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民族文化
基诺族服饰的传说
2009-04-22 08:33:09     华夏经纬网
  

居住在云南省西双版纳的基诺族女子,不论是未婚的还是已婚的,头上都要戴一顶白底黑纹花的三角尖顶帽子;衣服袖口和裙子边上镶上红、黑等色彩的花边。男子的衣服背面正中缝一块方形红布,绣上一朵美丽的太阳花;裤腰的两道缝口处要开三寸长的两个口子。

本来,造物主阿模小北传给基诺族的是洁白的三角尖顶帽子和素白的衣裙,后来为什么会变成这么多色彩呢?这里边有一个动人的传说呢。

从前,基诺族居住的一个寨子里有一个美丽动人、勤劳善良的姑娘,她的名字叫布鲁蕾。由于她的美丽和勤劳,把整个寨子和附近村子里所有的小伙子都吸引了。每天向她求婚的人象蚂蚁搬家一样多,送到她家里的求婚彩礼整整堆满了两块竹笆。可是,她一个也不答应。

原来,布鲁蕾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同她一块长大而又勤劳忠厚的小伙子泽白。可是,泽白家很穷,没有什么礼物送给她。

布鲁蕾的美貌也引得大头人的儿子泽木拉心神不定。他精心收拾打扮起来。跑到饶考米考(男女聚会的场所)向布鲁蕾求婚。

“美丽的姑娘啊,我家的钱财比沙子还多,我家的粮食象小黑江里的水一样吃也吃不完,我家的布匹可以拉到天上去,满山满沟都是我家的牛羊,只要你嫁给我,我家的财产都给你。”泽木拉象唱歌似的对布鲁蕾说。

布鲁蕾板起面孔对他说:“你家的财产再多我也不眼红,十辈子嫁不掉也不做你老婆。象你这样的懒汉,没有一个姑娘愿和你作伴!”

泽木拉一听气红了脸,第二天晚上就派人把布鲁蕾抢来关在房子里,逼着她三天之内与他结婚,还动脚动手,调戏她。布鲁蕾十分气愤,狠狠地打了他一嘴巴。泽木拉恼羞成怒,一手捂着红肿的嘴脸,一手从身边的火塘里操起一根燃烧着的柴火朝布鲁蕾的头上打去。结果,布鲁蕾洁白的三角尖顶帽子上就留下了一条又粗又黑的条纹,这就是今天基诺族女子帽子上黑纹花的来历。

就在这一天,忠厚老实的泽白还不知道布鲁蕾已经被泽木拉抢走,他还象平时那样摘了一朵布鲁蕾最喜爱的太阳花准备送给她。

“泽白啊,你快去救救布鲁蕾吧!她被泽木拉抢走了。”村邻们对他说,“再不去就晚了!”泽白听了 亲们的诉况,心里象刀绞一样,拿着太阳花一阵风似的跑向泽木拉家。他爬上泽木拉家旁边的大树上,从窗子里看见布鲁蕾的手脚被藤子紧紧捆绑着,不能动弹。他举起手中的太阳花,朝她摇了摇。布鲁蕾看到了,两人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黑夜降临,四处静悄悄的,泽木拉和守门人都睡熟了。泽白悄悄爬进房内,用尖刀割断绑布鲁蕾的藤子,将太阳花送给她,然后轻轻打开大门,背起她直往处跑。天亮时,来到了一块草地上,才发现布鲁蕾被捆绑过的手脚流出的鲜血已把她的抽口和裙子边沿都染红了,洗也洗不掉,有的地方还变黑了,这就是基诺族女子的袖口和裙子边沿上要镶黑、红条纹的来历。

泽白背着布鲁蕾继续逃呀跑呀,刚过了河,泽木拉和爪牙就追到了岸边。他们隔着河向正在爬山的泽白连发数箭,泽白负伤倒在血泊中,布鲁蕾也摔昏在地上。

“哈哈,看你们还往哪里跑!”泽木拉狂笑着说。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只见泽白旁边的千年古树后面走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阿嫫。她把手朝河那边一挥,立刻狂风大作,暴雨倾盆,河水猛涨。泽木拉和爪牙们被隔在河那边过不来了。

河这边,老阿模顺手拔了一把草药在手中搓碎,再把泽白中箭的裤腰处顺缝撕开了两个三寸长的口子,拔出两支毒箭,将草药敷在箭伤上。从此,基诺族男子的裤腰上都开两个三寸长的口子。不一会,泽白和布鲁蕾都苏醒过来,好象根本没有受过伤一样。他们刚想谢谢救命恩人,可老阿嫫微笑着一闪身走到那棵大树后不见了。

老阿嫫刚一隐身到树背后,河那边就风停而住,河水也退了。泽木拉他们便乘机过河追赶泽白和布鲁蕾。

泽白急忙背着布鲁蕾向老阿嫫隐身的那棵大树跑去,想爬上树去躲一躲。可是,由于布鲁蕾一只手拿着心爱的太阳花,只用一只手搂着泽白的脖子,因此,泽白只能用一只手爬树,另一只手还得搂着布鲁蕾的腰,弄得怎么也爬不上树去。布鲁蕾看到泽白爬树艰难,眼见泽木拉和爪牙们快追上来了,就把太阳花插在泽白的衣背上,两只手紧紧地搂着泽白的脖子,他们这才很快就爬到了树上。

泽木拉和爪牙刚刚追赶到树下,正抬头想用箭射泽白和布鲁蕾,不料,一转眼,他们突然都变成了一群公羊。

泽白一见从树上下来,赶跑了这群公羊,把布鲁蕾接下树,两人高高兴兴地回到家里。当天晚上,众乡亲们为他俩办了婚事。泽白在婚礼上仍然在背上插着那朵太阳花。乡亲们见了,称赞这朵太阳花是他俩真挚爱情的象征。从此。基诺族男子的衣服背面正中一定要缝上一块红布,并在上面绣上一朵太阳花。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