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渊源
战将陈康与滇南大捷
2008-08-15 13:44:07     华夏经纬网
  

  

        滇南战役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然而,陈赓兵团第13军第37师、第38师,在陈康副军长指挥下,千里奔袭蒙自飞机场,断敌空中逃路,并乘胜前进,协同兄弟部队追歼破坏云南起义未成后逃到滇南的汤尧兵团的英雄事迹,依然清晰地留在我的记忆里。

  那要回溯到1950年1月15日凌晨,来自粤桂边区的我第37师的英雄健儿们,经过两千里的艰苦行军,已经沿着滇南砚山附近一条崎岖的林间小道,悄悄地摸进蒙自东部地区,距离蒙自县城不到80华里。

  蒙自是滇南残敌第8军、26军在滇南赖以进退的战略枢纽,铁路与公路纵横交错,进可以在10小时内乘火车直驱昆明,退可以在两昼夜越过红河从陆路逃出国境,进入当时还是法军占领的越南。敌军还在蒙自城南风景如画的平坝里,修建了一个飞机场,作为空军基地,许多军用物资源源不断地从台湾运来。因此,对于敌人来说,失去蒙自就等于失去滇南,也等于失去蒋介石“反攻复国”的最后一块陆上基地。对于我军来说,攻取蒙自就可以掐住敌人的咽喉,关闭敌人的空中逃路,可以造成关门打狗之势,歼灭蒋介石残留在大陆上的最后两个军。

  陈赓司令员和军前指陈康将军先后发表急电,命令我37师火速拿下蒙自,占领机场,封闭敌人空中逃路,尔后协同兄弟部队歼敌于滇南。我师领导正想进一步了解蒙自的敌情,忽见侦察股长王尚勇前来报告:发现前面不远的鸣鹫街有敌人一个警戒团,正在挖战壕,修工事,架鹿砦。隐约可见阵地上设置有迫击炮、轻重机枪。这是一个重要敌情,应该怎样处理呢?当时,我们师的几个领导同志就蹲在路旁的草地上召开了紧急会议。会上有两种意见:一是打过去,消灭该敌。这样较为稳当,但将拖延时间,又会过早惊动敌人;二是绕过去,直取蒙自。这样,部队就要离开大路,翻山越岭,增大疲劳。我师领导将这两种意见报告军前指。久经战阵的陈康当即拍板:同意绕过鸣鹫的方案。

  我军犹如神兵天降,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他们还以为是游击队骚扰。机场上猛烈的抢声打破蒙自的寂静,正在沉睡的敌人从梦中惊起,仓皇应战,组织反扑,很快就被我军消灭。顿时,蒙自城内和机场上的敌人如同被火烧着的一窝马蜂,狂奔乱逃。在机场上来不及起飞的飞机,一架被击毁,—架被缴获。经过六小时激战,16日凌晨4时,110团全部占领机场;6时占领蒙自县城。

  陈赓司令员命令我军跟踪追击,穷追猛打,不给敌人喘息机会。陈康分析,当时的敌人已成惊弓之鸟,只有夺路逃生。他们的逃路可能有三条:一是经个旧、金平向越南方向;二是由建水经阿帮渡口、元阳向老挝方向;三是经元江、思茅向缅甸方向。对于敌人来说,向金平方向逃跑路程最近,而且26军一部已逃向个旧及其以南地区,向元江、思茅方向逃跑,路程较远,又有元江阻隔,困难较大。军前指决心乘胜迅速攻占个旧,断敌经金平逃往越南的道路,迫敌舍近就远,争取时间,寻机予以各个歼灭。

  根据军前指的命令,我们已经多日没有得到休息的部队又连夜出发了,有的战士疲劳得—停下就倒在路旁鼾然睡去,有的甚至走着站着就睡着了。在“敌逃必追,追必到底,不歼不止”的口号鼓舞下,各级指战员团结一致,互相鼓励,战胜饥饿,忍受疲劳,克服困难,依然迅猛追歼逃敌。

  17日拂晓,我37师主力逼近个旧城。110团猛打猛冲,将敌人压缩在城内。吴效闵副师长立即以现有的四个营从城北、城西北、城东南三个方向进行围攻。吴效闵将决心报告了军前指,陈康当即同意,并指出敌人是溃兵,要大胆打,只要占领个旧城,切断敌人逃路就是胜利。我各路围攻部队奋勇前进,首先从城北突破,接着陆续进入市区,紧缩包围,激战到15时,我军解放了闻名世界的锡都个旧,歼敌26军两千余人。经鸡街迂回个旧的我师一部,在鸡街与敌遭遇,经过激战,歼敌一部。与此同时,38军114、151师也已经进至蛮耗、蛮板、斗姆阁、卡房等地,歼灭下逃到那里的敌人。

  37师解放个旧,占领鸡街后,没有休息又继续兼程前进向西追击逃敌。18日15时,110团追至普雄西北山地,歼敌193师577团;109团追至倘甸,俘敌578团一部。19日拂晓,两部会合于建水县城。在我军的穷追猛打下,敌第8军副军长兼第3师师长田中达在建水与个旧之间的安边哨,率两千余人向“边纵”第10支队投诚。

  我军占领个旧、蛮耗、阿帮渡口后,敌南逃无望,又转向西逃。1月20日我侦察分队报告,敌第8兵团部及第8军?穴42、170师、教导师和第3师第9团?雪两万余人,经宝秀分左右两路向元江方向逃窜,一路上溃不成军,到处遗弃枪炮、弹药、骡马和伤员,掉队的军官太太、少爷小姐,蹲在山道旁哭哭啼啼,叫苦连天。看来,敌人正在不顾一切的奔向元江。

  元江江宽水深,不能徒涉,渡口少而民船更少,大部队不可能船渡,只能依靠通往滇南唯一的元江铁索桥。因此,铁索桥的争夺,又成为敌我双方争夺战役主动权的关键。可是,敌人尚有4个师番号的两万余人。而我军第一梯队的四个团尚未到齐,现有兵力不足两千人。如果以现有兵力立即直插元江桥,将会出现敌人兵力十倍于我的战斗场面,确有冒险因素。可是要等到一梯队集中或军主力到达,就会使敌人赢得时间,先我到达,加强桥头防御,掩护一部或大部,强行过桥逃跑。在这关键时刻,陈康经过深思熟虑,利害相权,觉得还是应该以快、以巧制敌于步步被动为上策。于是,陈康将上述情况报告陈赓司令员,陈赓十分满意陈康的意见。时间宝贵,刻不容缓。陈康立即带前指部分人员前往建水,靠前指挥。同时,命令37师以团或营为单位,大胆分路穿插,不准中途恋战,不顾一切地抢占元江桥东侧的营盘山以及桥头附近的无名高地,关死路人上桥通道,堵击江东之敌。

  我们第一梯队在进行中传达了陈康的指示,部队忍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饥饿和疲劳,继续夜以继日地猛追逃敌。22日拂晓,我109团进至营盘山附近。追上敌第8军右路后卫部队。当时,我若立即开火,敌人势必依托营盘山阻止我军追击,掩护其主力逃跑,如果绕道迂回到敌人前头堵击,又怕大山阻拦耽误时间。在这紧急情况下,109团团长顾永武命令2营副营长秦三须利用拂晓前短暂的夜暗,大胆机智带领一个连伪装成敌人,穿行在敌人的行军队列中,赶到敌人前面,控制了营盘山制高点,并将敌军截为两段。在突然袭击下,后面的一部迅速被我消灭。前面的一部,不敢沿路逃跑,滚沟钻林,溃散潜逃。逃到元江铁索桥附近的敌人又遭到我“边纵”西进支队侧击和卢汉起义部队的阻击。侥幸穿过元江铁索桥的第8军右纵队前卫170师和教导师一部,竟不顾他们自己的后续部队和左纵队,也不顾他们的副总司令汤尧和新任军长曹天戈,慌慌张张地炸毁了元江铁索桥。这就使逃抵江东的敌人更加慌乱。

  经过三天激战,汤尧残军陷入绝境,兵无斗志,将无决策。而我军则士气高昂,全胜在握,决心全歼敌军。陈赓见战机成熟,遂令陈康、周学义、雷起云,统一指挥已赶到元江战区的各支部队,对逃至元江东岸二塘山之敌发起最后总攻。109团由东南、110团由东、114团由北、边纵西进支队一部和起义部队一部由西,宛如四把尖刀,直插敌人纵深,战斗异常激烈。在连日的战斗中,我多数部队一日或两日仅吃一餐饭,而且以马肉充饥,但指战员们依然保持着高昂斗志,连续击退敌人反扑,顽强战斗。109团2营创造了一个班歼敌8百人的范例;110团团长傅一宗亲自指挥1营冒着敌人三面火网的封锁连续冲击。2连冲进一条荆棘丛生的深谷,活捉了敌第8兵团副司令兼第8军军长曹天戈,l连8个战士在战斗英雄郝正富率领下连续越过五个山包,在一个草深没膝的山洼里捉住了敌陆军副总司令汤尧。元江之战,仅敌170师和教导师一部逃脱,其余敌第8兵团部、第8军军部、第42师、教导师一部、3师第9团全部就歼,计毙敌42师师长石建中以下一千五百余人,俘敌陆军副总司令汤尧以下将校官兵一万余人。

  元江大捷后,侥幸逃过元江的敌170师和教导师、93师残部共约五千余人,在我军穷追猛打下,一部在墨江官厅投降,一部在镇沅圈田街投诚,一部在西双版纳南峤被歼,只有一千余人逃到缅北丛林中去当土匪了。至此,滇南战役胜利结束。(何云峰/口述 王永春/整理)


新昆明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