂身亡,一缕香魂化为解毒茶树护寨。赴番禺公干的布依王子阿布,从小与福娘青梅竹马,闻讯后返乡斗恶龙同归于尽,化为青竹标(蛇)护卫茶树。每年春茶采摘,青竹标如约而至,一条蛇护一颗树,茶期一过又悄然离去,世代守护。

  普安普白林场有一棵四球茶古茶树王,当地布依族说是福娘的化身,春茶期间茶树上那条又粗又长的青竹标说是阿布王子的化身。枝繁叶茂的古茶树依然生机勃勃,枝叶在微风中作响,仿佛在述说福娘和阿布悲壮凄凉而又美丽动人的故事。

  茶,一片树叶繁衍出来的茶文化,源远流长又异彩纷呈。(图片均为网络图片)

  相关文章
主办单位:贵州黔西南州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