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渊源
明末昆明,城头易帜
2008-08-15 13:40:56     华夏经纬网
       明军平定云南,明朝王室在此设置“云南布政使司”并将昆明继续作为府城。承接平西侯沐英之惠,沐家世代就镇守于此,在军事上大权在握,在政治、经济上也占据着举足轻重的重要位置。由于元明易城之战,昆明城遭到了极大的破坏。沐英从镇守云南的第二年起,就请了当时著名的阴阳学家汪湛海设计重筑昆明城,在城区建起了设有东南六门的砖城,将北面的翠湖和圆通山也围入了城内,以五华山为中心,修建了许多宅院和牌坊,并在一些风景优美的地方,修建了大量的亭台楼阁,昆明城成了省、府、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军事机构的集中之地。

  到了沐天波这一代时,清福还没享上几天,崇祯皇帝就在北京香山自缢殉国了。在吴三桂的引导下,清兵入关了。尤为可怕的是,张献忠挥舞着大刀,在四川另立王朝了。为了防止张献忠部队出其不意地攻占云南,沐天波紧急征调辖内各地土司备战。公元1545年9月,武定土司吾必奎借机发动叛乱。沐天波转而又调土司沙定洲等到昆明平叛,各路人马都到齐了,只有沙定洲屯兵城外,托词不进城来。

  检点失误,沐天波最为懊恼的莫过于对手握重兵的土司们没有防备,以致于吾必奎趁机反叛,二是沙定洲徘徊城外时,对这家伙的狼子野心,竟然毫无查觉和提防,谁能想到,对明王朝忠心耿耿、战功卓著的沙源,竟养出这样一个不忠不孝的逆子来!

  沙定洲,是王弄山土司沙源的二儿子,沙源去世后,大儿子沙定海继承了他的王位,沙家势力渐微。后来阿密土知州普名声去世,其妻万氏成了寡妇,为了保住地盘,万氏招沙定洲入赘为夫,沙定洲和万氏的儿子服远同年同月生。眼见老妈“娶”回的老爸竟和自己一样大,服远在崇拜他的众人面前很失面子,发誓要杀死沙定洲。然而,沙定洲却施计先把服远杀掉了,并且开始了扩弃地盘和扩弃兵源的工作,不久之后,两家合一的沙定洲便有了延绵数千里的领地,且拥兵20万,成了称霸一方的大土司。沐天波对此应该早有警觉,可惜他早已大意了。

  长途跋涉来到省城,却按兵不动。沙定洲此举,的确另有用意。当初接到沐天波调他前往昆明平叛的指令时,他就自恃势力已可与沐天波抗衡而不愿服从,一些门客在他面前对沐家的财富进行夸耀,引起了他强烈的占有欲,令他垂涎欲滴,他决心和沐天波决一雌雄,把沐天波占有的财富变为己有,这才有了昆明城外的侍机而动。

  十二月初一这天,沙定洲以告辞为名,亲率士卒攻入黔国公府,措手不及的沐天波在几名心腹卫士的掩护下,从小门逃出,母亲陈氏和妻子焦氏未能随行,仓惶逃入城北的一个尼姑庵,在绝望中自焚。

  沙定洲出其不意地占领了黔国公府之后,等于把昆明的统治大权抢到手中了。他自称“总府”(明朝对黔国公世爵的一般称呼),其妻万氏称主母。

  昆明百姓眼睁睁地看着一夜之间昆明就换了主人,有了“新府”,沐家的人,全都失去了踪影,除了震惊外,只有无可奈何的份儿,他们只能私下对沙定洲的卑劣行径发泄不满,将愤怒压于心中。

  沙定洲轻易地夺取了沐天波的权位,还将沐府积200年来的财富夺到了手,沙定洲真的发了一笔大财!

  事情至此,还不算完。为了瞒天过海,沙定洲一面胁迫云南巡抚吴状元、在籍大学士王锡衮给隆武朝廷上疏,称“沐天波造反,沙定洲讨平之,宜以代镇云南”。一面派兵追杀沐天波。当他率兵追到沐天波曾经藏身的楚雄时,云南金沧道副使杨畏知紧闭城门,告诉他:“你要找的沐天波已逃往永昌去了。听说你已向朝廷提请代沐黔国镇守云南,若朝廷答应下来,到时我再出城,与你以礼相见。”

  沙定洲怕追不上沐天波,就不再与杨畏知纠缠,转而分兵攻陷大理、镇南、蒙化,杨畏知乘机向邻近求援,姚安、景东等地均予以响应。沙定洲得知后,惟恐杨畏知断了他的归路,慌忙掉转兵力攻打楚雄,但却久攻不下,沙定洲下令将楚雄团团围住,欲将杨畏知困死在楚雄城内。

  公元1647年4月,在楚雄城被围困数月,弹尽粮绝之际,意外消息传来,张献忠败亡于蜀后,他的义子孙可望、李定国由贵州遵义入滇!沙定洲得知后,担心老窝昆明不保,立即撤兵返昆,楚雄化险为夷。

  还不等沙定洲班师昆明,昆明就早已炸开了锅,老百姓纷纷传言入滇的大西军是沐天波妻子焦氏家族武装,来云南是为沐天波复仇的,因此欢喜若狂,纷纷奔走相告。为了迷惑沙定洲,孙可望占领曲靖后,不是向西进攻省会昆明,而是南下阿迷州(今开远)。沙定洲自感兵力不敌,误以为这些熟知地理的大西军确系焦氏家族所召集救援的军队,在4月18日主动放弃昆明,带上从沐府掠来的部份奇珍异宝,逃回老家蒙自。后被张献忠的义子李定国擒住,押回昆明,游街示众,然后将其活剥了皮。

  至此,昆明三年连续的混战局面暂时告以结束。昆明百姓敲锣打鼓,欢唱雀跃,走向街头,欢庆战乱岁月的结束。

  农民起义军的王旗,高高地飘扬在昆明上空,昆明又迎来了一个短暂的太平盛世……


彩云之南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