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贵州出台支持民营企业改革
·贵州出台办法 健全驻外招
·贵州出台办法 健全驻外招
·“光彩事业 黔西南行”2
·“光彩事业 黔西南行”2
·中国·金州 黔西南投资指
·黔西南落实惠台政策电子口
·兴义市招商引资优惠政策(
·关于印发《兴仁县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在酒博会上签约招
·黔西南州2012年招商引
·关于进一步加强招商引资工
·关于成立黔西南州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招商环境——美丽
·中国南方电网兴义供电局简
·兴义市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简
·黔西南州乐呵化工有限责任
·贵州宜化化工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兴义电力发展有限公司
·贵州天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简介
·贵州亿鸿钢结构有限公司简
·望谟县重大型企业介绍
·黔西南州优家物业管理有限
·黔西南州通大机电设备有限
·黔西南州俊锋科技有限责任
  当前位置>>文化遗产
布依铜鼓文化 千载悠悠流传
2014-02-17 07:52:40    华夏经纬网

    蒙荣荣

  图为贞丰县布依族铜鼓十二调国家级传承人王永占。(贞丰县非遗保护中心提供)

  铜鼓是生活在南、北盘江流域的布依族最古老、最具民族特色的神器和乐器。

  远古时期,布依先民们猎获野兽,人吃兽肉,皮作披挂,厚的象皮、牛皮用作蒙鼓,闲时娱乐助兴狂欢,庆祝某种胜利等,特别高兴时,锅、碟、盆、瓢都一起敲响了,从中发现锅的声响大而悦耳,猛兽也远离而去,从此以后,皮鼓增加了金属响器。布依摩经《多任篇》中记载布依语意译“古代铜鼓材料从滇、黔、川、桂布依人去与瑶人、汉人交易得来。用竹篮挑来,拿到田坝中建炉,用兔皮、虎皮、狮皮做成双管活塞式大风箱,找来耐燃物,一层又一层,横置炉中,放进铜矿石,用风箱鼓风,经过多次反复炼制,初期炼成摩仿锅型的响器,后逐渐铸造成了铜鼓。”

  布依语皮鼓为“窘”,铜鼓为“年”摩词中的《祭翁》布依语“巴孝年”(意译为:100代人的铜鼓)。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考古工作者在普安县发现有铸造铜钺的沙石范,时代在汉代,这一带的古地名中又有“铜鼓山”之名,说明布依族在两千多年前,已铸造铜钺和铜鼓;到晋代有“俚僚铸铜为鼓”的文字记载,并说:“有鼓者号为‘都老’,‘群情推服’”,可见布依族是铸造和使用铜鼓的民族,而且以铜鼓作为权力的象征。《隋书·地理志》载“自岭以南二十余郡,并铸铜为大鼓。初成,悬于庭中,置酒以招同类……”。以后历代都有关于布依族使用铜鼓的记载,隋代有“俚僚贵铜鼓,岭南二十五郡处处有之”的记载,二十五郡西部就是布依族居住地。唐代诸谢的“聚击铜鼓”,宋代“夷僚疾病,击铜鼓、沙锣以祀鬼神”。明代,现兴义县的布依族还继续铸造铜鼓。到清代,文献记载布依族使用铜鼓的范围就更大了:“丧葬……击铜鼓”,“岁时,击铜鼓为欢”,有的地区“婚姻……会聚击铜鼓”,居丧“击铜鼓,邻村闻鼓声毕至”,由此可知,布依铜鼓起源于青铜器时代的中晚期,大约在西周的时候,铸造成仿锅的造型,经过多次铸造发展,在秦汉时期已经铸造成鼓面有图纹的布依先民铜鼓。

  关于布依族的铜鼓文化,在文献中有许多记载。《贵州图经新志》:“仲家范铜为鼓,无底,遇死丧宾客击之为乐”;《隋书·地理志》:“战时欲相攻则鸣此鼓,到者如云”;明代谈迁《国榷》:“始出劫,必击鼓高山,诸蛮闻声四集”;《唐书南蛮列传》:“东谢蛮宴聚时击鼓,吹角歌舞以为乐”;明代魏瑢也说:“夷俗最铜鼓,时时击之为乐”。

  布依族铜鼓在古代,一是驱散凶残猛兽,铜鼓其声洪亮“神威”,可以赶走凶残猛兽。二是传迅工具,铜鼓作为布依人的重要传迅工具,一但有情况,铜鼓发出信号,各部落群体则毫不犹豫地奋力协作,去战胜一切困难。三是防御外敌入侵,古时的布依族先民充分借助森林作天然屏障。遇有险情战事,听铜鼓号令,使敌人不敢轻举妄动,保卫了民族的生存和地方平安。四是驱赶“凶神恶煞”,布依族信仰多神,崇拜大自然、崇拜祖先,认为“万物有灵”。世间的一切祸福都是神的降临,布依族人借助于铜鼓的“神威”去驱赶凶神恶熬,布依山寨就会平安幸福。五是祭祀,超荐树神,每个布依村寨如遭遇重大的灾害,头人就要用铜鼓举行禳灾祭祀活动,超荐树神会保佑和降福给人类。六是节日庆典,布依山寨喜庆丰收,欢度节日,庆祝胜利,奏响古老的铜鼓,村寨欢歌欢舞,喜气洋洋。七是超度亡灵,布依族丧俗离不开铜鼓,有人去世了,必须要用铜鼓进行超度,使亡灵能够升天,去同祖先一道,享受天堂之乐,保佑布依人幸福安康,子孙发达。

  随着铜鼓文化的发展,经过民间摩师和老艺人的不断改造发展、补充,开始出现了古老的、节奏简单的鼓调。在对铜鼓鼓调进行创造、发展传承中,又在《摩经》里用汉字的字音来记录鼓谱(表音不表意)。形成了较完整的铜鼓鼓谱“九首”和“十四首”的手抄本,代代相传,沿袭至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

  布依族铜鼓在面纹上,当地布依族人对内容有自己的解读:

  太阳纹(鼓心为太阳、太阳芒):象征布依部落的领导核心、祖先头领,核心照耀,光芒四射;

  芒间纹:表示核心周围互相联系;

  云雷纹:表示布依部落的天地山水;

  节纹:表示布依人的自卫武器;

  里圈乳钉纹:表示布依族人民紧紧围绕和保卫领导核心;

  游旗纹:布依部落的营垒设施;

  回旋纹:布依地域内与其他民族的相互往来;

  二圈乳钉纹:表示共同保卫布依部落区域内的各兄弟民族;

  地域标志纹:根据不同住地,有山、水、鱼、虫各不相同的图纹;

  外圈乳钉纹:表示大范围的兄弟民族;

  鼓胸、鼓腰、鼓脚和各种图纹表示布依族的服饰纹样。

  当地布依族人认为,这些布依族铜鼓面纹,是布依文化历史的真实写照,是一部无字的、较完整而源远流长的民族文化历史档案。

  布依族铜鼓演奏内容主要表现在其鼓谱《铜鼓乐九首》(祭祀专用)和《铜鼓乐十四首》(祈福调)中,其反映的内容极为丰富和深刻,不同的鼓谱在不同的环境和不同地域的民族习俗,则表达不同的思想感情。

  《铜鼓乐九首》为祭祀专。鼓谱的敲击者,必须是“摩公”,闲者不可击。“九”是至高无上的九重天,敲击铜鼓谱九首,才能“开天庭,破地府”,古树神灵、人间亡灵才能升天找到归宿,整个祭祀过程要敲击九次,故称“铜鼓九首”。

  第一首,招灵封棺,意为:天庭、人间都作好准备,当你听到铜鼓之声,你就往宽阔的上天之路去把!

  第二首,立幡,意为:要顺着祖先指引的方向,采着“天梯”(幡杆)上天堂。

  第三首,上灵灯,意为:亡灵上天的路是明亮的、平安的。

  第四首,醒灵鼓,意为:告诉亡灵我们要为你烧灵了。

  第五首,开鬼场,意为:为死者开场坝,使他们到阴间可以交易做生意。

  第六首,转场,意为:给亡灵带着耕牛,使其在天界有牛耕种,过天堂般的生活。

  第七首,年倒给,意为:转场回房击鼓,为亡灵找到了上天之路的高兴心情。

  第八首,亲家、孝家祭奠,意为:已为亡灵准备好了奉供之物,祖先正在那里等待迎接你。

  第九首,高挂铜鼓,意为:铜鼓声息,地狱己封,亡者到达天庭,望在天之灵保佑民族及家人兴旺发达,幸福安康的喜悦心情。

  《铜鼓十四首》为布依族祈福,庆典、节日常用,是布依族古代农作栽培的经验总结。

  第一首,起鼓调,意为:备耕到来,祈求保佑今年,风调雨顺,平安幸福,喜得丰收。

  第二首,正月调,意为:春天到来,万物复苏,农活开始。

  第三首,二月调,意为:选好种子,按时下种,企盼得到丰收。

  第四首,三月调,意为:种植忙碌,你追我赶,格外繁忙。

  第五首,四月调,意为:田间护苗,精耕细作,抗旱防涝,确保丰收。

  第六首,五月调,意为:除草追肥,祭祀秧苗,御防虫害。

  第七首,六月调,意为:丰收在望,乐待尝新,欢歌跃舞。

  第八首,七月调,意为:抢割抢收,乐在田间,热情欢乐。

  第九首,八月调,意为:修补粮仓,屯积仓库储备五谷, 尝新喜节。

  第十首,九月调,意为:储备粮草,缝制衣服,准备防寒防冻。

  第十一首,十月调,意为:为耕牛作好防寒过冬准备,打“牛王粑’’酿造米酒,喜迎客人。

  第十二首,冬月调,意为:备办柴火,喜庆丰收,休闲过冬。

  第十三首,腊月调,意为:备办年货,迎春接福,欢度春节。

  第十四首,尾鼓调,意为:月尾息鼓,焚香撤供,封存收藏。

  布依铜鼓祭祀保存和取用都有一整套严格的仪式,保存铜鼓的人家一定有受人尊重的地位,取用铜鼓时,一定要举行仪式起鼓,使用后送回收藏铜鼓的人家时,要清洁铜鼓,举行仪式,布依人视铜鼓为神圣之物,无人敢随意触摸和敲击。

  在我州,兴仁布依族铜鼓鼓面图纹,由于所在的地区不同,兴仁县所有的布依族铜鼓鼓面图纹各异,不雷同,但图纹反映的内容完全一致,这就是兴仁县布依族铜鼓不同于其它地方铜鼓的显著特点之一,也是省内外专家绕有兴趣,研究不停的奥妙之一。

  布依族铜鼓文化既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历史文化价值。布依族铜鼓文化习俗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产、生活情况,用铜鼓乐来记录民族历史,是布依族历史发展的产物,布依铜鼓其发展脉络就是布依族历史发展的运动轨迹,是遍布贵州南北盘江、红河流域一带“濮越”、“百越”、“骆越”子孙的历史演绎。布依铜鼓鼓面图纹,不仅留下巧夺天工的工艺,还张扬了一种不朽的民族精神,是布依族历史文化发展沉淀的见证物,闪烁着布依族人类历史文化发展的灵光。

  布依族铜鼓是研究布依族社会经济文化的“活化石”和“无字史书”。它奠定了布依族古老传统文化的历史地位,蕴藏着布依民族丰富的文化内涵,为搭建研究布依族历史文化的广阔平台,对研究布依族的历史、民族、民俗、宗教等都有极其重要的研究价值。

  ——音乐学价值。布依族铜鼓以其完整的音节,高昂的韵律,铜鼓乐和语言的有机结合,是布依族有声的文化符号工具及独树一帜的器乐,是布依族在长期生活和生产实践中的独创,展现了布依族铜鼓的社会功能和生产方式,表现了布依族人在音乐文化上的独特创造,以及独特审美意识和观念,具有很高的音乐艺术研究价值。

  ——记谱学价值。布依族铜鼓文化习俗之所以世代相传,与其民间独特的口头记谱法直接相关。布依族铜鼓文化习俗之所以世代流传,除了以摩师、师徒和家族通过口传心授的方式进行外,还在民间流传有用汉字字音记录的手抄本,这是布依族铜鼓文化习俗传承至今的重要因素。布依族铜鼓鼓谱可以说是布依族先民们最原始的音乐脚本,是布依族初始文明的集成,是布依族在社会实践中对文化艺术的传承和总结,具有很重要的记谱学研究价值。

  ——心理学价值。在布依族历史发展过程中,布依族铜鼓文化习俗是布依族当时社会生活的真实反映,其发展轨迹是布依族精神世界的突出表现,与布依族的生活息息相关,是懒以生存的精神支柱和精神动力,深深地印上了布依族的民族烙印,是不可替代的意识形态,是布依族精神文化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民族的心理学,具有极其重要的研究价值。

  ——社会学价值。布依族是一个以多种性质群体聚居的稻作民族,布依族铜鼓展现了当时的社会生产生活的真实情况,从下种、田间管理、收割、修仓、储粮、备办年货到喜庆丰收等,是布依族农耕文化的种植和管理过程,对布依族当时的社会生产和生活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工艺价值。布依族铜鼓既是重要的文化载体,又是其古代金属冶炼制造工艺的体现,其本身就具有很高的工艺研究价值。另外,布依族铜鼓信仰在祭祀程序中,所用的纸马、纸花、纸轿、纸旗、纸幡、纸伞、灵房等纸扎工艺技术高超、花样繁多,在民间纸扎工艺中较为独特,其绘画工艺技艺高超,具有古老的绘画特征。这对布依族的纸扎工艺及美术学都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随着现代经济和技术的发展,铜鼓乐面临着新文化的冲击,城乡人民忙于各种生活途径,年轻人已不再用心学习敲击铜鼓调,往往热衷于现代的流行音乐,年轻人对古老的铜鼓调日愈生疏,铜鼓调有着先行自然消亡的危险。外来文化的冲击导致审美方式的改变。布依族原来只要听到铜鼓声就会自然集中,但现时的青年人却听之任之无动于衷,却以现代和外来的文化生活方式作为主要的文化生活方式。因此,铜鼓单调的旋律已难引起年轻人的兴趣。布依族地区的年轻人大都外出经商或打工,没有人能坐下来学敲铜鼓,鼓调正无声无息地走向消亡。自古流传的布依族铜鼓调式,现已少有人知,六、七十岁的老人还有印象能敲,五十岁左右的已没有听过,铜鼓调已面临失传,并处于濒危的状态,如不及时传承,将会使布依族铜鼓传统文化遭到无可弥补的损失,因此,应该全面开展普查工作,收集、整理相关材料,完善项目档案;开展铜鼓文化研究工作,编辑出版《布依铜鼓研究》一书,撰写《屯脚布依铜鼓十四首》、《兴仁布依历史文化初探》、《布依铜鼓的来源》、《铜鼓与布依人》、《铜鼓的传说》、《布依铜鼓之乡》等文章在各类刊物上发表;深入开展布依铜鼓文化节日活动,利用报刊、广播电视、网站等媒体,对铜鼓文化进行宣传,提高其影响力及知名度;在中学、小学广泛开展布依铜鼓文化知识进校园的传承教育活动,提高学生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意识。

黔西南州台办供稿

  相关文章
主办单位:贵州黔西南州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