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遗迹
"飞虎队"招待所
2008-08-15 14:40:38     华夏经纬网
  

        在昆明西站附近的十四冶大院中,一幢办公大楼,规模壮观,楼的正门外廊有4根高大石柱,加上石柱后面圆形门墙,形成鲜明标志,给人印象十分深刻。改革开放以来,常常有海外游客,特别是一些西方老年人,来这里参观,拍照。这幢大楼仿佛有一种吸引力,而来这里参观的人也仿佛在寻觅什么。原来这幢大楼是中国抗日战争时期名震中外的“飞虎队”的招待所;这些西方老年人也多为当年“飞虎队”的老兵。

  要说“飞虎队”,还得从抗日战争前期,日寇对云南,特别是昆明的轰炸谈起。

  抗战爆发后,中国开始了全民抗战,云南成为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的重要战略后方,昆明则成为大后方的重要城市。敌人企图摧毁我抗战支前基地,并从心理上动摇人民的抗战决心和信心,于是昆明成了日寇飞机轰炸的主要目标之一。

  1938年9月28日,日寇飞机首次轰炸昆明,市民死伤惨重:死190人,伤200余人。此后,日寇飞机不断空袭昆明。开始,日机是从武汉起飞的。1940年10月日军占领越南河内后,日本更加强了对昆明等城市的轰炸。在日机的轰炸下,昆明市民苦不堪言,“跑警报”成了家常便饭,有时一天来回跑两三次警报。在日本飞机空袭昆明最频繁期间,昆明市民天天过着朝不保夕的恐惧生活。当时,西南联大考虑到教授们的安全,请教授们分散居住。于是,在昆明的郊区农村散布着联大教授们的住所,闻一多、华罗庚等许多教授都经受了敌机空袭的危险,甚至还受了伤。而联大的学生们大都经历过“跑警报”,杨振宁等许多人,对“跑警报”印象极为深刻。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1941年10月,美国空军退役军官陈纳德组建了“中国空军美国志愿队”。两个月后的12月20日,志愿队与来犯的10架日寇飞机激战昆明上空,以9:0辉煌战绩轰动国内外。深受日机空袭之苦的昆明老百姓为志愿队取了一个十分响亮的名字:“飞虎队”。意思是空中飞虎,猛虎添翼,威力无比。陈香梅解释说:飞虎队是“中国人给志愿队所起的别名。以云从龙,风从虎,虎而能飞,其猛无比之意”。后来,美国卡通大王迪斯尼为飞虎队设计了队徽,添翼的猛虎飞越象征胜利的“v”字。“12.20”空战后,日本轰炸机再也不敢轻易来犯。而从那以后,老一辈昆明人对飞虎队和陈纳德是家喻户晓,有口皆碑。

  陈纳德(Claire Lee Chennault 1893-1958),生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的麦考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于1917年入伍,不久参加飞行培训,成为一个优秀飞行员,其高超飞行技艺可谓出类拔萃。以后担任过飞行教官,还编过一本空战手册,并被空军采用,他本人训练过许多飞行员。然而,由于性格上的桀骜不驯,使他很难受到上司的赏识。直到1937年退役时,还只是上尉军衔。就在这一年他应邀来华,被聘为中国航空委员会顾问,授上校军衔。他受到了重用,从此,44岁的陈纳德开始大展自己的才华。1940年8月陈纳德受委派赴美洽购飞机,招募飞行员。经过艰辛的奔波,他的收获极大:得到了美制P-40型战机100架定单,又招募了100多名志愿飞行员。于是,次年10月他组建了中国空军志愿队。志愿队为一个大队,大队部设在昆明。下辖3个中队,一、二中队驻昆明,三中队驻仰光。各中队战机机身上画着张着大口的鲨鱼嘴。

  “飞虎队”最值得称道的空战有三次。一次即1941年12月20日的昆明空战。第二次是昆明空战几天后即12月23日、25日,飞虎队与日机激战仰光上空,再获击落敌机54架的辉煌胜利。第三次是1942年5月7日至10日,日军挺进至怒江西岸,并向东岸进军。如果日军进军成功,将极大地影响中国的抗战。就在这时,飞虎队受命配合中国陆军,仅以8架战机,空袭怒江惠通桥挺进东岸的日军精锐之师,成功地阻遏了日军挺进强势,将其挡在怒江西岸。从此,日军与中国军队以怒江为界,对峙长达两年之久。这次战役被称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几个最伟大的胜利中的一个”。

  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发生后,美国正式对日宣战。1942年7月4日,飞虎队宣告解散,改编为美国第10航空队第23大队(亦称美驻华空军特遣队)。1943年3月,特遣队扩编为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陈纳德任少将司令。后来14航空队发展到拥有1000架飞机、2万人,还指挥1个轰炸大队和1个运输中队(担任驼峰空运任务等)。

  飞虎队本身存在不到1年。然而陈香梅说:“美国志愿航空队、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第14航空队和中国民用航空公司—统称为陈纳德的飞虎队”。在整个二战期间,飞虎队共击毁日机2600架,击沉日舰44艘、日商船223万吨,击毙日军66700人,炸毁敌人桥梁600座。

  有人将飞虎队与驼峰航线说成是一回事。这是不准确的。事实上,飞虎队与驼峰航线是两回事。但它们有联系,其联系主要有两点,一是驼峰航线开通后,飞虎队承担护航任务。二是第14航空队成立后,陈纳德正式掌握了驼峰运输的指挥权。

  历史表明,陈纳德与飞虎队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立下了卓著的功勋。陈纳德与“飞虎队”的名字也因此长久地留在了云南乃至中国人民的心中。1990年,美国公众评选二战英雄人物,有两人当选:欧洲战场艾森豪威尔,亚洲战场陈纳德。

  据历史资料记载,曾经作过飞虎队招待所的昆明十四冶办公楼,建于1936年,最早为昆华农校教学大楼。当时,省主席龙云为其题辞“豳风基础”,表明当局对农业及农业教育的重视。这块奠基石镶嵌在大楼东南墙基,至今赫然可见。该建筑风格中西结合,雄伟壮观,是当时昆明地区最壮观的建筑物。抗战爆发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迁到昆明,合组为西南联合大学。当时,西南联大理学院(后来还有文学院、法商学院)租借昆华农校教学大楼以及东西寝室为校舍,租期从1938年3月至1939年7月31日,前后达1年4个月。西南联大租借昆华农校校舍的这段佳话,也为这幢办公大楼增添了重要历史价值。再往后,这幢楼又成为飞虎队招待所。

  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军中国战区总司令部(亦称中印缅战区美军总司令部)设于重庆,昆明、西安、桂林、成都均设有司令部。随着美军机构和人员大量进入昆明,国民政府将昆华农校拨给美军使用。美军在昆华农校大操场上建盖了一批平房,作为美军司令部的用房。同时,昆华农校的教学大楼等建筑成为美军招待所。当时,昆明地区美军招待所多达49处,昆华农校的校舍为第十一招待所。因为当时“飞虎队”的声名显赫,人们习惯将昆华农校的美军招待所统称为“飞虎队招待所”。

  当年昆明美军司令部的平房早已不存,仅在今昆明开关厂幼儿园旁遗有一幢被称为“将军公馆”的平房,它是当年美军将军的住所。这幢房屋的平面结构呈飞机状:主体如机身,两侧似机翼,保存基本完好。

  抗战期间,中国的盟友美军在昆明的机构很多,然而今天保存下来的相关建筑物所剩无几。因此,这幢“飞虎队招待所”和“将军公馆”格外受到美军二战老兵们的重视。近年来,美国二战老兵来此寻觅、参观者不断。特别是2000年4月,“中美老战士2000年昆明大联欢”在昆举行,380多名飞虎队员、驼峰飞行员及其家属,来此寻觅,形成了参观的“人潮”。人们深深感到了“飞虎队招待所”、“将军公馆”对于历史文化名城昆明的极其重要的价值和沉甸甸的分量。

  还值得一提的是,2001年有关方面发现了一架坠落在滇池的编号为68的P-40飞虎队战斗机。这架战机战绩显赫,曾击落过10架日机,它是目前世界上仅存的P-40战斗机。因为飞机已被淤泥和滇池中大量的蓝藻所覆盖,水下能见度极低,潜水员下水后只能盲潜,打捞难度很大。目前,有关方面动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磁探测技术和全球定位系统,具体位置已经确定,并且做了打捞的前期准备工作。可以预期,这架飞虎队战机的出水是指日可待了。 (吴宝璋)

市政协文史委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