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名人
吴澄
2008-08-15 14:25:32     华夏经纬网
       1930年12月31日,云南第一位女共产党员吴澄为了云南各族人民的解放事业英勇就义,实践了她生前的誓言:“凭我们不平之血的飞溅,把世界来涂染遍!”

  从《新青年》上接受革命思想

  吴澄,字幼清,又名剑秋,1900年6月8日生于昆明市桃源街,1910年入省立女子师范附小读书,1917年高小毕业,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省立女子师范预科。她品学兼优,各科成绩名列前茅,深为同学敬佩。

  1919年,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在北京爆发,爱国主义热潮席卷全国。吴澄在班里带领同学们读新书,探讨妇女出路问题,掀起了努力学习新思想的高潮。

  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吴澄到女中进行支援上海工人的宣传发动工作。在她的领导下,女中组织了“学生会”,参加省学联的“五卅惨案后援会”,举办了轰动昆明的女中学生游艺会。他们把募捐所得的3000多元滇币汇到上海,援助罢工工人。1926年初,云南军阀唐继尧要把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和法政学校的校址拍卖给法国商人。消息传出,学生们举行罢课示威,反对唐继尧拍卖公产的行径。吴澄在省师和女中的大会上发言,慷慨陈词,反对当局拍卖校址,支持学生们的正义要求。

  省一中学运负责人李国柱发现吴澄是一位有觉悟、有才干的同志,便吸收她参加了秘密革命社团——云南青年努力会。在这个组织的学习活动中,吴澄从《新青年》《向导》等进步刊物里,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懂得只有共产主义道路才是全人类幸福、自由的光明之路。不久,李国柱介绍她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6年夏,李国柱离开云南赴苏联学习,云南青年努力会和共青团的工作就交由吴澄和严英俊负责。他们组织一批进步青年到一些工厂开办工人夜校、识字班,教工人学文化,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在昆明近郊组织农民学文化,与他们交朋友,传播革命思想。

  节孝巷39号首任书记

  1926年秋,肩负建党任务的中共党员李鑫回到云南,与吴澄取得联系,并首先介绍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于是,吴澄成为云岭大地上第一位女共产党员。她积极协助李鑫等筹建中共云南地下党组织。经过周密的准备,11月7日,党在云南建立的第一个党组织——中共云南特别支部在昆明市平政街节孝巷39号成立,吴澄首任特别支部书记。

  中共云南特别支部成立地——昆明市平政街节孝巷39号。

  中共云南特别支部建立后,在群众中积极开展宣传、组织工作。吴澄邀约七位女同学,自筹经费创办了云南第一份妇女刊物——《女声》杂志,号召广大妇女联合起来,打倒反动的军阀统治,争取云南人民的自由、平等。她还亲自拟定了取消苛捐杂税、剿灭土匪、禁种鸦片、禁止鸦片买卖以及改善教师待遇等提案,通过在省教育会担任委员的中共地下党员在会上提出,并在全省广为宣传,引起了很大反响。

  为了推翻唐继尧在云南的独裁统治,中共云南特支成立了由李鑫负责的云南政治斗争委员会,推动各社会团体的广大群众结成反对军阀的统一战线,积极策动“倒唐运动”。吴澄等人秘密油印揭发唐继尧军阀统治祸国殃民罪行的传单四处散发,唤起群众的反唐激情。吴澄还利用她与龙云夫人李培莲是女师同学的关系,多次通过李培莲介绍,与龙云会面,向其陈述北伐战争的大好形势、云南人民的革命要求,揭露唐继尧的倒行逆施。在中共云南地下党的促进下,胡子嘉、龙云、张汝骥、李选廷四位军长于1927年2月6日发动政变,结束了唐继尧在云南的军阀独裁统治。

  1927年3月,党中央派王德三等从粤回滇,在中共云南特支的基础上组成了中共云南特别委员会,王德三任特委书记,吴澄为委员。在特委领导下,云南的工运、农运、学运蓬勃开展,《女声》杂志也改为云南妇女解放协会的会刊,吴澄用“剑侠”笔名发表了题为《云南各界妇女联合会与云南前途》的文章,号召妇女争取独立解放,起来与反动军阀和封建势力作斗争。她写道:“我们要想得到解放,总要靠我们自己自觉,自己奋斗,有一个大团结,才能争得我们应享有的权利,应得的自由。”4月下旬,吴澄代表中共云南党组织出席了在武汉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根据党中央“八七”紧急会议部署,中共云南地下党决定将工作重点转移到农村和工矿,发动组织群众准备开展武装斗争。中共云南特委改建为中共云南临时省委。1928年初,吴澄被派到蒙自、个旧一带领导工作。她机智勇敢,不怕困难,到彝族、苗族杂居地区查尼皮开展工作。1928年10月为了改变中共云南党组织不健全的状况,省临委在查尼皮召开了中共云南省第一次党代会。会议改选了省临委领导成员,吴澄再次当选为委员。

  叛徒出卖夫妻慷慨就义

  1929年春,李国柱在莫斯科学习结束回到云南,担任省临委委员和团省委书记,吴澄协助他在机关工作,他们结成了革命伴侣。吴澄化妆成普通的家庭妇女,以做家务和针线活作掩护,领导地下工作,常常冒险出入市区。她与李国柱共同用剑英、克内的笔名在《赤光》上发表了许多充满战斗激情的诗篇。他俩在《出路的叫喊》一文中写道:“血汗造成了势利者的宫殿,心血筑成了少数人的丰年;身躯替军阀当了炮灰。啊!这是怎么不平的事哟!”在《少年战士》里写道:“我们是少年战士!我们不能再忍受这样残酷的痛苦,红焰与烈火征示着我们的前途。将镰刀放在豪绅的颈上,用铁锤击碎资本家的头颅。在这残酷的战场上,第一线便是我们的任务。我们是少年战士!饮弹、撇头、断腰、破腹、裂乳,我们兄弟姊妹这样悲壮地牺牲了。前进啊!我们少年的布尔塞维克,要消灭这残暴的统治。看啊!狂风暴雨中,持着那面红旗的,便是我们少年战士!”满腔豪情跃然纸上,表达了他们对党、对革命的一片赤诚。

  1930年12月上旬,由于叛徒的出卖,吴澄、李国柱同时在昆明被捕,被关进云南省陆军模范监狱。面对严刑拷打,已身怀有孕的吴澄意志坚定,她对难友们说:“一个革命者要有牺牲自己的精神,才会敢于革命!”她鼓励难友,不要消极坐牢,要积极斗争。她说:“一个共产党员的生活就是战斗的生活,不坐牢时搞革命,坐了牢还是要搞革命。在这人间地狱里,更要以百倍勇气和敌人斗争,敌人摧残我们,要我们死,我们就要想办法不让他们摧残,争取活。”反动派无法使吴澄屈服,就对她下毒手了。1930年12月31日中午,吴澄等和往常一样蹲在树下吃午饭。“吴澄,提审!”狱卒的叫唤惊动了所有的人。大家知道“提审”意味着什么,都放声哭泣了。吴澄却面不改色地对大家说:“不要哭,我们不能示弱于敌人,革命一定胜利,反动派一定失败!”她把碗放下,拉拉衣服,理了理头发,从容不迫地向铁门走去。几个男同志也被军警从男监里押出来,其中有吴澄的爱人李国柱。他们在慷慨就义的途中,互相鼓励,面不改色,从容走向位于昆明西郊的刑场。吴澄英勇就义时仅30岁。(陈国勇 文/图)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