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云南手工艺
刺绣
2008-08-05 15:06:27     华夏经纬网
  

    刺绣是云南各民族服饰及生活装饰艺术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部分。它们有的绣于局部,有的绣遍全身,纹样花色各民族不尽相同,有多种技艺与格调。从刺绣技巧上划分为挑花、顺针平绣、立体绣、乱针绣、贴布绣等等,白族扎染、苗族蜡染做成服饰时也可加绣,使平面与凸出的纹色相映,造成双层画面效果,雅与艳相交,和谐自然。刺绣时有些先用石灰汁或墨汁打线稿,再依样绣出;有些却不打样,而是凭心构想,线随针引,在一个基本格式里,随意绣出,透过娴熟的技法产生出各种意外新鲜的效果,把自己的聪明才智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刺绣纹样大多取自客观原型,来自生活与自然。如植物、动物、天体,在种种奇特多变的纹样图案中,深蕴着民族历史文化传统,飘荡着浓郁的山野生活气息,融贯着各民族人民的智慧、汗水和感情。在配色上,有的鲜艳有的素雅有的灰淡。各族人民通过纹样、色彩巧妙的概括与变形,寄寓了淳朴的感情和美的意境,使云南的天地永远是一片五彩缤纷。

    瑶族刺绣

    瑶族妇女喜欢在领口、胸襟、袖口、护肩、围裙、腰带甚至是伞套上绣花,这样既可使衣物更加结实耐用,又能增加美感,是实用与审美的完美结合。瑶族妇女绣花时既不用画图,也不用其它工具,只需一针一线和一双灵巧的手,便可绣出各种不同的花纹图案。苗族妇女服饰要挑绣和缝缀各种各样色彩鲜艳的花纹图案,这些图案最重要的特点就是规整性和对称性,很容易在其中找到圆心,坐标轴不论沿横向或是纵向折叠,都是对称的。许多图案不仅整个大的组合图案对称,而且组成大图案的每个小图案也是对称的。

   彝族刺绣

在彝族中,引人注目的是彝族女子兜胸腰上绣的十朵彩色大花,叫十姐妹花,那是彝乡风调雨顺山花烂漫人间充满亲情的标志;衣上绣的图案,包含着云、霞、日、月、星、山、水、石、路、树、草、花、鸟、鸡、猴、鱼、蛙等物的原型和变形纹样,是彝乡秀丽自然风光和多彩生活的集成。

    白族刺绣

    白族围腰下摆两角,恰到好处地缀绣着蝴蝶和山茶,或者蝴蝶梅花,栓在身后的飘带桃绣的也是蝴蝶和花。让蝴蝶随时绕着人飞舞,不是没有用意的。白族崇拜蝴蝶,把它视为母亲的化身,按习惯说法,蝴蝶多的年份年景好,瓜甜果香,谷米满仓,因此它又是连年丰收的象征。白族由此把蝴蝶美丽的姿容和多产子的优点,用蝴蝶花纹绣于身而宛随之附寄到女性身上,便是儿孙满堂家庭和顺等美好心愿的象征。因此,别看那蝴蝶在白族女装上只是一种小点缀,并不占多大比重,它包涵的意义却是非同寻常的。

    刺绣中的服饰花纹常常大量贯穿着爱情、婚姻的内容。女子衣服、围腰或相关饰件上绣着对花、双桃、双鱼、并蒂莲化、连理藤蔓等图形,大多表示对纯真爱情的向住、期待和赞颂。剑川石宝山歌会既是展示男女歌手才艺的节会,同时又是男女青在对歌中以歌为桥寻找意中人的佳期。情投意合的男女在松树林中以身相许时互赠信物中,男的少不了绣线,女的常用绣花手巾和鞋垫,绣线表示以线相连,千年万载不分手;手巾上绣燕子、鸳鸯等物,有的还加上“春做梁上双燕子,秋是池中两鸳鸯”或“上山听脚步,下水听浪声,石和草做伴,鸟同树成亲”一类题字。绣花手巾原是女子衣上佩饰物,平日自用的不加这类表述爱意的图和字,此时所用,专为赶会制作,有备而来。绣花鞋垫也是为着此时的特殊用途带来的。鞋垫以双花双果为题绣成抽象几何图案,希望选中的郎君受用绣花手巾和鞋垫后,深知姑娘情意,来年按时重逢,商妥婚事,不要负心。这类堪称“绣花情书”、“撒花婚约”的服饰用品,真是别具一格,绝妙至极。此外,衣上花纹中对爱的倾吐并不总是描绘欢乐的,有些图形里潜藏着爱情悲剧的泪水。基诺族男子上衣背部,女子上衣两侧和背后,饰着一种艳美的外方内圆的绣纹,叫“布腊波”(月亮花),记录着月亮姑娘下凡与基诺小小伙子真诚相爱,后遭恶人破坏而痛苦别离的故事,那绣纹传说是小伙子追赶正朝天上飞去的月亮姑娘时扯下她的一片裙角演变成的,后来成了青年男女相互信守爱情的诺言和美德的徽标。

 相关报道: