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贵州出台支持民营企业改革
·贵州出台办法 健全驻外招
·贵州出台办法 健全驻外招
·“光彩事业 黔西南行”2
·“光彩事业 黔西南行”2
·中国·金州 黔西南投资指
·黔西南落实惠台政策电子口
·兴义市招商引资优惠政策(
·关于印发《兴仁县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在酒博会上签约招
·黔西南州2012年招商引
·关于进一步加强招商引资工
·关于成立黔西南州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招商环境——美丽
·中国南方电网兴义供电局简
·兴义市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简
·黔西南州乐呵化工有限责任
·贵州宜化化工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兴义电力发展有限公司
·贵州天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简介
·贵州亿鸿钢结构有限公司简
·望谟县重大型企业介绍
·黔西南州优家物业管理有限
·黔西南州通大机电设备有限
·黔西南州俊锋科技有限责任
  当前位置>>文化遗产
独具特色的布依花灯艺术
2014-08-12 13:16:08    华夏经纬网

  蒙荣荣

  花灯,是流行在黔西南城镇和农村的一种艺术样式。起源何时,史无记载,无法稽考。追溯历史记载,明代“调北征南”和清代“改土归流”,以及贸易交往,交通航运的发展,使大量移民涌入黔西南,随之带来了先进地区的文化艺术,促进了黔西南文化艺术的兴起和繁荣。特别是荆楚文化和巴蜀文化对黔西南产生过较大的影响。先进文化的流入,扎根后,吸收了当地的民族民间文化艺术养料,繁衍滋生,从而形成各具特色并有着浓郁乡土气息的民族民间艺术样式。

  据《贵州古代史》载:“嘉庆道光年间,布依族就学会了以汉族小调为基础的贵州花灯剧,其剧目大半是民间传说故事,剧情短小精悍,生动活泼。表演者为一男一女,但旦角都是男子扮演。演员左手执巾,右手舞扇,在乐器伴奏下,边歌边舞。其表演者多在夜间进行,均用花灯照明,因而叫‘花灯剧’”。

  花灯流入布依族地区以后,吸收布依族民歌、情歌、山歌,用布依语演唱或叙述故事,演绎故事。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布依族人民从表演的故事、人物中,根据剧情的需要,从本民族生产劳动,生活习俗中,提炼、创造出表演身段,表演程式,形成具有浓郁地域特点和布依族特色的布依族花灯艺术。

  布依花灯的唱和道白,用“双语”(即布依族和汉语)。为了使更多的人听懂,现在多改用布依语夹汉话说唱,亦不失其独特风味。

  布依花灯,分“引子”、“游合”、“穿灯”三部分。“引子”系灯主,相似主持人(原为男姓,现不少布依地区,已改为布依姑娘)上场,说念布依花灯的起源与演出内容介绍,接着唱“开场引子典”。该曲系套曲,可填入新词庆丰收,祝生辰、贺喜庆、唱先进、讲政策等,接着“穿灯”可叙述故事,扮演人物,进行表演。

  布依族花灯具有独特的艺术特色。

  布依花灯的步法特色——布依花灯的步法,分“三角步”、“四方步”、“碎步”、“丁步”等,根据人物需要应用。丑角舞花棍时,矮身蹲步,持棍击手、击肩、击腿、击腰,同时旋转身躯,以棍击地,口中发出叫声,引来观众哄笑。

  布依花灯,多年来在布依族地区,群众自娱自乐,宣传好人好事,宣传政策、法规,都起到了积极作用。贞丰纳孔布依花灯创作演出的《扮灯》、《勒伙摆多“奔小康”》(即“大家一起奔小康”),受到布依族人民的欢迎。

  布依花灯的音乐特色——花灯音乐,基本上由四个部分组成:唱词、唱腔、音乐曲牌、锣鼓曲牌。

  蚂蚁爬树不怕高,有心连妹不怕刀。

  钢刀拿当板凳坐,铁链拿当裹脚包。

  唱词中也有六字句、八字句、十字句等句式,但所用不多。不等句式与七字句式的有机结构,成为较为常见的一种形式,例如:《小四景》:

  小小仙鹤一点红,一翅飞到半天空。

  张生拿弹打,红娘来拉弓。

  莺莺醉倒在怀中,张相公我的张相公。

  不是冤家不相逢。

  又如《灯调》:

  正月正闹新春,男女结伴去观灯。

  别家嬉笑走成双,奴家擦泪守孤灯。

  奴的哥真狠心,丢下奴家去吃粮。

  宁愿打单当门神,奴家望穿眼。

  泪水湿衣裙,乾哥你还不动情。

  奴家今晚要变心

  布依族花灯唱词用韵较为灵活,叠韵较多。唱词句式丰富多变。其道白多是叙述性的散文体语句,侧重于叙事,用以表达故事情节的来龙去脉,在戏中具有穿针引线之作用。唱段多为民歌体的韵文,讲究押韵,注重抒情,多用来表现人物的喜怒哀乐,在戏中起到烘托环境渲染气氛的作用。

  唱词的特点之一,是对于虚词的联贯使用,如:衣、呀、嗨、呐、嗬、嘿、罗、哟、吱等等。根据唱段需要,把上述虚词组合成句,在花灯音乐中称之为“飘带”。

  例如《发灯调》:

  正月嘛莲花又逢哪哈春。

  哪合哟合衣、衣嗨哟合衣。

  我才把那凉棚讲哪根生,

  罗合衣……

  又如《路调》:

  衣呀合吱衣呀,嗨呀哪合嗨呀。

  龙灯龙灯狮呀子灯,襟襟吊吊什呀么灯。

  采呀茶灯闹呀花灯呀,哪吱衣嗬嗨哟。

  我国少数民族在歌唱中,常见用虚词组句,布依族亦然。花灯在产生及形成过程中,自然吸收了布依族民歌这一特性,大量用于唱段之中,将娱悦欢情态表现得淋漓尽致,大幅度地烘托了歌舞的色彩和氛围,富有浓郁的民族生活情趣,使其成为布依族花灯的民族特色之一。

  值得引起重视的是唱词的风貌与内涵,许多传统的唱词,勃发着青春的迷人气息,闪烁着生命本真意识的辉光,将热血和爱情作无畏的展现。如前《灯调》中,相思女子“乾哥你还不动情,奴家今晚要变心”的那种爱情自白的青春之声,具有动人心魄的艺术感染力。历代封建礼教将花灯视为“伤风败俗”的原因也就不言自明了。

  布依族花灯唱腔,传统有“九板十三腔”的分腔习惯。何谓九板?即:数板、正数板、哭板、骂板、怒板、贺板、路板、二簧板、过板。行路唱路板;叙事唱数板;悲哀唱哭板;气愤唱怒板;高兴唱贺板;抒发情感唱十三腔。

  所谓“十三腔”指的是花调的变腔演唱。十三腔的曲凋,至今累计约为300余调。其主要以徵、商调式为主,应用较为广泛,商调又常用作收腔,故给人的印象更为鲜明。较之二者,羽调和宫调的应用略为少些。

  花灯曲调的旋律,基本由1、2、3、5、6五种音阶结构。

  花灯曲调的音符跳跃性较大,一个节拍中甚至有八度音阶的跳跃,并屡见不鲜。例如《踩新台》:鲜花朵朵开哎呀衣哟,走哇!

  这一特点,往往能给听众一种轻快的感觉。其次,时有重复,具有民歌的重复特性(与其脱胎于民歌有关),听众能加深印象,易记易唱,易于流传。

  布依族花灯音乐,不仅吸收了邻近省区的灯曲加以利用,同时还运用了一些流传广泛的民歌小曲,从而进一步地丰富了自身艺术内容,如用民歌《孟姜女哭长城》改编的曲调就有《放牛调》、《猜拳调》等。

  布依族花灯音乐,传统伴奏乐器不多。地灯乐器为:马锣、大钵、大锣、堂鼓等。台灯乐器为:花灯胡、二胡、月琴、三弦、板鼓、小锣、马锣、大钵、大锣、堂鼓等。

  上述乐器中,最具花灯音乐风格的乐器当为花胡与马锣,花灯胡音顺“沙”,沙声是其有别于其它胡类乐器的显著特色,常用来作为领奏。马锣不用锤击,而用木质锣片敲击发音,音色高亮明远,用于舞蹈和闹台伴奏。马锣在花灯音乐中的使用较为独特,常用来单独伴奏,其节奏丰富多变,与其他地区在戏曲中的使用迥然相异。

  布依族花灯表演特色——布依族花灯的表演,分:生、旦、丑行。过去的旦行,均为男子扮演,现在改为女性。使用道具是扇子、糠包巾、脸壳、花棍。特别是“糠包巾”别具特色。它一尺见方,彩穗镶边,中间垫上少许谷糠或棉花),以适宜玩耍抛掷为度,它既是布依花灯特有的道具,又可作男女相爱的信物。脸壳、花棍,是为增强演员气氛专用,它不是用来扮演人物的面具和剧中人物的道具,这是有别于其他花灯之处。

  布依族花灯的表演形式,一般分为二类,即地灯与台灯。

  不拘场所,随处可演,称之为“地灯”。地灯表演多为歌舞,其情节内容较为简单,伴奏都为打击乐器,无管弦乐伴奏,故后来的台灯音乐中,打击乐层出多变,在伴奏中始终占有重要地位,与此有一定的渊源关系。地灯舞蹈质朴生动,活泼诙谐,富于生活情趣和民族气息。在表演中,表演者一般持绸缎彩扇和绣花帕作为道具,扇帕动作极具浓郁的自然色彩和象征意味,诸如:莲花扇、蝴蝶扇、雪花盖顶、云手花帕……等等,可谓层出不穷。

  表演有一定规范的舞台,则称为“台灯"。其系地灯发展而成,可歌、可舞、可戏,直至分幕分场演出正本戏。在伴奏上除打击乐之外,增加了管弦乐器,音乐旋律优美,灯戏兼而有之是其一大特色。

  布依族的花灯,对表演者的基本功有严格的要求。基本手式就有架花手、交叉手、拐手、浪手、挽手、云手、划八字……等二十余种。

  基本舞步有鸳鸯扑地、双凤朝阳、膝上栽花、梭梭步、拐子步、矮桩步、磨步、浪步……等等三十六式。

  例如矮桩步:要求丑角在表演时下蹲,做出比旦角矮的态势,添有幽默风趣的动作、语言,表演起来妙趣横生,让观众忍俊不禁。这种舞步源于布依族的劳动生活,因男子大都是家庭的主要劳动力,负重爬山,挑担:采茶无所不干。采茶季节,便身背茶筐与女子一同上坡摘茶、茶树低矮,男子身高不能直立采摘,再次是茶女摘下的茶叶要随时倒人茶筐,且要压紧实,故男子须半蹲或蹲下一半。这种劳动生活中的自然形态,经过花灯艺人的加工而成“矮桩步”,其夸张得体,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

  在台灯舞蹈中,旦角丑角……都有各自的艺术口诀,以便更好地发挥艺术个性及其风格。如舞扇帕的口诀“摆动象狗尾,站势按胸前,舞动如蛇过,龙头又凤尾。”即舞彩扇时,须象摇动的狗尾那样灵动活泼,站着不动时,彩扇须按于胸前,起舞时,扇帕都要舞出蛇行般的S形曲线,龙头是右手在前舞扇花,凤尾即左手持花帕在身后舞动。旦角在表演中的艺术口诀之一是:“步子小,胯要扭,动腰如同风摆柳,头稍晃,肩要柔,神态妖娆半含羞。”这些要决把女性的曲线美,借以动态体现出来,恰到好处的展示了独山花灯舞蹈表演艺术的魅力。又如,丑角的艺术口诀之:“肩要活,腿要弯,挺胸收腹胯要端,步子轻,亮相缓,风趣幽默要自然。”在矮桩步的表演中,则要求丑角“老虎头,鲤鱼腰,双手展如眉,脚下轻飘飘。”这些众多的口诀,恰似一把把钥匙,能让表演者打开各自角色的艺术之门,发挥表演艺术的神韵。

黔西南台办供稿

  相关文章
主办单位:贵州黔西南州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