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遗迹
老昆明北门街遗韵
2008-08-15 14:43:12     华夏经纬网
  

(图为北门出版社,已毁。廖可夫摄)

  位于翠湖东北,圆通山西麓的北。门街,民国时期因有“唐家花园”、“北门书屋”等人文景观,是老昆明著名街巷之一。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北门街城楼还未拆除,城楼上有明末清初书法家阚祯兆先生所书“望京楼”匾额,望京楼三个大字飘逸洒脱而有气势,为阚书的代表作。

  北门街由南至北约长一公里,路为大小不均的石板条铺成,沿街多为土木、砖混结构的老房,其中也有几幢中西式结合的豪宅。就是这条普通的小街,上世纪曾居住过许多在中国现代史上颇有影响的著名人物,诸如“云南王”———会泽人唐继尧,他为庆祝自己的生日在北门街原71号建造的戏楼(唐家花园)是当时昆明规模最大、环境最为幽雅的私家花园了。“唐家花园”最为人们称道的是唐于1923年从香港回昆第二次执政时;在唐园成立了“东陆图书馆”,聘先贤袁嘉谷先生任馆长,每逢星期六、日两天,市民可自由出入唐园观赏园林,当时日本领事赠唐的50株樱花植于园内特别引人注目。园内建有中西式两层红砖楼及戏楼,戏楼上下有20个包厢,除书房、卧室人们不能进入外,但可隔着玻璃窗向内看,其他的房间可走串去观赏去玩,查阅图书馆藏书。

  抗日战争时期,许多名流学者寓昆,唐园的戏楼包厢全被清华大学办事处租赁为单身教师宿舍,清华文科研究所初恢复时也曾设于此。先后在唐园居住过的有朱自清、陈岱孙、金岳霖、吴宓、浦江清、李继桐、陈省身等著名教授。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先生的夫人林徽因从四川李庄第二次来昆养病时也居唐园,他们都对唐园优美舒适的环境赞不绝口。建国后唐园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边防公安局驻地,后为昆明第三十中学教师宿舍。

  北门街原45号、98号也曾是西南联大的教师宿舍,抗战胜利后著名教授游国恩先生从龙泉镇迁回城时也住北门街。联大的外籍教师燕卜荪则居北门街的北仓坡,联大常委梅贻琦先生曾多次到北仓坡看望过他。

  顺街往南过了北仓坡,现仅存的一排两层老屋,(民国时为昆明商会会长李琢庵先生建造)便是著名七君子之一的李公朴先生居室,楼下为“北门书屋”,书屋对面为“北门出版社”。

  1941年李公朴先生从重庆来昆,给昆明带来了许多解放区的见闻和新思想,不久结识了楚图南、郑一斋、周新民、孙起孟、冯素陶、张天放、艾志诚、杨春洲等人,在他们的支持帮助下开办了“北门书屋”和“北门出版社”,在此出版和销售了很多进步书籍。公朴先生的居室成了民盟在昆的一个重要聚集地,常往来于此的有曾昭抡、张奚若、潘大逵、潘光旦、闻一多、吴晗、张光年、赵氵风等先生。与公朴先生同住楼上的还有联大著名教授雷海宗等先生,这幢老屋若称之为群星楼也是不为过的。

  至北门街口右转有条通往青云街叫歪坡的小巷(今翠明园处),是李公朴先生与夫人张蔓荺女士于1946年7月11日晚从大光明电影院看电影回家时,乘公共汽车到青云街下车上歪坡至拐弯处被国民党特务暗杀时的殉难地。公朴先生为抗日战争及反内战争民主的斗争而牺牲,公朴先生给昆明增添了历史殊荣。

  2002年底,在云南文史馆举行的纪念袁嘉谷先生学术研讨会上,有学者说:袁嘉谷先生于1929年北门街江南会馆火药大爆炸惨案后,曾撰书过一块纪念碑不知今何在?并有望能寻到。笔者于上世纪60年代后居北门街16号大院,院内接自来水处有一大石碑,石碑就是袁氏所撰书《北门街火药大爆炸案碑记》,碑高1.6米,宽1米,字大如核桃,至90年代末字虽有磨损,但字迹清晰。70年代,装裱师张宝善先生来余处时,曾商请将其碑拓下,张先生看后说:“袁氏存世墨迹较多,此碑又是民国事,无必要拓。”就当时而言,像袁嘉谷、赵藩、陈荣昌等先生书法墨迹不像今天那样被人们视为墨宝。遗憾的是当时因条件所致未能摄下照片。上世纪末北门街拆除时,这块纪念碑被“翠明园”的建设者们不知作何处置?如今能寻觅到那还是一件历史和艺术的珍品呢!

  今天的北门街,路宽且平坦,街两旁现代高楼林立,低矮的“北门书屋”老宅却显得极不协调,如能于此重操“北门书屋”既将遗迹使之重光,又为昆明历史文化名城增添一道文化景观,想必是有益的。

云南日报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