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贵州出台支持民营企业改革
·贵州出台办法 健全驻外招
·贵州出台办法 健全驻外招
·“光彩事业 黔西南行”2
·“光彩事业 黔西南行”2
·中国·金州 黔西南投资指
·黔西南落实惠台政策电子口
·兴义市招商引资优惠政策(
·关于印发《兴仁县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在酒博会上签约招
·黔西南州2012年招商引
·关于进一步加强招商引资工
·关于成立黔西南州招商引资
·黔西南州招商环境——美丽
·中国南方电网兴义供电局简
·兴义市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简
·黔西南州乐呵化工有限责任
·贵州宜化化工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兴义电力发展有限公司
·贵州天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简介
·贵州亿鸿钢结构有限公司简
·望谟县重大型企业介绍
·黔西南州优家物业管理有限
·黔西南州通大机电设备有限
·黔西南州俊锋科技有限责任
  当前位置>>文化遗产
布依蓝 更绚烂
2020-07-14 11:32:11    华夏经纬网

    核 心 阅 读

    以布依蓝为特色的布依族服饰,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过,纯天然的古老染布工艺,一度受到掉色的困扰。借助现代科技的力量,当地改进工艺,打开了布依蓝产品销路,带动村民增收致富。

    说起布依族,人们会想到柔美含蓄的“浪哨歌”,也会想到别具特色的民族服饰。位于贵州省西南角的册亨县,是全国最大的布依族聚集地。地处南、北盘江交汇的夹角地带,气候较为湿热,用土布制作的服饰由于穿着舒适成了布依族的首选。

    浅蓝色格子长衫、深蓝色对襟短衣、蓝黑色百褶长裙……这些深浅不一的布依族服饰,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也被称为“布依蓝”。现在,这抹蓝色为布依族文化走出大山带来新机遇。

    古老工艺,遇创新难题

    走进册亨县的大小村寨,每家院子里都有用竹竿搭起的简易棚子,这是专门晾晒布依蓝的。“木质纺车、脚踏式织布机、蓝靛染色,所有的工序都靠手工。”40岁的黄莲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布依族人,从小就给阿妈打下手,跟着学做衣服,后来参加比赛还拿过奖,“最复杂的是染色,主要用蓝靛,工序多、时间长。”

    以前,各家房前屋后都会种些蓝靛,到了七八月,村民会集中收割。“洗干净后,阿妈会把它捣碎,放些石灰,用柴火熬汁,得熬一天才行。”之后,黄莲会用竹棍搅打,直到蓝靛凝结,沉积于水,过滤掉其他杂质,就可以放进染缸,调制染料。染布也有层层工序:先将土布染几个小时,晾干,再继续染,一天至少重复4次;最后还得用滚轮压,再晾干,前后要持续20多天才能完成。

    但是,用染布制作的衣服存在掉色问题。“到了热天出点汗,脖子上、胳膊上都会染上色,洗衣服的时候掉得更厉害。”没有好的解决办法,黄莲只好反复洗衣服。

    尽管蓝靛不会刺激皮肤,但布依蓝的市场却受到了影响。“除了自己穿,村民还想卖一些,贴补家用。但外面的人几乎都不愿意买掉色的衣服穿。”黄莲说。

    后来,册亨县实施“锦绣计划”,将布依族土布制作、蓝靛染、刺绣技艺等与现代元素结合,推广民族文化产品。为了解决掉色难题,有些作坊选择加入固色剂。尽管掉色得到缓解,但由于固色剂是工业原料,导致部分环保指标受影响,这个纯天然的古老工艺,仍然面临改进难题。

    现代科技,寻固色诀窍

    转折发生在2017年。当时,云南人龙治宇打算到贵州做电商。在册亨,他恰好赶上当地的布依文化年活动,听当地群众说,由于衣服容易掉色,多彩的布依族服饰只在节日时才穿。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龙治宇对此十分感兴趣。没过多久,主打布依族服饰的公司注册成立,龙治宇担任总经理。经过多方打听,他跟天津工业大学取得了联系,并找到了纺织科学与工程学院的专家。

    经过多次实地调研,专家们发现,布依族的蓝靛染色技术流传千年,工艺的完整性不同程度受损,掉色问题愈发严重。反复尝试后,他们找到了破解掉色的方法。

    “在染色前,村民会往缸里加些东西,再放置一段时间,当地叫作‘养缸’。”龙治宇回忆,这样做有点像发酵,通过产生的细菌,增强着色效果。

    实际上,蓝靛染色的过程,本质上是氧化还原的过程。先借助还原反应,让染料溶于水,附着在织物上,进入纤维内。再通过氧化反应,让纤维内的染料恢复不溶于水的特性,唯有如此,才不会掉色。专家们推测,一些菌株可能在其中起到作用,决定从染缸内的细菌入手,寻找答案。

    经过层层筛选、反复实验,他们果然找到了还原能力强的菌株,而且通过改造,还能增强其还原能力。“加入这种菌株,以前20多天才能完成的染色过程,现在只需3小时,色牢度很高。”龙治宇说。

    有了新技术,蓝靛染色这门古老技艺重焕新生。但龙治宇的团队并未就此止步。从浅蓝到深蓝,他们将其细分成12种色阶,让蓝靛染色工艺迈上新台阶。(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最近又接到了日本、韩国等国的订单,价值超百万元,过段时间就能陆续交货。”突破了技术瓶颈,龙治宇对染布、加工的经营模式更加期待,“这些民族服饰具有天然、环保的特点,在国际市场上很有竞争力。”

    产业成形,助村民增收

    有了染色技术的革新,加上“锦绣计划”的支持,蓝靛的需求量也迅速增长,一条相对完整的产业链逐渐成形。

    “我们跟农户签协议,公司提供幼苗,农户负责种,以不低于市场价的方式集中收购。”龙治宇介绍,这种经营模式使贫困户增收有了更多可能。

    在弼佑镇各两村,贫困户罗成松正猫着腰,在地里忙碌着。眼前这片蓝靛绿油油的,共有两亩多,走进去会没到小腿,“再长几个月就可以收割,到时候有公司过来收。”

    其实,在2019年前,这一片长的还是玉米,整个村子也没有规模化种植蓝靛。“每家多少都会用些蓝靛,但基本是在房子周边种点。”这么多年,罗成松从未想过还能靠卖蓝靛挣钱。

    后来,县里的公司陆续找上了门。“他们想跟村里合作,种蓝靛。”各两村党支部书记杨景都介绍:“经营模式有两种,村民可以自己种,或者把地流转给公司,算下来,都比种苞谷有赚头。”开完院坝会不久,村里共有280亩土地种上了蓝靛,其中贫困户种的占了大半。

    “蓝靛全身都是宝,叶子拿来染色,根还能做成板蓝根,价格不低咧。”去年年底,罗成松种一亩地净赚2800多元,之前还惦记着外出打工,现在决定留在家里,再种3亩蓝靛。

    不少周边乡镇都成立了合作社,专门统一种植蓝靛,同时通过务工、分红等方式推动贫困户增收。他们面前,是更加广阔的市场需求。“一年下来,我们一家公司至少需要1000亩蓝靛,以后还会增加。”龙治宇希望,“在推动整个蓝靛产业发展的同时,能让更多贫困户走上小康路。”

来源:黔西南日报  作者:人民日报记者 苏 滨

  相关文章
主办单位:贵州黔西南州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